《兰人墨香如故》第九章:散千金救孝子,从此天涯共路


 

话说许敬兰等人正欢声笑语,却被隔壁厢房一阵喝彩声打破,好奇心迫使他们揭了帘子,想看个究竟,不想却被血腥一幕吓到。

原来,有人在比武。可是又不像是比武,倒像是耍猴子的,可是那个被耍的明明是个人,还是个五大三粗的人,耍他的那个人反倒又矮又瘦,尽管穿的人模狗样,但是贼眉鼠眼,一看就知道不是个好人。只见这个五大三粗的汉子被这个狗样的用鞭子抽得鲜血淋漓,却面不改色,狗样的又猛踢了他的胸口一脚,然而他却硬生生蹲着马步挺着,却没有还手。“好奇怪,他为什么不还手啊?”许敬兰心里道。本想出手相救,可是,看样子,他们是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啊!

“这到底怎么回事呢?”大家都纳闷极了,却不敢轻举妄动。

那里除了“周瑜黄盖”两个,还有七八个家丁模样的人,看样子是打人者的家丁,莫非这“黄盖”也是他的手下,现在正任其主人取乐?这不也太残忍了吗!应该是这样的,许敬兰思量再三,觉得自己的猜想应该没有错,虽然那个狗样的衣着上看起来像来自官宦之家,可是这里毕竟只是游乐的地方,不是他家的私人刑场啊!这怎么行,眼看“黄盖”被打的口吐鲜血,那伙人却幸灾乐祸的随着狗样的哈哈大笑,许敬兰实心想:“你们不是一路人马吗?用得着幸灾乐祸吗?难道连兔死狗烹的道理都不知道吗?”

狗样看到有人过来观战,反倒打得更卖力了,面目狰狞地叫嚣:“我厉害还是你厉害啊?”

眼看那个汉子就要顶不住了,许敬兰实在忍不住阻止道:“这位兄台,且慢!再打下去就要出人命了。”

狗样的撅着醉,斜着眼睛看了看许敬兰,又看了看已经嘴角溢血的壮汉,半天才哝嘟了一句:“行!我也不想闹出人命来,出了人命就不好玩了!”

可是,没有想到的是,那个被打的壮汉竟然一把拉住狗样的袖子说:“张大人, 我还行,可以坚持到三百下!”

这到底唱的是哪门子戏,莫非这个壮汉是个疯子。

“不打了,不打了,哪知你也是个草包,不经敲,我可不想惹麻烦,我们走!”

呼的一声,这伙人就撤退了,壮汉急忙去拉道:“大人,还没有给我银子呢!”

可是,身负重伤的他怎么拉得住,只见一个家丁模样的男子随手猛推了他一把,嘴内的鲜血已是喷薄而出,吓得众姑娘花容失色。

眼看这个男子就要撞倒在柱子上,许敬兰顾不上弄脏衣服,急忙向前扶住了他道:“这位大哥,你没有事吧!”与其他几位食客一起把他扶上了椅子,急忙叫人去找大夫。

在等大夫期间,许敬兰不禁问道:“这位大哥为何这样心甘情愿被人打?一定另有苦衷吧!”

缓了口气的壮汉神色悲戚道:“都是为了俺娘啊!本来说好挨过了张大人三百鞭子,他就会给我三百两银子。可是,我就差十二鞭子了,你们一来,前功尽弃了!他们一个子都不给,就走了,我娘的病不能再拖了啊!”

浓眉大眼的壮汉悲从中来,眼泪和着鲜血一起滚落脸颊。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看得人好不凄凉心伤!

“兄弟,不就是银子吗?银子又不能治病,何苦为了区区三百两银子在鬼门关走一遭?!”一位口直心快的食客道。

许敬兰赶紧制止其再说什么,只是淡淡地劝慰壮汉:“万事从长计议,先让大夫给你看病,你娘的事,我可以帮到的,一定尽力为之!”

他明白,眼前这位壮汉是位铁骨铮铮的孝子,也是个憨厚老实的汉子。

大夫终于来了。把脉,包扎,又给其吃了铁打损伤的药,而此刻壮汉的情绪也有少许平复。

许敬兰问大夫:“大夫,伤势怎样?”

大夫道:“鞭伤倒无所谓,皮外伤而已,重点是他伤到了脾脏,要调养一段时间才能好!但是没有生命危险!”

许敬兰放下了一颗心,对壮汉道:“这位大哥贵姓?家住哪里?我们好带你回去,你不是说你娘也病了吗?这位大夫听说是这里很出名的,让他去给你娘看看吧!”

“鄙人姓武,名义,家住城郊黄岗村,多谢大人救命之恩!乞请救我娘亲,衔草结环也会报答您的恩情!”武义说完,双手作揖,神情包含期待。

“武壮士,不必多礼!我们还是尽早起程去看望你娘吧!”

一行人把武义扶上轿子,带着大夫向黄岗村出发。

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