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我不会跟你走的!

 

 

入墨也抱紧了他,可是,就在这一刻,许敬兰像着魔似的推开她,摇着她的肩膀问道:入墨,一定是别人逼你的,是谁?告诉我,我去杀了他们!

入墨刚缓和了一点点,此刻又好似一只被摇曳的风筝,摇摇欲坠,眼睛里满是惶恐与不安。

看着许敬兰满怀期待与愤懑的表情,她欲言又止。

难道你自愿的?!莫非你很喜欢这种被男人包围着的感觉?我问你一句话,你愿不愿意跟我一起走?

良久,花入墨的眼睛亮了又暗,最后化为一片悲壮的灰色:你走吧!我暂时不能跟你走!

你,你,为什么?为什么?

许敬兰又急又气,恨不能抱起这个女人走,又恨不能亲手杀了她。

没有为什么?

入墨似有难言之隐,却有欲言又止。

许敬兰用力抓紧了她那对莲藕般雪白柔嫩的手臂,睁着一双赤红的星目,大有打破沙锅问到底的架势:你一定是不得已的,被逼的,当初你没有来见我,不是进宫去当娘娘了么?为什么现在不在皇宫,却在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快说啊!快说!

他拼命摇着她的身子,手指抓的她的手臂好疼疼,她把头仰过去,泪水满脸都是,她什么都不说,只是无声的哭泣。

她拼命捶打着这个男人的背,似乎想挣脱他的双手,她的脚蹬得床响个不停,甚至把床头边上的茶杯也打碎了。

门外的笑笑听得心惊胆颤,终于忍不住冲了进去:够了!够了!!

入墨一见笑笑进门,急忙呼唤:笑笑救我!救我!

傻傻的武义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是本能地跟着闯了进来,看见许兄正抱着那个近乎赤裸的天仙一样的白衣姑娘,姑娘似乎被吓到了,秀发沾在满是泪水的脸上,眼睛写满了悲伤。

许兄怎么这样对待人家姑娘,他实在看不过去了,大叫一声:许兄,为何如此为难人家姑娘?

你不懂!

笑笑已经靠近了床,她一把推开许敬兰,用衣服裹好入墨,两姐妹相偎成一团,笑笑气鼓鼓得指着许敬兰骂道:你凭什么为难她?你为什么要这样对她?你还是人吗你!

笑笑看着臂弯里闭目不语,一直流泪的入墨,心痛得快碎了,想想姐姐受了那么多委屈,却还被这个玩世不恭的男人羞辱,她恨不得把他杀了。

武义一把拉过眉头紧锁的许兄往外走:你冷静下啊,有话等会再说!

两个男人出了屋,把两个女人留在屋内,屋外的男人不说话,一个劲喝着闷酒,武义也不知道许兄今天怎么了,竟然这么粗暴地对待那个清雅柔弱的女子,他不敢问,他知道不是时候,因为许敬兰此刻俨然一头斗红了眼的豹子。

屋内,笑笑心疼地一边为姐姐擦着眼泪,一边问她:你那么傻,为什么不跟许公子说清楚啊!

笑笑,不能说!请千万不要说,我不希望把他连累进来,我累了,想休息会,你让他们走吧,不要解释什么,就说我已经不爱他了!在这里才是我的家,我喜欢被那么多男人捧着的感觉,叫他死心好了!

入墨说完,背过身去,再也不说话,笑笑看不到她的表情,但是知道她的心一定碎了!

姐姐是个坚强的人,应该可以闯过去的。

笑笑出去传了话,关了门,许敬兰和武义在外守了一夜之后,黯然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