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雅士錄逸印象记

20125113153243954

初次识君,是在2014年年末的爱女人同盟会茶会上。济济一堂的轻松聚会,温煦的冬阳穿透玻璃窗,氤氲着茉莉普洱的茶气,一堂别开生面的茶课在这美丽的大学校园里展开。就座聆听的不是茶艺社的大学生们,而是来自五湖四海的各路精英。林先生为大家娓娓道来有关茶的基础知识,能够一边品着香茗,一边听课,人生一大乐事也,大家的神情非常愉悦而放松。轮到林先生现场展示茶艺,冲泡一盏红茶的时候,现场立刻鸦雀无声。仿佛一只无形的手抓住了大家的心与目光,大家全神贯注,沉浸在那一招一式行云流水般的香气里,盖碗出汤的时候,宛如清泉叮咚,清新悦耳,已经圆满泡完一盏茶的林教授站在讲台上,满面春风扫视了一下全场,好几秒钟,大家似乎才从一场美梦中醒过来,掌声响起。

作为一名对茶情有独钟的中国茶文化爱好者,我对这位萍水相逢的林先生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从彼此共同的朋友口中得知,他曾经是一名人民警察,现在的正职其实是深圳大学法学院的教授。“警察、法学院、茶道”这三个词联系在一个人的身上,令我的好奇一发不可收拾,于是立刻相约在新的一年里去拜访他,以茗会友,于是有了一次真正意义上的会面。
20150327133258
鹏城的三月,只要是阳光普照,便有了初夏的味道。繁花盛开,绿意葱茏的深圳大学,一片欣欣向荣的美好。我敲开了文科楼2栋三楼法学院办公室的门,与林教授打招呼,您好,林教授。
他起身迎接我,很平常地问好,外面热吧?想喝什么茶?
是有些热呢。我一边回答,一边把披肩随手放在沙发的边上,坐下来之际,发现林教授已经打开了空调。春天来了,就喝绿茶吧!
20150327202038
好,今天就先给你泡一杯我们广东本地的绿茶。林教授已经落座,吩咐学生打来了煮茶的水,但见我面色潮红,他收起那精致的小茶盏,拿出两只粗朴的大斗笠茶碗出来,如若不介意,我先请你大口喝两口绿茶解解热。
果真是个洒脱不俗的人。
我连声说, 好,好!
端起斗笠杯大口喝绿茶,室内的空气也渐渐凉爽起来,林教授焚了香,微微涔在额角的汗渐渐消融,心中油然而生一种朴素的情谊,仿佛是故人无事端坐在山野的丝瓜树下,把盏话桑麻。
20150327133324
茶是有灵魂,有它自己的波段的。我所要做的,就是尽可能的接近它,亲近它,了解它,让它成为我与自然,与自己对话的知己。当它的磁场和我的磁场渐趋一致的时候,一杯茶散发的能量是不可言说的,是强大的。它让人解除防备,叩问心扉,寻找一条回家的路。茶人一开口,已然全情投入,性情中人的感性溢于言表。
我静静聆听。
可惜,当下喝茶的人众矣,大多数只会往下喝,不会往上喝,可惜了这精妙的东方树叶。
何为往下,何为往上?我大惊。
往下喝的意思是,有人一坐下来喝茶,议论的无非是这个茶来自哪个山头,什么树种,多少钱一斤。然后就是一堆叽叽喳喳的议论,什么我爱喝普洱,我只喝红茶,我却喜欢绿茶之类的。这样喝茶的方式,就有了以贵贱论英雄的架势,有了区别心,局限在了寻踪溯源里。茶叶,难免沦为了被评头论足,任人打扮的小姑娘。虽然我们喝茶的人,是要懂茶,但是,懂茶的人如果没有文化的底蕴去做支撑,就很难往上去看这一杯茶,无法升华一杯茶的意境,更无法领略和醒悟到喝茶解渴之外的事。你说,岂不可惜了?
我点点头,所以难得有既懂茶,又有文化底蕴的人,这样的人如果泡得一手好茶,就不辜负那一片叶的圣洁与灵气了。
我就想做这样一个人。他无不自信地说,或许现在的人,特别是在都市生活的人,都觉得时光匆匆,物质的充盈反而让大家追逐名利的脚步永无止境,我们很忙,没有时间去了解太多无用的事,更没有时间去做无用的事,看书,有什么用?写字,有什么用?下棋,有什么用?……是的,有什么用。难道只有赚钱就有用吗?我的梦想是做一个认真生活的人,把生活当成艺术,让生活艺术化。所以,我立志要成为一名琴棋书画诗酒茶花都懂的人,别人怎么看我,或俗或雅,都没有关系,我已经乐在其中了。
20150327133417
面对眼前这一位大隐隐于市的先生,一位生平之志就是要乐在雅事之中的人,我惊讶与佩服地问,您既要上法学院的专业课,又要上茶艺课,还要四处讲学,哪有时间学习其他,诸如琴棋书画之类,不都是要付出许许多多的时间才能入门知乐么?
你说,一天十五分钟,每天都坚持好,还是一天五六个小时,半月才继续一次的好?他没有正面回答我的问题。
我笑了,仿佛我很懂了他的意思一般。
他也笑了,仿佛知道我懂了一般。但是他还是很体贴地解释说,如果我五点半下班,我可以先写半小时书法再回家呀,每天都这样,订成一个规矩。如果我周末不用上课,我就安排出一个小时去学琴,一个小时去下棋,只要坚持,哪有不行的道理呢。至于插花,我家太太也喜欢花呀,路过花卉市场,或者节日,我也会买几束花儿回家,好好地摆弄,插在花瓶里,增添一些生活的美感,至于酒,茶,都是生活里必须的,何不在好好享受的同时,去了解了解他们。
正在此时,林先生一位已经毕业的学生捧着一罐茶如约而至。
来来,请我们的青月品鉴一下这款茶。
品鉴不敢当,口福是有的,谢谢!
学生名唤叶竞青,原来是老师让正在做茶叶生意的学生特地送一罐好茶过来。听闻这款茶早上才开封,我捧在手上细细看着,灰蒙蒙的,古朴厚重,是一款陈年的老茶。茶色很美,透亮油光,香气醇醉。在此就不多说这是一款什么茶了,茶逢知己已是甘香。
又细细品味了三道茶汤,深圳大学校报的记者也凑巧来拜访林教授,采访法学院教授缘何开创錄逸茶学院的事。有关这位雅士传道授业茶文化的历程,便如画卷般在我们眼前铺成开来。
20150327133430
2001年,林伟强先生就爱上了喝茶,对茶文化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2006年,林伟强先生通过自学,竟然考取了高级茶艺师的资格;
2008年,就职深圳大学法学院专职教授的他,为了向更多学生普及茶文化的知识,开办了“茶文化赏析”这门公选课;后来深圳大学的公选课以星星之火燎原之势越开越多。学校决定取消一些课程,法学院林伟强教授所教的“茶文化赏析”也只能暂停。可是,正如一入侯门深似海,一见茶叶“误终生”的林先生实在不忍心割舍这份对茶叶的爱。与其说是他深爱着这门课程,不如说那是一份发自内心想要延续一门学问,传播一种国粹的精神鼓舞着他,再怎样困难也要继续下去。为此,用学生叶竞青的话来说,就是林先生没有被现实难住,而是浪漫地坚持。
“他煞费苦心曲线救国,终于在2010年成功联合化工学院的郑教授再开了一门“茶叶品鉴课程”。这一门课程开创至今,深受深大学子的喜爱,反响很大,錄逸茶社的学生甚至屡获大奖。
偷得浮生半日闲。这半日的时光里,我拜访了一位以雅事为梦想的先生,他亦刚亦柔,宜古宜今,我无法定义他和他的茶道,正如他自己所说,道不可以道也。只是这样一位追逐无用却有趣的先生,我真心希望当今的时代,多一些,再多一些。不然,我们会记得魏晋的风骨,盛唐的诗韵,两宋的雅致,却不知道公元两千年后的中国除了经济发达,还剩下什么诗情画意,可供后代流连回忆。而我为什么要写下今天这篇小记,只是因为林先生对文化尊重的雅,对传统文化执着践行与求索的真,对传播与培育文化下一代的情,深深鼓舞着我。数风流人物,俱往矣。明天的历史,今天我们来书写。我相信那莘莘学子们会被林先生身上浸染的雅士风骨所熏陶,会追寻一种腹有诗书气自华的风范,去实现泱泱大国儿女自信求索的文化复兴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