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入墨香如故》第十八章:惊世之谜

话说笑笑正懊恼把玉佩当掉了,入墨却冷笑一声道:“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人都死了,要玉作什么,就让这块玉和爹爹对朝廷的忠肝义胆一起随风而逝吧!”
“姑娘此言差矣!”阿牛道,“你又怎么知道是皇上要让你们死呢?如果真是皇上的旨意,他大可下道满门抄斩的圣旨,在苏州就致你们于死地,又何须如此大动干戈呢?”
“说的也是!”二人觉得很有道理。
“我猜,有可能是玉贵妃嫉妒皇上召见花姑娘,所以才设计陷害姑娘一家。”
“我家小姐才不想入宫当娘娘呢!”笑笑不屑地说。
“哎,先别乱猜了,反正父母之仇,我必追查到底,哪怕真是皇上所为,我也要向其讨个公道。”入墨眼神坚毅,仿佛一夜长大,“阿牛,你又是如何找到我们的?”
“这还不简单,我早料到你们一大早就会进城,于是早就等候在城门口,不过看到你们如此打扮,我倒大吃一惊,还好你们机警,懂得伪装,不然真被抓去了张府,我恐怕也是有心无力了。这里是我的小巢,小怜是我夫人,她为人善良,你们若不嫌弃,以后就暂住于此,后院有条河,如果官兵追查至此,你们就从地道逃,然后再乘船离开,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
“多谢阿牛!多谢壮士!您的大恩大德,我们没齿难忘!”入墨拉着笑笑起身再拜。
“姑娘不必客气,我虽是张府家丁,但是……哎,以后再和你们细说。”
自从,入墨与笑笑便住在了阿牛家里,与小怜成了好朋友。原来小怜本是京城百花楼里的一名妓女,后遇阿牛,阿牛得知其是被酒徒父亲卖身至此,便想方设法为其赎了身,两人渐生情愫,于是结为百年之好。
再说阿牛继续无事一般回到张府当差,根据连日的观察,他发现总管除掉了花知府一家后,并不开心,整日与蔡公公秘密会谈,据说就是因为花家小姐活不见人,死不见尸,更麻烦的是那天接待花小姐一家的仆人也一同烧死了,所以竟然连个模样都不知晓,这如此找得到人。
“如果这丫头没死,玉佩一定在她身上,因为那天在灰烬里根本没有发现那件宝玉。”
“有可能烧掉了呢?”
“你笨啊你,宝玉乃天下奇珍,越烧越冷,又怎会融化呢?”
“是的,小人笨!”
“要是那丫头发现宝玉里的秘密,你我贵妃,甚至皇上……”那个人影迟疑了一下,接着轻声说,“就全部完了!”
……
阿牛潜伏在张总官密室房顶,听得并不是很真切,却也明白了此玉佩非同小可,“到底是什么通天秘密啊,连皇上也会怕?”
阿牛回家以后,心事重重,他现在发现事态越来越严重,眼前这个女子绝对是个不一般的人物,因为张志如此害怕她和她的玉,恐怕害怕的就不仅仅是她会威胁到贵妃的地位……
“花姑娘,我们一定要去找到那块玉佩,只有这样,才能知晓一些谜底,才能为令尊令堂报仇。”
“好!阿牛哥说得对!我们带你去寻。”
等到风头一过,三人出了城,回到那个小镇,来到之前当玉的店铺后,才发现店铺早已关门,一打听,才知道店铺老板本就不是汉人,他们一家都回了塞外的家乡,这让人如何查起。
“哎呀,都是我不好,小姐,哪天老喊饿,你才去当玉给我买包子的!”笑笑捶首蹬足,懊恼不已。
“或许天意吧,如果那玉是我的,总有一天会再见的,我们走吧!”
回到城里以后,花姑娘好几次按耐不住,要去杀张志报仇。但是她一个弱女子,又如何杀得了连阿牛都未必打得过的“喋血猴”呢?
转眼,一载春秋已过,入墨一想到连父母的尸骨都未寻回,心就沉痛无比,终日以泪洗脸,日渐忧郁,形销骨立。
“入墨!入墨!吃饭了!”是小怜嫂子的呼唤声。
“不想吃,嫂子!”入墨像一只单薄的白蝴蝶似的站在院子里的大榕树下,轻风徐来,吹皱了裙幅,也吹乱了那长至膝盖的一头青丝。
“她真的好美丽,如此美丽的一个女子,难道就要因为哀悼父母而在这里香销玉陨了吗?”小怜看着这位至情至性的绝色妹妹,于心不忍,“你还是吃点吧,不然怎么为父母报仇呢?你过来,我倒有个主意,让你有机会手刃仇人!”
“啊,什么主意?”这句话倒是吸引了入墨,她疾步返回了堂屋,很想听小怜的主意。
到底是什么主意可以让柔弱的女子手刃仇敌呢?且看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