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入墨香如故》第十九章:忍辱负重

小怜把入墨叫回房间以后,疼惜地对入墨说:“入墨,先把这饭给吃了,吃了我就给你讲我的主意。”
“真的?”入墨睁着一双无辜的大眼睛看着这位比自己大不了几岁的嫂子,满怀期待地问,“你真的有办法让我去报仇吗?”
“相信我,我自有主张!但是要先吃饭,明白吗?”
“恩!”入墨乖乖地坐下来,笑笑赶紧去厨房端来热饭热菜。
饭罢。小怜告诉入墨:“我之前在百花楼呆过一段时间,那里鱼龙混杂,什么样的人都有,那些个道貌岸然的王侯将相,一来到烟花之地,个个都会露出本来面目。你且别管这些,我的意思是,在那里,你将会遇见仇人,也有机会接近仇人,因为张志经常带领他一干人马去百花楼鬼混,在女人面前,他们是不会防范的,并且,那里人员复杂,有可能你会打量到一些眉目……”
“啊?!你的意思让我家小姐去百花楼?这怎么行?!”笑笑脸色骤变,似有愠色,因为谁要是侮辱她家小姐,她可是要拼命的。
“笑笑,别插嘴!”花入墨此刻倒是不露声色,仿佛很有兴趣,“嫂子,我觉得你的建议很好!”
“可是,可是……”笑笑还没有办法去想象她冰清玉洁的小姐去百花楼会怎样。
“身体发肤,授之父母,至亲已去,留着也是行尸走肉了,若拼将此肉身偿还血债,我赴汤蹈火,再所不惜!”入墨此刻心里想的不全是为家人报仇,她一想到整个国家现由如此险恶之人掌控,就替黎明百姓担忧啊。
见小姐心意已决,笑笑此刻才明白: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我们已经不是花府养尊处优的大小姐了,笑笑,记得我们的使命!”入墨语重心长道。
“小姐,你去哪里,我就跟到哪里,我就是你一辈子的影子。”笑笑道,“我也不是只会吃饭的。”
小怜看着这生死与共的姐妹花,稚气未脱,已然正气凛凛,不禁感叹道:“莫道女子非英雄,好样的!”
当阿牛得知入墨她们要混进百花楼图复仇大计时,很是惊讶:“这岂不是明珠暗投?姑娘可想清楚?”
“阿牛哥,我心意已决!”入墨没有一丝犹豫。
“那好吧!以后我会暗中保护你的,如果你有需要,随时告诉我,我全力以赴协助你。”
很快,入墨、笑笑分别化名思兰、子鹃混进了百花楼,名震京城的百花楼又添新艳,成为了百花楼里最神秘最美艳的“幽兰居”双姝——幽兰、杜鹃。
两位心比天高,身似莲洁的女子,一下子从美好的天堂坠入黑暗的地狱,只因一心想要复仇雪恨,所以心甘情愿,忍辱负重。世间两种力量最强大,一是爱,另一种就是——恨。对父母有多爱,对仇人就有多恨。
初来乍到的两位苏州女子,不懂行规、暗语,闹出了不少笑话,也引起了很多争执,所幸,无论是老鸨还是那世间庸俗的男子,见了那天上才有,世间罕见的美丽女子,亦不与之计较太多,才躲过几许劫难。老鸨再讨厌她们的诸多原则,亦不想亲手砍掉这两棵日日招财的摇钱树,于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让她们二位保持与众不同的规矩,那就是:一,两位绝对不分开;二,卖艺不卖身,除非是自己甘愿。至于那些见惯了庸脂俗粉的男子,陡见这等高雅女子,一个个竟似着魔,甘愿听其吩咐,但闻红颜一笑,已是全身酥软,若再轻送一个秋波,那简直连死也愿意了。更有甚者,在二位姑娘面前卖弄才华,常常被入墨明讽暗刺,却依旧甘之若饴,垂涎傻笑,令人好生感叹:有些人就是穿上龙袍也不像太子啊!
岁月如梭,很快就过了两载春秋,百花楼纸醉金迷,众人皆醉,唯她们独醒。几年的人脉积累,使得京城一干重要人等,包括死敌张志,亦是有了八分了解,见过几次照面,好几次都想下手,但是偶然发现的一个惊人秘密,让入墨未敢轻举妄动,她一直在徘徊思量:到底是家重,还是国重,此刻,或许家仇国恨都齐上了心头,只是,单凭一己之力,又如何挽救?入墨决定从长计议,直到谜底全部揭晓,想到周全之策,否则万万不能打草惊蛇。正在入墨陷入更深迷茫苦闷,寻找突破口的时刻,出现了一个人,她最想见、又最不想见的一个人——许敬兰!
到底是怎样的惊天秘密?这场意外的相逢是喜是祸?是祸又如何化解?且看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