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入墨香如故》第二十章:混沌里的天使

百花楼,幽兰居。
“小姐,你打算怎么办?虽然许公子对你……,但是看得出,他依旧是深爱你的啊,要不跟他走吧!这几年在这里见多了逢场作戏,我的心早已厌倦,想这江湖上的事、国家大事,都不是你和我可以去承担的,再说,要是老爷夫人还在,他们应该也是希望你过得幸福的。恩恩怨怨何时了!”笑笑叹了口气,望着自家小姐道。
“我又何尝不想离开,离开这个混沌的所在。”入墨娥眉轻颦,一双俊目由于彻夜未眠而布满了血丝,“父母之仇,不共戴天;更何况,眼下国家被奸臣贼子掌控,黎明百姓生活在水深火热当中,如果大家都不想管,那么国将何往?你没有看见临近的辽和金国正对我们虎视眈眈吗?想到那些野蛮的人在我们的土地上撒野,我就心痛,就心恨,恨那奸臣,为了一己之私,竟然奴颜媚骨,向外邦屈膝联手残害我国之忠臣良民。听说当今圣上不怎么理朝政,才得以让玉贵妃牝鸡司晨,与父兄一手遮天。昨天那白发老头就是当今相爷,也就是玉贵妃的父亲。我差一点就可以接近他,在他身上打听消息。可惜被他破坏了。”
“啊!那委琐老头就是当今相爷?你怎么知道的?”笑笑大惊。
“我不仅知道是他是当今相爷,还知道他身旁的胡蛮汉子是金国的高手。他们常常在百花楼聚首,讨论出卖国家的龌龊之事。”入墨义愤填膺,说到激动之处,不禁拍了下桌子,震的杯子盖掉了下来。
“嘘!小姐,你小声点,隔墙有耳。”笑笑把门窗全部关了起来,两人躺到床上,又耳语了一番,实在困了,才沉沉睡去。
黄昏的时候,两人才睡醒过来。笑笑为小姐梳洗好以后,出门去拿吃的东西,一推开门,就看见那个彪形大汉,依旧像个木雕一样站在门口,差点撞个满怀。
“哎呀,你这个木头,想撞死我呀!”笑笑刚一不小心把个小脑袋碰到那汉子坚实的胸口,立刻闻到了一阵青涩的年轻男子特有的气味,心如小鹿乱撞,嘴巴却是比刀子还硬。
“真抱歉,姑娘,我,我不是故意堵你的道的。”刚被少女“袭胸”的东北汉子武义此刻脸臊的厉害,红得好比关云长。
看到那个壮如山的汉子竟然红了脸,笑笑倒是掩嘴一笑,小鹿一般跑开了,独留下一串玲珑清脆的笑声。
“哎!哎!姑娘,你别跑啊!我有事要禀告姑娘!”那汉子粗犷又有磁性的声音从背后传来,挠得笑笑心痒痒的,情不自禁停下了脚步,回眸一笑道,“我有名字的,叫笑笑,不叫哎,你老哎呀哎呀,哎什么啊!”
“笑笑,麻烦你告诉你家小姐,说我们公子在城郊的苏州酒楼等候她好吗?”
“有好吃的吗?那里。”笑笑现在只关心肚子的问题,“我们都好饿了呢!”
“当然有,那里最出名的就是地道的苏州菜!”
“那好办,等我们片刻!”笑笑进去把入墨请了出来,百花楼外早有轿子在等候。入墨笑笑一人一顶轿子,那个大汉倒是疾步如飞,寸步不离轿子左右。
城郊,一片灿烂秋色,枫叶正红,菊花始妍,香飘十里,落日俨然喝醉了酒的美人,绯红着脸蛋斜斜地依在远山之上,把一天的云霞渲染成织女的锦缎,美不胜收。
“这里好美!”入墨轻移莲步,下了轿,晚风吹拂着她飘逸的素裙,宛若天仙下凡似地照得人间颜色顿失。
青山脚下那一间古朴典雅的酒楼挂满了喜庆的红灯笼,几个早已等候在外的店小二,一看见入墨和笑笑,立刻忘记了行礼恭迎,一个个瞪大双眼,呆若木鸡。
老板发现了,用力一拍门口那个带头伙计的脑袋,道:“还不快快迎接许公子的贵宾!”
“恭迎许夫人!”那些被这绝美震撼住的呆瓜此刻才缓过神来,齐声欢迎道。
“啊,许夫人!”入墨心里一惊,不知道如何是好。且看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