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冲冠一怒

次日,阿牛一进张府,就看见三个家丁正鬼鬼祟祟地在假山旁窃窃私语。阿牛想:“他们在说什么呢?”一边想着,一边装作没事一样,大步向前。他们发现了他,赶紧垂手招呼道:“师傅早!”
原来阿牛是张府家丁习武的总教官,难道他们如此谦卑有礼。
“哎!早啊!都已经日上三竿了,你们不去练武,在这里嘀咕些啥呢?”阿牛装作随意地问道。
“是这样的,师傅,您有所不知道啊!嘿嘿,出大事了,老爷和少爷为了一个女子差点闹翻了,都打起来了!”一个油头粉面有几分委琐的家丁立刻趋身向前一步,把嘴巴凑近阿牛耳朵,悄悄说道,“老爷还认了那女子作义女,说谁也不能碰她,包括少爷!”
“哦,有这等事,这可不像老爷往日的作风啊!”阿牛的语气很惊讶。
“是啊,我们也觉得奇怪,不就一个女人么,老爷平日里还满溺爱少爷的,现在却为了一个陌生的女子大动肝火,可见那女子对他十分重要。”
另一个呆头呆脑的家丁赶紧插嘴道:“听说玉贵妃快不行了,老爷恐怕就没有闺女了,所以想认个女儿吧!”
“切!难不成老爷现在成了慈悲菩萨不成,一定要收留个无依无靠的妓女作义女。我才不相信呢!”
“嘘!千万别提妓女两个字,因为老爷有交代,谁也不许乱说!”一直沉默的那个似乎很胆小,赶紧示意道。
“恩,你们别管那么多闲事,练武去吧!李木,你先给我集合其他的人,我等会就到。”
“是,师傅!”胆小的那位原来叫李木。
阿牛一边去向张志请安,一边琢磨这整件事的来龙去脉,心里大概明白了七八分:“看来我的猜测没有错,这老头现在是不敢动入墨的,他是要放长线钓大鱼啊!”
还没有来得及走到张志的起居室,就听见里面“砰砰”作响,那是瓷器落地粉碎的声音,看来,这猴今天火气不小。
“气死我了!气死我了!”
“总官,出什么事了,让您这么生气?”阿牛明知道故问。
“谁还能给我气受啊,除了不可一世的相爷大人。我喜欢那个他赎身回来的青楼女子,他硬是不给我,还跟我说什么大道理,骂我胸无远志,白给我取张志这个名了。我看他是有私心,想占为己有罢了!”
“总官,您先消消气!依我看,老爷肯定是想让那女子进宫讨好皇上的,所以才不想你破坏了这一颗棋。”
“破坏了这一颗棋?难不成这样的青楼女子还是处子不成?”
“当然是!”阿牛脱口而出,因为他知道入墨在百花楼只卖艺,不卖身。
“你,你怎么知道?”张志没有四两肉的猴脸立刻浮上了疑云。
“我是觉得老爷之所以不让你碰,也许是因为那姑娘还是处子,进宫的人都必须验身,您知道的呀!”阿牛自知说漏了嘴,赶紧搪塞道。
“凭什么皇上就可以拥有,我就不可以拥有,以后,我要加倍补偿我自己……”张志的脸上写满了野心和暴戾,皮笑肉不笑地歪嘴笑了,他笑的时候比不笑要让人心寒百倍。
“是,总管英明,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啊!”
“哈哈……以后山啊水啊都是我们张家的,美人也是!哈哈……”张志此刻似乎想通了,倒不发脾气了。
“敢问那女子是何人也?能抓得住皇上的心吗?”
“嘿嘿,你见过我这位‘义妹’的,百花楼的幽兰一朵啊,可惜了我现在不能尝尝这幽兰的初香!等着啊!”张志一脸淫相,看着叫人恶心。但是阿牛不能表露出来,只是唯唯诺诺而已:“是!早晚的事!”
“下午的操练就交给李木吧,你跟我进宫一趟,我们去看看贵妃!”
“是,总管!”一听到进宫看贵妃,阿牛的独眼大放异彩,似乎期待已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