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贵妃娘娘

阿牛和张志换好朝服,正准备起身去西宫看望贵妃娘娘,突然门口传来一阵尖细嗓音发出的惊呼:“张总管!张大人!”
“蔡公公怎么来了?”张志当下心一沉,“莫非娘娘病情有变?”
两人快步出门,门口那鹤发红唇的不是蔡公公又是谁呢?可是看蔡公公的神情,满面含笑,又不似来报坏消息的。
“张总管,娘娘她?”张志还是十分关心妹妹的。
“嘿嘿,娘娘她今日看似好了很多,竟然可以坐起身子说话,她说想念你这个哥哥,叫我呼您进宫呢!”
“那好,那就好!我们正准备去看望贵妃娘娘呢!”阿牛赶紧说道。
“难怪,我说你们怎么连朝服都穿好了,那我们一起走吧!”
三人进了宫,一众宫女老远见了,就低首垂眉道万福,退在一旁道:“恭迎张大人、蔡公公!”
贵妃娘娘贴身的侍女莹莹已经迎到了门口:“给张大人请安,娘娘正盼着您来呢!”
张志瘦竹竿似的手一挥,众女齐退,阿牛也正准备停在门口等候,张志却若有所思道:“阿牛,你可以随我来,我知道你很想见娘娘吧!”
“恐怕不方便,我还是在外等您吧!”阿牛突然很害怕似地很想回避,虽然那复杂害怕的眼神在他仅存的眼珠里一闪即逝。
“没事!她认不出你的!”
阿牛沉默了一会,腿却不由自主跟着进了贵妃娘娘香气逼人的宫殿。
“哥哥、哥哥!”两人还没有来得及走进待客的厢房,一阵玲珑清脆的呼唤已经如空谷黄莺在啼叫。
进了屋,阿牛只管低头,和张志一起行君臣大礼:“拜见贵妃娘娘!”
“快请起!哥哥,这里又没有外人!”宛如天籁般动听温柔的声音再次响起,“这位大人是?”
“哦,他是我的得力助手,张府家丁的武术教练阿牛!”
“见过贵妃娘娘!”阿牛还是低头垂眉,嗓音暗哑深沉。
“阿牛,你就叫阿牛吗?咯咯……好特别的名字!”贵妃娘娘今天的气色似乎特别好,心情也特别好,一点都听不出是大病未愈之人。
“是的,小人是孤儿,无名无姓,因为从小给别人放牛,所以大家都叫我阿牛!”
“哦,可怜!你把头抬起来呀,不必拘礼!”
“小人不敢,怕吓着娘娘了!因为我长得很丑陋!”
“没关系!没关系的!你低头太辛苦,莹莹,来,赐座给牛大人!”
阿牛迫不得已抬起头来。
“啊!”娘娘和莹莹同时惊叫起来。她们显然被阿牛丑陋的容貌吓到了。
“小人该死,吓到娘娘了!”阿牛立刻从凳子上跳下来,重新跪拜谢罪。
“真对不起!我们不该如此大惊小怪!就座,就座!”娘娘惊魂未定,却依旧语气温柔,坚持让阿牛就座。
阿牛自然是恭敬不如从命,只好再次落座,坐定后,张志开始与娘娘唠叨一些家常话。阿牛有意无意打量着和自己仅几步之遥的贵妃娘娘。
贵妃娘娘虽然是凤冠霞帔,但是再怎样富丽堂皇的妆饰也掩盖不了她清丽脱俗的绝世风华,她就像一只温顺纯净的小白兔,眼波流传若秋水,雪肌吹弹可破,那依旧长着细茸茸胎发的鬓角下,皮肤由于太过细嫩,而隐约可见淡蓝色细细的血管。她的嘴唇时而跟嘟起,跟哥哥撒娇,时而抿嘴微笑,好似这里就是天上人间。这么美、这么谦和的娘娘怎么看都不像飞扬跋扈的张家之人,更不是传闻中牝鸡司晨的毒辣“女王”,她乖巧文静善良的模样,让阿牛觉得“母仪天下”四字非她莫属。
“难怪皇上倾心于她,这样的女子,人间能有几个?”阿牛丑陋狰狞的外表看似平静,内心却早已起了波澜,“但为君故,沉吟至今。玉儿,你要快点好起来啊!”
为什么阿牛会在心里叫娘娘玉儿呢?他们之前就认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