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入墨香如故》第二十八章:为你,粉身碎骨,千千万万遍

碎了一地的,不只是瓷器,还有皇上的心、张志的心、更有阿牛的心,他跪着,眼泪从仅存的一只眼睛溢了出来,打湿了地板,他弓着背,只能望见玉儿裙摆下露出的绣花鞋,他望着她的鞋,看到了她那只晶莹剔透的脚正调皮地拍打着水面,叫着“青哥哥、青哥哥,快来呀,鱼儿在亲我的脚!”她叫他的样子就好象在叫“亲哥哥、亲哥哥!”那时玉儿才16岁,笑靥如花,却美得足以沉鱼落雁,而他,是她跟着娘亲去少寺庙还香许院时带回来的一个快饿死的少年郎——陈少青。那个叫陈少青的少年郎,衣衫褴褛,却是剑眉星目,气宇轩昂,英俊不可方物,当他换上干净的青布衫时,张母亦为之赞叹不已:“这么标致的男儿,哎,我家志儿要有人家万分之一俊就好了,还好,我的闺女漂亮!”
少青永远记得,那温柔甜美的声音挽救了他的生命:“娘,这位哥哥好可怜哦!我们带他回去,好吗?”
“不行,你父亲和哥哥会责怪我的!”
“娘!求您啦!娘!我们拜佛祖爷爷就是要大慈大悲啊,今天是爹爹生辰,他不会怪责您的!”
“那好吧!我到时再说说好话!”
“谢谢娘亲!”
当她用她的白丝绸手绢为他擦掉脸上由于狼吞虎咽而留下的烧饼渣时,他望着她的眼睛,告诉自己:“为你,粉身碎骨,千千万万遍,我也愿意!”
他深深爱上了她,可她却只把他当“亲哥哥”一样的人。他想,只要可以守护着她,只要可以见到她,无论让他做什么样的角色,他都愿意。
然而,就在那一天,他希望每天看到她的希望也将落空了,因为那一天,皇上突然玉驾亲临张府,路过花园的时候,刚巧看见了巧笑倩兮的少女——张香玉,他一见钟情,而更要命的是,她亦爱上了那个年轻的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绝世才子皇上。于是,他的玉儿很快就要飞进宫,做贵妃娘娘。侯门一入深似海,从此青郎是路人。
他惆怅,他失魂落魄,他夜不能寐,他整日守着他的玉儿妹妹,白天像个保镖,陪着她和母亲去亲自挑选做布料做嫁妆;晚上,依旧守护在玉儿的香闺外面,看着她房里的灯灭,看着太阳照上她的窗,他眼红红,却精力十足,因为她就要出嫁了,屈指可数的日子,他不舍得睡觉。
那一天,终于来了,玉儿凤冠霞帔,那艳不是那艳法,那惊不是那惊法,只是他更喜欢看她素面朝天的模样,看着红绸布缓缓遮住了她娇俏害羞的脸,他的心又喜又悲:“玉儿,只要你幸福快乐,送你出嫁,也是我毕生最大的福气!”
作为陪送的家丁,少青亦步亦趋,不愿远离玉儿一步,总是保持在一个非常合理的范围。皇上和玉儿行拜堂大礼,一杯交杯酒后,不胜酒力的玉儿,不,是贵妃,竟然一下子就醉倒了,宴会才刚开始,她就被宫女们送回了香妃殿。少青作为保镖,又只能远远看着心爱的人儿进了宫殿,今晚,另一个男人将与之行夫妻之礼,从此,玉儿便会成为女人,成为万众瞩目的贵妃。
月色如水,宫殿里歌舞升平,他的仙子醉倒在龙床上,而他独饮心酸的酒,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我只是个仆人,我父母不要我,师傅们嫌弃我,我有什么资格给玉儿幸福呢?玉儿,你一定要幸福啊,一定要幸福!”
他终于也醉了,于是斜斜地依靠着门廊的石柱,坐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