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入墨香如故》第二十九章:为你,赴汤蹈火

“起火了!起火了!”几个小宫女慌慌张张叫着,跑在走廊,差点踩到了半躺着的少青。
“啊,哪里起火了!”
“香妃殿,来人呀!”
“皇上他们还在喝酒,什么都听不到啊!”
少青心里一廪,腾得站了起来,但见香妃殿的火苗已蹭起老高。
“玉儿,玉儿!”他来不及多想,只是说,“快去叫御林军灭火啊!”
然后他飞奔进了热浪腾腾的香妃殿。
烟雾四处弥漫,呛得他喘不过气,眼睛像被抹了辣椒水似的疼。他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在火海浓雾里挣扎前行。
“玉儿!玉儿!”由于宫殿十分宽敞,厢房又有好几间,而能见度实在太低,少青根本分不清东南西北,只能像一只无头的苍蝇似的乱撞,他撞开了一扇又一扇大门,往床边摸索,第一间没有,第二间没有,第三间,他的衣服已着了火,火苗疯狂地噬添着他的肌肤,他的头发,他疼痛难忍,就地打滚,勉强熄灭了明火,身上痛,心里急,他快发疯了:“玉儿!玉……咳……咳……”他已经无法持续发出声音,因为空气似乎凝固了。
床靠近了,隐约发现了有人在躺着。
“是玉儿!”他此刻宛如在地狱看见了曙光,两眼放光,一把过无拦腰抱住了衣衫单薄的曼妙身体,可是她却一丝反应也没有。
“是醉酒未醒,还是中毒了?”少青来不及抹开额头滴落的血渍,心一横,拿起桌上的茶壶,把水全部浇在玉儿的被子上,再赶紧裹起她,横着抱起来,飞奔出去,这里还好,只是烟,火还来不及蔓延过来,可是一出门,才发现几个门口都被大火包围了,看来,整座宅子都被火围攻,怎么办?
他扛着心爱的人儿,几次试着跳跃上墙,但是由于胸口积了太多浓雾与烟,再加上几次撞门,手臂脑袋胯骨都有受伤,再抱个人,运用轻功恐怕没有那么容易。
火苗越窜越高,若再不出去,两个人不是被烧死,就会被烟雾毒死,少青解开自己的长衫,把玉儿唯一暴露在外的头纳入自己怀里裹起来,然后猛力地不顾一切地冲向一道又一道火门,火烧起了他的头发,他的脸,刀割火炙的痛苦瞬间弥漫全身,但是一定要救玉儿出去的信念使得他拼命往外跑,往外逃,过了一道又一道关卡,终于要迈出大门了,突然一根烧着的木柱突然倾头盖脸打下来,来不及躲避的少青只好用自己的头去接那个柱子,以免伤到怀里的玉儿,木柱准确无误地打在少青英俊的脸上,烧红的那块直接插进他一个眼球里,“啊!!!”少青一声惨叫,血水洗过整张脸,他用最后一丝力气迈出了大门,几个踉跄之后,一头栽倒在殿外的草地上,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不知过了几个多久,他终于从一片黑暗混沌里醒来,他想睁开眼睛,可是使出了吃奶的劲,眼皮依旧一动不动,他惶恐起来,不安地摆动了下腰肢。
“别动!别动!”一个浑厚老者的声音响起。
可是,他还是沉浸在黑暗里,不知身在何处。
“你现在没有办法讲话,也没有办法看东西,因为你已经昏迷了三天三夜了,而你的眼睛受伤了,被我用布包了起来!这里是御医馆,我是给你看病的王御医。”
“御医?莫非我是在皇宫?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为什么会在皇宫呢?”他的头稍微一开动思考,就痛不欲生,只好打住。
“你什么都不要想,我告诉你!”御医似乎很懂他的心思,“其实我也不知道你是谁,因为你全身上下都差点被那场火烧焦了,但是你很勇敢,你救了皇上最爱的女人,皇上让我们不惜一切代价救你。”
“玉儿!”他终于想起来了,想了那晚的事,“玉儿!”他很想问玉儿怎样,但是玉儿两个字现在也不是他能叫的了,更何况他现在也没有办法开口,想想了他说“救了”二字,那肯定没事,这样一想,他的心安定了很多,只是他自己心里对“烧焦了”三个字却莫名恐惧起来,“我是不是已经烧得面目全非啊!天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