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面 By 苏颜

四月,做了一个梦。

梦见自己坐车去往一个城市与他见面。高大的建筑群在路的两旁耸立。巨大的广告牌像悬挂在半空中的飞马。广场上盛开大朵花朵和翠绿的植物。
层次分明,色泽苍翠。暗示可见的不可见的顽强生命力。

他。穿着灰色的呢子大衣,简单的牛仔裤和干净厚实的鞋子。轮廓收敛,眼眸透亮。消瘦而清诀。

他走到面前。端起我的脸,轻声说,好久不见。有微妙的骄傲感觉。

最后一次见他,是在三年之前。

我曾幻想一千次与他重逢的场景和对话。在车站的出站口。或在路边。
我应该微笑。假装不热情淡定的招呼。问候生活和现状。聊起无足轻重的琐事和回忆。

可是真正相见,却是什么也说不出来。长时间的沉默。

我给他礼物。香烟。与第一次见面有关。而后形成不可更改的习惯。类似于信仰。

他没有太多话,对我说。我亦如此。
坐在沙发上,安静的抽烟。而后转过身来看我。
空气,沉静如水。仿佛对峙。又或在彼此等待。等谁先起身,然后俯下来给予亲吻。

烟花在窗外绽放,是一场短暂的色焰盛宴。不为谁而生不为谁而灭。不存交汇。

他说,我们去兜风。
他开越野车。这样的男人,内心有强大的力量,却从不曾表露出来。不是不懂,而是不会。
车窗外石头森林的霓虹灯光,灿烂流逝。
他带我去打台球。有人曾经教会我,要找准受力点,两点一线或碰撞折回。需在最开始明白要前进的方向。

我拍下他俯身专注的模样。这是唯一留下的影像。

坐在对面看他打球。三年的时光。他已长成一个成熟男人的模样。蓄有短短的胡子和头发。我小声的与他玩笑,你老了。他笑而不语。
记起他曾说。直走不转弯,所以遇见。是最初认识阶段在江堤边说与我听的。
遇见而不爱。这是我们。

25岁以后,我成为了一个清醒的人。不再把爱当做一个信仰来遵守和找寻。尊重。
所有真挚的感情,无需你太刻意去维护。它存在并保持随意淡定的姿态。与任何一种额外存在的事物都无关。

凌晨的时候回到开足暖气的房间。自然的拥抱和做爱。彼此一身热汗。看见他胸口的痣。心头开始疼痛,而我什么也不想说。靠在床头差点睡去。一直寡言的他却开始轻声对我说话。

他说,今日见你,觉得所有的时间和空间仿佛都没有存在。想起以前只是都已回不去。曾经太年轻,桀骜任性,对生活存有诸多不甘和失望,彼此折腾。
他脸上略带着羞涩的温柔笑容。曾经在我最纯洁的生命里深刻记忆。沉沦于错过和得不到的苦痛。而现在,窗外,已经是沉静下来的墨黑的枝丫和清凉的广场。一切恰到好处。

他说世界太狭小。认识的人相互又彼此链接。
他说现在的生活,奉子成婚,含有太多无奈。而一对可爱的小女儿,已会看到他就笑,这种天生的亲情感知,让他很心痛。他承诺会给她们美好的生活。只是一种责任。
他说,你要知晓并习惯,任何人在你的生命中,都有别离再见的时刻。没有什么能永垂不朽。
他说遇见的人和一些经历的事情。微感到失望。却无能为力。
他说,再过两年。希望可以离开这里。长时间的呆在一个地方,令人心生懒惰失去理想和追求。现在每天抽很多的烟。想很多的事,却不说很多的话。

他问,等下去喝酒。你去吗?
我点头。如果方便,你带我去。

他抽烟。不再说话。后来我没有去喝酒。他说你好好休息,一个小时后我回来。

慢慢睡着。在睡梦中梦见他从前房间的阳台。梦见一群熟悉的人热闹的坐在一起。梦见他在田间作画。梦见那一晚天空的落日,比油画更稠密。

5点31分。信息。

酒到天亮 过往如云烟
我于你
只是一个自我的空幻的想象
最终是一场破碎的梦
换来的是一张沧桑的脸与告别再见
你会幸福

房间漆黑。电脑显示器依旧散发出苍白的辐射光。黑暗中,我坐在椅子上。抽了一根烟。没有声音。

次日离开,发信息告知,我走了。珍重。

仿佛是电影里被剪辑掉的一段胶片。以为存在却消失的不着痕迹。
类似于那晚的烟花,绽放飞腾瞬间散落。

不是救赎。
只能潦倒。


 

 

20150512200652

妩媒群芳谱:文美人 苏颜 简介

苏颜,80后,任性猫女一枚,养流浪猫一只,从小小一团到威风凌凌,这只猫咪叫十六。而好闺蜜则称呼苏颜为六一。一个童颜素心的菇凉,从小就爱文学,爱流浪,是真正流浪行走的文美人。有些人是装文艺女青年,而她,真的是人如其文,其事,活着就是一首看的人胆战心惊,疼的人莫名心疼,让人难忘悱恻的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