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 BY 晏晶晶

第一章

  斯人已如天上月

 

49b2ea91jw1eubkt76jdij2111111qff莫七七毕业后在设计公司做了两年年半的企宣,心里忍不住想吐槽几天几夜这神坑的公司,薪水不错,没有假期,时常加班。她在心里暗骂,呸,我一个25岁的姑娘就不嫁人了么,不过很快又轻笑了一下,我大约是嫁不出去了吧。

带着复杂的心情,她给老板递交了辞职报告,收拾自己,离开了这个待了快七年的城市。

下一站,自己当个小老板吧。莫七七从家里拿了许些钱,并上自己攒的八万多,盘下了一个店面。两个多月的努力,把它变成了一个别致的甜品屋。

坐在吧台的那一阵她在心里窃喜,终于完成了多年来的梦想。

然后一瞬间眼皮又跌落在菜单上,看不出来哀伤。

她给这个店取名单恋。很漂亮的木头招牌,上面钉着咖啡色的泡沫字,就像随时会融化淌下奶油的冰激凌。进店内,更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静谧。安静的轻音乐,听不出来快乐还是忧伤的发音,带着田园乡间的清雅浪漫,让听者的心微微陶醉。

她起身,来到电脑前,登了一年多没用的QQ,太长时间让自己活在一片麻木中,这样舒缓的音乐却拉着她像要找寻些什么。

可是密码?麻木的太久了么?

她无奈埋下头用食指轻轻敲打了两下脖子,反问自己,都忘记了么?她晃动两下灵巧的睫毛用两根手指肚轻轻敲着桌子,嘴角咧开一个弧度:如果是,恭喜你。然后漫不经心地拿起一个茶杯,轻轻喝了一口,脚尖跟着节奏跳起了舞。所以,脑海中还是没能躲避那一串数字,一口茶的时间,所有的回忆像这个夏末夜晚的云翻涌。

她登了上去,在心里对自己说,没什么啦,已经两年了,还有什么不能面对的。电脑界面传出来了很多消息,她的好朋友们都在一遍遍询问她的情况,只是,腾讯还特别人性化的弹出了一条通知:你和轨迹共有97个共同好友,是否加为好友?她眼睛泛着泪光瞅了瞅那个头像,黄褐色的阳光下一个小男孩侧着大大的脑袋吹泡泡,一瞬间泪流不止。

时间就是这样一条长河吧。这样的一条长河一定还不够宽广,不能帮助在里面跌跌撞撞的人喝完一杯杯苦水却吐不干净回忆吧。

那个叫苏秦朗的男孩儿,在她生命中走走歇歇一起互相依赖互相消耗了五年的光阴。让平静平凡的她变得炽热认真勇敢以及此刻的消沉。如果一定要找到一些实实在在铭刻在身体上的疼痛,应该还有时常流泪的双眼和手腕上褪不掉的伤痕。可是,那些想一想就会难过的记忆,为什么第一反应嘴角会先轻轻扬起呢?

也许,这些带着伤的记忆反而是这辈子仅有的温存吧。

那时候带着绝望离开他的时候的就知道会是这样了。爱听京剧,喜欢梅兰芳和孟小冬。这样一对璧人还是以悲剧收场了,孟小冬悲愤离开梅兰芳的时候说,以后一定要嫁一个让上海都颤三颤的人,所以她遇到了杜月笙。可是我不是她呀,我不想把自己交付给任何一个别的男人,也没有勇气坚强到可以一个人面对四下无人的大街,可以不动情绪地听完一首歌,可以不让记忆随着眼前的景象翻滚。我该怎么走下去呢······

她趴在电脑上,用右手食指揉着太阳穴,试图让自己静下来。恍惚中,那一双温柔有力的手向自己伸来。她眼睛弯成一个月牙状,递出自己的右手,听到了一个异常动听的男声,您好,莫小姐,我是许谧。

莫七七尴尬地把手缩了回去,理理自己的耳际的头发,露出职业性的微笑,依旧把手递了出去,握住了许谧的手,点头一笑。

您好,我是莫七七。

她带许谧坐在吧台一侧的精致小桌上,一点五米的长桌,厚厚的但是透明的桌面,往下可以看到桌子里摆放着新鲜的浅蓝色满天星,撒在周围的一些浅粉浅蓝色的水晶,即使没有灯光辉映,仍然有种看不尽的幽幽的清凉。许谧瞟到随意摆放在满天星下面的还有一个小小的信笺,淡淡的卡其色镶边,香槟色里衬,有劲道的墨色赫然写着四个字:蓝色的梦。他轻轻一笑,对七七说:“你的字嘛,看起来很娟秀。”

莫七七眼里看不出笑意,嘴角依旧是浅浅的弧度。

嗯,大学时候和一个好朋友有过这样一组主题创意。

她说到好朋友两个字的时候,许谧连那一抹弧度都全然不见。

他仔细环看这个两百多平方的屋子,两个月前被这个叫莫七七的年轻女孩租下,收拾成了这个雅致的甜品屋。少东家的他由不得对这个女孩儿带了不少钦佩。说实话,甜品屋也见了不少了,独独这个店子让他觉得很是特别。

也许只是因为这块地皮是自己家的吧。他心想。

嗯,今天来是有些资料和通知帮你转达。有一些安全知识和资料需要你填好,他们送到我们那边去了。许谧把文件放在桌上,喝着七七给他准备的鲜榨金桔柠檬。

调酒师还没来么?

嗯,明天到。莫七七一只手托着下巴,头一偏,刚好和许谧的目光对视。

他有一头利落的短发,干净的面庞。清瘦。身上的血管安静地暴露在白皙的皮肤下。

还是第一次见这个许公子。之所以用公子这个词,大概是受“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这句话的荼毒吧。之前签合同时见面的是许先生,他有交代自己最近要出远门,余后的事情要交给儿子许谧。

许谧喝完果汁,就匆匆离开了。出门前嘱咐七七填好资料,自己两天后来取。

莫七七目送他离开,眼睛里却尽是另一个少年的身影。

回忆就是把一个人慢慢变成疯子的过程吧。前几秒才被泪水打湿眼眶,下一秒立刻能破涕为笑。

记不清为他宿醉了多少次,记忆中剩下的都是自己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往洁癖大神的他身上蹭,而他总是将自己拥得更紧。就是因为那样的温柔,才让她抱着这些余香念念不忘吧。她似乎有些失落,掏出手机,按亮了屏幕,只一秒,又重重按下。

未完待续……

作者:晏晶晶,一个如花般美丽的少女,清纯又古灵精怪,善古典诗词,绘画,人民教师里的一枚大才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