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连载:第一章:斯人已如天上月(2)BY 晏晶晶

49b2ea91jw1ev07cp82scj215o15o19p

回忆应该是被某种思绪牵引才敢这样肆无忌惮地作怪的,她摇头理理额前的头发,两年前的离别,她已然长发及腰,现在的岁月流转,几乎没有改变一些什么,但似乎就是想向时间证明些什么,才固执地把头发留了下去。

长发如瀑,就是为了笑话时间的苍白吧。

起身,天边已经是轮破碎的夕阳暖照。莫七七拖着一身慵懒沿着蓝色的梦主题往里走,是她设计的一组花火。大片绚烂诡异的红几乎分隔了这间单恋甜品屋。卡座靠墙,左右各放置了一个高高的椅子,椅子上爬着刷着黑漆的铁丝做成的花藤,藤上零星点缀着怒放的各种红色的花,像是一个个张牙舞爪的新鲜生命。而分隔这个甜品屋的也是这些铁丝,比椅子上的略粗,它们温柔但是奇怪地交缠在一起,从墙角一直攀延到了屋顶,用飘逸的弧度分隔了这个横向空间的三分之一。

莫七七把手穿过铁丝间的缝隙,抬头看着眼前这些镂空的花纹,看的太认真,感觉这种力量要灼伤了自己的眼睛。

是一种什么样的力量呢?

像用力呼喊出来的那股张力吧,还是呼喊不出来的叹息?

透过缝隙看,这组花火的卡座更像是一个优雅的花瓶,它稍稍高挑,小圆桌,台面上的透明桌面和里面铺落的厚厚的玫瑰花瓣似乎生来就是为了捕捉恋人热烈的眼神。

所以不会有人想到,莫七七在陈列这一组花火的时候,在花瓣上丢的是一枚锯开了的戒指。

她从吧台给自己倒了半杯红酒,坐在花火卡座高高的椅子上,在桌上拿起她放置的那个册子,是可以拉开竖着摆放的那种牛皮纸做的手工册子。几天前,她在封页上写了两个大字——花火,然后附上了两排小字:

现在我 ,有些倦了,倦得像一朵被风折断的野花;

所以我 ,开始变了,变得像一团滚动炽热的花火。

设计花火的时候我一定很年轻。她抿嘴浅笑,把酒杯里的酒一口递到了喉间。

不是酒醉,头却是生生地疼。莫七七关了店门,拦了一辆的士,坐在后坐上,回头瞥了瞥自己的甜品屋。

那一团要融化的冰激凌像是此刻脑袋里甜苦交错的痛感。

单恋。

什么时候你会找到我呢?还是从此以后,把我丢弃在你的世界之外?

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

从前看书,书上都说“物是人非”是最残忍的词,如今觉得“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应该算得上最残忍的诗句吧。两个人不管多么深厚的情感,永远像两颗不打照面的星辰相见无期,那么忍受折磨的,究竟是分别天涯的两个人还是那份在不可知的时间空间里漂浮摇摆磕磕碰碰的情感?

的士小哥儿停车的时候,莫七七还困在自己的思维里,决不出对与错,怏怏地下了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