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连载:第二章 虽然舞袖何曾舞 BY 晏晶晶

第二章

       虽然舞袖何曾舞

20150815103639

莫七七第二天去甜品屋的时候已经很晚了,她在家准备了美工刀、刻刀还有很多精致的厚卡纸,准备在店子里做些手工。离开业还有四天,足够让她把心里喜欢的小玩意儿打磨起来。

她把卡纸铺展开,五张质地厚实的米色卡纸,上面有她用铅笔描画的抽象的花纹,枯老但是遒劲的枝丫、将开未开的花朵、迷乱的大河小路交错、悄悄探出半个脑袋寻觅的麋鹿,还有天边的一轮孤月……纷繁复杂的花纹里,细腻地散发着中国风的味道。

一如我们丢失掉的美丽的哀愁。

灯下,莫七七捆着自己的长发,戴上了眼镜,全情地投入到自己的工作中:镂空纸雕。没有很复杂,却需要足够的细致耐心。

音乐在自顾自地缓慢抒情吟唱,伴着刻刀摩擦玻璃刻板底垫的声音,几个小时,地上的碎屑和灯光下的纸灰居然也将这个小红楼卡座晕出了一片光影流离的错觉。

空气太静谧。

所以闯入者出奇的夺目。

他穿着宽松的哈伦裤,黑色上衣上有炫目的图文,侧背一个咖啡色的帆布包。显然因为走的比较急,呼吸还没有平复。

莫七七感觉到有人拍了自己的背,料想是调酒师到了。转过头发现这个男孩儿,跟想象中实在不一样。她瞄到他背的帆布包上,挂了一个大大的蒙奇奇布偶,有一种温暖氲开在陌生的氛围中。

他拿开轻拍她肩膀的手,粲然一笑。

“嘿,老板在不?帮我叫一下。”

莫七七瞪大眼睛看着这个大男孩儿,最后也忍不住笑了。她站起身,手指放在嘴角,眼珠转动然后把目光定在手指间,点头。

男孩儿笑了,从包里拿出一个资料包,交到莫七七手里。

“我叫杨祁,电话联系过。这是我的资料。莫老板。”

莫七七注意到了,这个男孩儿在叫莫老板的时候眉毛挑了好高,她接过资料,打开,杨祁,22。

“叫我七七姐就行。”

杨祁探出身子,眼睛斜斜打量着七七,大声答了一句“好嘞”,几秒钟又盯了回去,嘀咕了一句:你确定真的比我大么,要我叫你姐……

七七仍旧坐在卡座上,看杨祁的资料。

——你去台湾学的调酒?

——嗯。

——多久啦?

——大三休学就去了,有一年半啦。

——噢,不是好孩子~

——……

杨祁半天噎在那里,说不上话,也不知道怎么辩驳。他看了半天莫七七,这个姑娘身线玲珑,头发用柔软的发带随意束在背后的脖颈间,一绺长发自然地垂落到坐着的椅子边,她穿着不太修身的雪纺裙,裙衫上灰褐色的民族风纹饰斑驳点点,却也恰到好处地勾勒出了她的纤细修长。

女人一旦化起妆来还真没办法定位年龄,尤其是本来就不是难看的那种。他在心里琢磨。

莫七七看他许久没说话,扶了眼镜,起身到了吧台冲了两杯蓝贵人。

半椭圆的透明杯,厚厚的通透的底,晃动着琥珀般的色泽,感觉有香香的流光在摇曳。

杨祁握着茶杯嗅了嗅,眼睛在笑。

“蓝贵人,外形卷曲、重实,干茶色泽翠润,汤色褐绿清澈,香气浓郁,滋味醇厚,回味甘甜,叶底柔软细腻,美容养颜的佳品,台湾名茶。”

莫七七眼睛里有些讶异,这个小伙儿懂酒性会品茶,却生的这般阳光。

她看着杨祁,有浅浅的笑意,口气却是十足的一本正经。

“咱们电话联系后,我就在想,这个男孩儿应该和洗剪吹小哥儿一样打扮吧~可能这样我的店子能招揽到不错的生意噢。”

杨祁瞪圆了眼睛听她说完,不紧不慢的接了下去:我还一直幻想着我的老板是志玲姐姐呢,娃娃音,甜甜的,天使脸蛋魔鬼身材,知心大姐姐。

莫七七朝杨祁格外阴气地一笑,深黑的瞳仁里透着光,摇着右手食指,优雅地说道:“你想得美~”

一阵调侃,七七给杨祁交代了任务,请他看看吧台和菜单栏,缺了些什么,要尽快采购。杨祁没有推拖,径直去了。留下莫七七和未消散的茶香,各自碌碌。

天快黑的时候莫七七终于意识到了胃里酸涩了许久,几乎是埋头了一整天,甜品屋虽然有不少点心,终是难抵她镂刻手里图纸的热情。

此刻手中那张半开的卡纸已然完工,莫七七把作品举到半空,各种镂空的纹路细密攀爬,愈发让纸张充满形容不出的贵气。

“刀工真好!”

莫七七放下卡纸,摘了眼镜,瘫在椅子上,看着眼前曼妙的身影,窝成一团,巴巴地瞅着她。

“小露露,陪我吃饭~”

谌露坐到莫七七身边,扯过莫七七窝在椅子里的头发,瞟了她一眼。

“你要这个样子出门吗?”

莫七七扭动头瞧瞧自己又瞅瞅谌露,她是自己发小,一起小学初中高中跟连体婴似的,就是大学没在一块儿上,不过丝毫没有影响——她潜伏在自己对面学校上了三年。

可是她毕业后这三年真的分开了很久,因家里的关系谌露回到了南京,而自己在毕业后没有任何原因却固执地一个人待在大学待过的城市。

两年的光阴。

还是回来了。

也还是有很多遗憾吧。

如果,这间单恋,不在南京,你有没有机会走进来?

七七垂下眼皮,用细长的睫毛扫动着眼睑。

谌露抓着七七的头发,嘟哝起来:这么长的头发不剪,怎么打理?说罢,从包里掏出桃木梳,挥在七七面前,“我帮你编头发吧~”

七七立马转过身,抱着膝盖,背着身子冲谌露点头。

谌露解开莫七七的发带,木梳轻轻落在七七的发间,长发倾泻在她整个背部,直直地落到椅子边,像是一道柔软的黑色瀑布。谌露从七七耳边各勾出两绺长发,手指飞快在黑色的发丝中穿梭往复,那两绺长发在七七头上变成了一朵花,余下的头发仍旧垂落着。

莫七七反手摸着那朵花,调笑道:“我们家小露露不在银行上班转行学美容美发去啦?”谌露一只手挽过七七的胳膊,一手拎着包就往门口冲,莫七七感觉哪里不对劲,眼睛盯着谌露的鞋。

“无耻~你踩着十公分!”

谌露搭着莫七七的肩膀,似笑非笑。

“亲爱的莫小姐,我跟你一般高,走路的时候可以挽着你,不好嘛~我饿死了,快走快走。”

两个人的笑声湮没在门庭外的人烟中,曾经,她们只想上山下海做梦,却也混迹如众人,如众人身边的人烟。

谌露看七七锁好了门,叫她不要开车了,今天晚上要去七七住处蹭一晚,让她坐自己的车。莫七七坐在后座,掏出手机刷动态,突然记起来什么,抬头问谌露,不叫蔡勇一起去吃饭吗?

半晌,谌露才回了两个字:不了。

不了。她说这两个字的时候镜子里的表情太冷,可是莫七七听得出来,那个声音,有温度。

饭后回到七七的住处,谌露摆好了一堆零食歪在贵妃椅上,莫七七横躺在她旁边,两个人盯着电视吃零食。莫七七突然坐了起来,用脚丫子轻轻触碰谌露的小腿肚。

你们吵架啦?

没。

谌露把空调调低了几度,又走到冰箱前。

保鲜层里什么冷饮都没有,却陈列着两个收纳盒,她觉得很奇怪,掏出来仔细瞅了瞅,一个盒子里装了很多小物件:手镯、耳坠子、项链、钥匙扣、书签、小玩偶、手工皂,甚至还有巧克力之类的,另一个盒子里有很多碎纸屑,照片,明信片……

莫七七已经走到了谌露身后,谌露把收纳盒放回冰箱,指了指,不知道自己想问什么。

那些是什么?为什么放冰箱里?有多久了……

莫七七,你还是一点儿也没变。

谌露自己想通了,冲七七挤了个笑脸,拉她一块儿躺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