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入墨香如故》第四十六章:青青子衿,悠悠我心

20150215173635_vLAXE

城南,风光独好,有座山,叫南山。虽然不是陶渊明笔下悠然所见的南山,却是一座风光独特的山,此山几乎一半是竹子,一半是枫树。夏天翠竹葱茏,清泉汩汩,一派茂林修竹,有数亭,错落点缀在山径上,或山脚,或半腰,山顶奇石险绝,重嵐叠雾,人迹罕至。半山腰中隐约有一寺庙,名叫莲花寺。山脚下最著名的宅子,是当今四王爷赵永的府邸,面积不大,却是非常清俊,依山傍水而建,比起宫中的巍峨建筑,这永王府邸更是别致。

虽然此时已经是隆冬,别处落木萧萧,风雪飘扬,一派肃杀之气。然南山脚底下的永王府,却依旧独揽好风光:一半葱茏滴翠,一半枫红胜火。一红一绿,掩映下的宅地,唯有天上的琼楼玉宇可以媲美。

今日将有贵人来!四王爷体态魁梧,满脸胡须,上扬的眉乌黑浓密,一双单眼皮的眼睛小而有神,宛如狼一般的神采。他仅仅身着一件贴身的布衫,外加一件夹层的锦袄,锦袄的缎面上绣着一只虎,又像一只大脸猫,有些失败的绣工,袄子似乎也有些窄,使得王爷唯有单衣才能套上这件不合身的夹袄。

尽管衣服明显单薄,但是王爷却无一丝惧冷之意。他命人烧起红炉炭火,摘来一支翠竹,插在晶莹的羊脂玉瓶中,摆放在茶房的红木长桌上,紫砂的茶具铺成开来,一壶上好的红茶温润在氤氲的水汽中,香气令人倍感温暖。

昨日紫霞殿有密信过来,得知敏儿今日来访,四王爷兴奋地一晚上没有睡着,敏儿,我的敏儿,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来的!还记得小时候,第一次见到你,你是我心中最标准的淑女的模样,娇憨嬉笑,一举一动都那么风流婉转,令人着迷。

这边四王爷热切盼望着佳人来,那边皇后心如止水,活着的唯一念想就是报复。被人冷落也有冷落的好处,就是无论你去哪里,皇上都懒得过问,现在皇上太后心心念念的都是那个即将要临盆的兰妃,谁还管我在哪里呢?

皇后带着心腹几个,乔装成一般的普通百姓,坐着马车出了门。当宫门远去,不再着皇后华服的苏敏儿淡淡的一抹哀愁,似天边掉队的那只孤雁,消逝在漫天飞舞越来越大的白雪中。

出了宫,我不再是那个一心一意爱你的小敏儿了,赵念!

近了,近了,快到永王府邸了。这里十分的幽静,远远就看到那半山红,半山翠,此刻虽然镀上了一层洁白的雪,美得更加宁静。

一片优美的歌声徐徐传来耳际: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纵我不往,子宁不嗣音!

青青子佩,悠悠我思。纵我不往,子宁不来!

挑兮达兮,在城阙兮。一日不见,如三月兮!

……

啊!是永王迎接娘娘的歌声,灵儿听得入神陶醉,几乎忘记了搀扶娘娘下轿。苏敏被眼前的景象惊了片刻,永王爷一身单衣伫立在雪中,吹着箫声,和着茶室里两名乐童的歌声与琴声,用自己的方式迎接着自己。他身上落了一层的雪,估计已经站立好半个时辰。

 

拜见娘娘!

永哥哥好!她有些感动,一把抓住永王苍劲的手,手非常有力的承接着那一双柔无力,却显得有些冰冷,还是叫我敏儿吧!看你,如何如此单薄站在雪中,快进屋去。

两人无言对望着彼此,似有千万句话,却沉默在无声中。

灵儿搀扶着主人,进了暖融融的茶室,看那翠竹红炉紫砂点缀的茶席,灵儿已经感动地快要流泪了。不过皇后可是皇后,依旧淡淡地说,永哥哥费心了,让我来给你泡一盏茶吧,你小时候住宫里时,一直向我讨茶喝。

好!永王好半天才回过神来,应了一声。今天的敏儿实在太美了,一身青衣,简单盘了个双环髻,浑身上下无一丝金银摇曳,只有两只滴水珍珠耳环悬坠于青丝下,愈发显得素面纤幼娇柔。

苏敏的宫廷茶道沉稳大方,看得永王如痴如醉。

一盏茶下肚,这位七尺男儿已经快要醉了。

永哥哥为何穿得如此单薄?

回娘……敏儿,还记得这件锦袄吗?这可是当年你赠送给我的唯一一件礼物。

哦?!敏儿细看,有那么一回事,当时母亲命我练习女工,我学了湘绣,想要给太子绣一只猛虎,不料初学不久,学艺未精,老虎没有绣成,反而像猫,母亲喝令我扔了这件劣品,我正踌躇间,四皇子过来讨茶喝,见我要扔,急忙讨来捧在怀里走了。

说到这里,我要惭愧了,难得永哥哥不嫌弃这件画虎不成反类犬的败笔作品!

苏敏回忆起儿时,灰青的脸色终于散尽了雾霾,有了些许红润,也不知道是茶汤滋润的,还是儿时的确美好。

什么败笔?在我眼中,小敏儿做的任何东西都是珍品。

再莫说,永哥哥,你是只老虎,我却绣成猫,如何得好?

就算我是老虎,在小敏儿面前,我心甘情愿当你怀中的一只猫。

垂手侍奉旁边的小灵儿扑哧一声笑了,赶紧捂住嘴,奴婢该死!

你是该死,主人说话,你许偷听么?皇后依旧是皇后,却也情不自禁抿嘴笑了。

奴婢掌嘴,灵儿正要自己扇自己。

永王随意瞥了她一眼道,小丫头也是觉得本王说得好!免了吧!

听永哥哥的,下不为例!

奴婢谢谢娘娘,谢谢王爷!灵儿低下头去,心里却如小鹿乱撞一般:这个彪悍的王爷如此温柔啊!

都说男追女隔座山,女追男隔层纱。苏敏本来没有真的想要红杏出墙,不过是想要借助王爷的手帮自己报复。然而,但凡女子,总有软肋,当看到一个男人,一个孔武有力的男人拜倒在自己的石榴裙下,如猫咪一般温驯听话时,便会动了心。几次三番与永王约会喝茶吃饭以后,苏敏内心逐渐充盈起来,有事可做,有人宠爱自己,总是不错的选择。在一次酒宴后,两个喝醉的人终于相拥在了一起。一番云雨过后,彼此的好感更上层楼。苏敏想,原来床下如猫的男子床上是猛虎,这只猛虎让自己真正享受成为一个女人的乐趣。而永王则如获至宝,原来这平日里温柔端庄的淑女,竟是一个天上人间绝无仅有的尤物,他最爱这样的女人!

彼之砒霜,我之蜜糖,此刻得到了正解。而苏敏作为一个女人,一个从小就被训练如何取悦男人的女人,在不被初恋所爱之后,不可避免地会爱上一个爱她如癫似狂的男人。只是不知道,这是爱,还是欲!她已经没有了回头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