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入墨香如故》第四十七章:紧锣密鼓

冬至过后是春节。今年的雪尤其下得频,整个京城几乎日日夜夜都被包裹在白色帷幕下。而此时的局势,已经非常微妙。天下三分,念儿身为中原朝廷的皇帝,虽然本意无心朝政,却也不得不打起精神来面对如今复杂的局势。

墨香苑。入墨此刻俨然大腹便便,即将临盆。但见孕中的入墨虽然行动不方便,容颜更显温润,身为人母后那种自然而然的母爱洋溢在全身,原来清瘦的脸蛋如果是一弯新月,此时则更像一轮皎洁的圆月,润泽丰满,美得舒服而温暖。她斜斜地倚靠在铺着厚实皮草的椅子上,日渐长大的笑笑出落的更加亭亭玉立,正十分温柔地给入墨揉着肩膀,皇上没有就坐在正位上,而是挪了一把小巧的圆凳,坐在入墨的左侧,轻握着她的玉手,为心爱的人揉捏因为怀孕而略显肿胀的手腕。

两人促膝而谈,身旁是熊熊的炭火,好似一对普通的民间夫妇。但是他们并不是民间夫妻,而是肩负家国大任的国之砥柱。即将为人父母的他们此刻肯定非常期待也很开心,但是更多的是对未来的忧虑。

“L国与J国都是马背上的民族,强悍自不必言,想我泱泱中原大地,虽然地大物博,人才辈出,却每况日下,屡屡被他们胁迫。朕心中十分惭愧,深感力不从心。”赵念眉峰紧锁,看着木炭爆起火花,仿佛看见了熊熊的战火,四处流离的百姓,烧毁的房屋,哀号遍野。他接着说,“你知道的,莲儿,我本无心君王职位,我最渴望做一个平凡的读书人,看看书,写写字,然而如今在这个位置上,让我如何不为我朝的百姓焦急。想当年父皇就是如此仁慈,他不想生灵涂炭,一直渴望四海升平,百姓安居乐业,L国与J国虎视眈眈我中原,父皇也是拼尽全力保全百姓,当年L国内乱,战事屡战屡败,廖太后向我朝求和,父皇本有能力乘胜追击,但是,他却放下仇恨,答应了求和,甚至不惜伤害母后的感情,不得不娶了L国和亲的婵媛公主,也就是已经仙逝的德贵妃,生下了四弟赵永。自婵媛之盟后,我朝得以休养生息,边关贸易日渐昌盛,百姓几乎夜不闭户,富足的江南以及京城一时鼎盛,连夜幕降临后依旧灯火辉煌,人声鼎沸。朕还记得当年看到江南名士张哲所画的《苏州花灯节》,惊讶得目瞪口呆:接踵摩肩的各色行人,五花八门的各式商铺,嬉笑追逐的顽童,下棋喝酒的老叟,柳下赏河灯的美人……这些人,有汉人,也有契丹人,更有女真人。都说唐贞观是盛世,莫想我朝才算是汉族统治最繁盛的。”

赵念停了一下,眼神迷离起来,仿佛正沉浸在那副描绘的画中,一个火花闪烁,才回过神来,“哎!所以当年张相国说要为我招募一位苏州才色双绝的妃子,太后大喜,而我也没有拒绝,我真想看看那画下下来的美人是如何描绘富足江南的。”

入墨只是听而不语,反倒是身后的笑笑忍不住抱怨发声:“皇上,如果不是我和小姐逃的快,如果不是阴差阳错进宫遇见你,恐怕您眼前的美人真永远成了画上的美人了!”

笑笑切莫责怪皇上!不是皇上的错,是张相国,他杀害了我们共同的亲人!”入墨说到此处,娥眉轻蹙,指尖的力度仿佛是忍住悲痛,使得赵念不禁握紧了那一双柔滑却有力的手,“此仇是一定要报的!皇上,我们要从长计议。至于您说先皇的怀柔结盟政策,我倒不觉得只是父皇仁慈,更多的是父皇的策略,他当时之所以没有穷追猛打L国,而是与之缔结秦晋之好,一方面是不希望生灵涂炭,另一方面则是觉得女真正在崛起,如果消灭了L国,就失去一方牵制女真的力量,在时机不成熟的情况下,不如先联合一方,令J国忌惮。目前情形稍有变化,L国局势大好,大有野马脱缰之势,三足鼎立的局面其实并不是最坏的局面,如果利用得当,L国,J国都可以为我朝所利用。”

入墨一番话,惊得赵念目瞪口呆,先前只以为她容颜惊艳,没有想到如此温婉的女子竟有经天纬地的才华,胸怀思路绝无半点女儿气。

莲儿说得太好了!令朕茅塞顿开,如今L国鼎盛,气焰嚣张,我们为什么不效仿先皇,联J扛L。”赵念不禁拍案而起,笑笑对小姐的才气倒是见怪不怪。

正是此意!”入墨轻抚腹部,眼神无比坚定道,“如今我是扮猪吃老虎,张先国以为我是他的一枚棋子,用来监视皇上,他如今横行四野,不仅勾结L国,出卖我朝,而且恃宠而骄,结党营私,这个大肉瘤,如果没有猛药,千万不要轻举妄动。”

莲儿可有良策?”

如今J国既然向我们示好,可以略表佳音,暗示联合并非不可能。再则,张相国以我为棋,我当然也可以拿他做饵。我们既然要攻打L国,就不能打没有准备的仗。打仗需要的是知己知彼,也需要精兵良将。如今朝中武将寥寥,可以说,自太祖起,我朝就太过忽略武将,才使得军备势力年年削弱,这才是我朝屡被外族觊觎的根本原因。一个国家,岂能没有保家卫国的精锐之师?”

“千兵易得,良帅难求,朝中武将仅有万钧,李刚,万钧垂垂老矣,李刚戍守边关门户,也不能轻易调动。如若攻打L国,派何人好呢?”赵念来回踱着方步,心急道。

我可以推荐一个人!”

谁?”

皇上其实是见过一次的,或者说见过半次,因为上次但闻其声而已!”入墨笑道。

半次面?”赵念疑惑不解。

我知道是谁了,是那个木头!”笑笑总是率真烂漫,口无遮拦。

木头?!”赵念更糊涂了。

入墨缓缓地起身,轻推一下笑笑道,“贫嘴的丫头!快给我倒杯热水!”然后走到赵念跟前,握住他的手说,“皇上,就是上次在紫霞殿救我和笑笑的那位壮士啊!明天我就把他引荐给您!夜已经深沉,为了孩子,我们还是早点歇息吧!”

好!我相信莲儿的安排。”入墨饮罢温水,在赵念的搀扶下缓缓地走入了寝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