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入墨香如故》第四十八章:我是武义

我是武义。自小家贫,父早亡,是娘亲一把屎一把尿把我养大。我从小就力大无比,十五岁就可以举起家中磨豆腐的石磨,那块石磨至少有两三百斤。娘亲在我很小的时候,就以卖豆腐为生,让我读私塾,我书念得不错,但是我更喜欢习武,常常一个人偷偷跑去武馆偷看。我不敢再跟娘亲说,我要习武。我知道送我念书已经耗费了母亲全部的心血。我偷偷练习武术,用黄豆练习铁砂掌,举石磨练习臂力,我一个人比一头骡子还有耐力,在豆腐很好卖的时候,我们家的豆腐卖去方圆数十里,从磨豆子到送豆腐,我都一个人来,让娘亲好好休息,她已经为我劳累了十几年。那个时候,等我磨完豆子,已经是三更天,娘亲早已歇息,这个时候,我就会开开心心把石磨举起来,在月光下舞几下,把石磨中间的豆粉吹得干干净净,不浪费一丁点儿。然后又悄无声息地把石磨放回去,我的性子就像这方石磨一样,坚忍,内向,无声无息。在我满二十岁以后,我的娘亲才知道我在偷偷地习武,虽然那个时候豆腐已经不好卖,因为世道变化太快,官宦腐败,地痞横行,一个小小的豆腐摊,都会引来一堆苛捐杂税,一帮收保护费的人,我不是打不过他们,只是,我打倒一个人,几个人,会引来一群人,甚至一帮人,我有娘亲要护,双拳敌不过众腿,我不想娘亲晚年不得安身,只能委屈退让,这样一来,豆腐越卖越亏本,所幸就不卖了,以在京城做苦力、打零工为生计。

有一天夜里,我又偷偷地在院里举石磨练功,母亲看到大惊,却只说了一句话:好力气要用在正道上,举得起石磨不算什么,举得起自己,才算真英雄。

举得起自己?我百思不得其解。

母亲见我疑惑,返身卧室,从简陋的木箱地下翻出一本族谱,指出一行字给我看,上面赫然写着:武义,字鹏举。

有名又有字的人,都是大户人家,没有想到我竟然也有字,字鹏举。

是的,你又名鹏举,当年怀你的时候,你父亲就说,如果是个男儿,就叫鹏举,学鲲鹏,攒扶摇直上九万里。

从此,就算卖豆腐,卖苦力,我也不会忘记自己要志在万里。只是,我不会说,我只会做我现在能够做的。只可惜,我如斯卖力,本分,我们娘俩的日子还是举步维艰。

那一年,朝廷“武举开试”,全国淘选武林高手,我也参加了,一路比试下来,未逢敌手,眼看武状元势在必得,不料却被张相国的儿子张志以娘亲性命相要挟,没有获得一官半职,反而差点让娘亲丧命。我对为官已经灰了心,所幸遇见了许大哥。在许大哥的帮助下,娘亲得以颐养天年,我又能够陪伴许义兄自由游走江湖,做一只自由自在的大雁也好,想想人生之不幸与幸,也不过如此了。

如今,许义兄让我呆在京城暗中保护入墨姑娘,也就是莲儿公主,我自当肝脑涂地在所不惜。更何况,入墨姑娘那般知书达理,温柔友好,就算义兄不说,我也是责无旁贷。

从入墨进宫到身怀六甲,已经过了两年有余,转眼又是一个春节。入墨姑娘除了刚开始需要我保护,尔后公主身世被太后察觉后,她的日子倒也是太平和美,皇上待她如珍似宝,又何须我等操劳太多呢。

这一日,闲来无事,我在家中陪伴娘亲,正给娘亲做雪花丸子,窗外信鸽扑腾腾地,抓得窗纸都快破了,赶紧净手收信一看:速来东门。

我大惊,上次收到纸条,入墨就有大难,此刻又是何事。我急匆匆连围裙也没有脱,就飞奔皇宫东门而去。

上一次迎接我的是墨香苑的小谨,而此次我看到了一袭绿衣,看背影是一个高挑清丽娇俏的佳人,正拿着一把代表接头暗号红色油纸伞,这是谁呢?

20141203210841_Cac8k

来不及多虑,我赶紧道出暗语:东边日出西边雨……

道是无晴却有晴。我还来不及说全整句,这位佳人突然转身,是一个清脆有如百灵鸟的熟悉的声音。

笑笑?!我惊讶地看着她,虽然她容貌依旧,然而当初那个身形俱小的小丫头不过两年未见,竟然出落得愈发齐整秀丽,还是惊艳了我。

怎么了,大木头,不认得本姑娘了?笑笑似乎对我的惊讶疑惑表情不满,才两年而已嘛!

不是不认得,是姑娘长大了许多!我赶紧解释。

哼,我之前就是个大人了,为什么说我现在才长大,你太瞧不起人了!

她灵气的双眸立刻来了个白眼,恨恨地说。

没,没,是姑娘变,变……我急得满头大汗,不知道为什么,一见到这个小丫头我就舌头发麻,变漂亮了!

好啦,大舌头的大木头,我们赶紧进宫,我家小姐有要事相商。笑笑还是习惯叫入墨为小姐。

本担心入墨出了什么事,一听如此,我方才放下心来,赶紧跟随笑笑入了宫门。你一个大男人为什么穿个围裙呀?一路上,笑笑好奇地问我。

接到飞鸽传书的时候,我正在家给娘亲做雪花丸子。

什么是雪花丸子?

就是一道潇湘地区的菜肴,把鲜肉剁成肉末,再捏成丸子,沾上发好的糯米在蒸笼里大火蒸,蒸熟后丸子晶莹如雪,故而称之为雪花丸子。

你一个北方爷们,为什么会煮潇湘菜呢?

我娘亲是潇湘人,她爱吃这道菜,我就特地去了湘菜馆学的。

哦,原来如此,看不出来你还是个有心的孝子呢!

……

这个小丫头的话可真多,回答她各式各样的问题真的比磨豆腐还要累呀!终于见到了入墨,身怀六甲的入墨丰润了,也更加美丽了,是一种近乎神圣的美丽,嗯,就像那观世音菩萨一般的美丽,她本就温柔,身为人母后更加温柔,眼神里总是发出柔和却能够洞察一切的光芒,她的一言一行,都让人如沐春风。得知入墨是要将我引荐给皇上,我却迟疑了一下,不知道为什么,我愿意为入墨走刀山火海,却不想攀龙附凤。所以我说,容我考虑一下。

入墨是非常善解人意的,她只是柔柔地叮嘱笑笑:去拿一些宫廷的甜品点心,让武壮士带回去给娘亲,老人家喜欢这等酥软的甜食,带回去给老夫人尝尝。你做的任何决定,我都尊重,静候佳音。

待我离开皇宫很远了,这等柔和清甜的话,还柔柔地在我的心湖里荡着涟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