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入墨香如故》第四十九章:精忠报国

待我从皇宫归来,细细思量几日,心情依旧彷徨。当年我还跟许义兄说如若好人不为官,岂不是让坏人为所欲为。然而,现在却……可能是和许义兄在一起久了,过惯了闲云野鹤的自由日子,入朝为官为将对我而言,只如枷锁,如若不是入墨的请求,我或许早就一口回绝。

在我迟疑不决的时候,我决定写信问问许兄:莲儿公主召我入宫为官,请问许兄意向如何?

信鸽迟迟未归,过了好些日子,许义兄的回信才到:

我在枫叶寺陪伴师傅,国家有难,匹夫有责,我不喜入朝为官,或许只是时机未到,如今入墨需要你,武弟天赋秉异,岂能如我一般白白浪费韶光?

看样子,许兄是支持我入朝为官的。

我正拿着信笺凝神,娘亲轻拍我的肩膀道:义儿,娘亲这几日发现你心事重重。我不管你现在怎么想,现在请随我去一个地方。

好的,娘亲!

虽然我不知道娘亲葫芦里卖的到底是什么药,但是娘亲让我去哪里,我就会去哪里。我赶紧招呼许义兄安排在宅里照顾娘亲的佣人安排轿子,当时娘亲和我就反对用佣人,但是这些佣人说,如果我们不答应,他们就没有地方干活,一家老小就没有着落,不得已留下他们。我心想,一旦我需要入宫保护入墨和笑笑,一旦出现什么状况,年迈的娘亲也不至于没有人照料,就让他们五位留了下来,四个家丁,一个丫鬟名唤小欢。娘亲总是让家丁们各自回家忙活,有什么重要节日才招呼大家过来,工钱照给。所以,一般每日只留了一个家丁,轮流值班而已,此刻要叫齐四个人抬轿,还需要等待一会儿。

娘亲挥一挥手:不必叫人,不远,我们走路过去。

娘亲说的不远,对我而言,确实不远,然而对于年迈的娘亲来说,却是吃力的。我有些不忍,更何况这冰天雪地的。我为娘亲披上风衣,娘亲说,再多带一点衣服。

小欢似乎非常懂得老夫人需要什么,一转身进了屋,抱了一个大大的包裹出来,家丁立刻轻车熟路的接了过去。

要这么大一个包裹做什么?里面是什么?

我睁大眼睛很好奇地问。

家丁名唤李杵的嘿嘿一笑:公子等会就知道了!

这老老小小到底在做些什么?我的好奇心一下子被调动了起来,我们一行四人,踏着厚厚的积雪走在京城的大道上,京城依旧是繁华的,就算是落了几日几夜的雪,商铺该开门的还是开门,饭店,服饰店,金银首饰店,当铺……等等,无一不落。只是,饭店的墙角下总是蜷缩着一些衣衫褴褛的难民,等到有剩饭菜被倒在潲水桶中,就一窝蜂似地赶紧扑过去,捡食那残羹冷炙。

娘亲不言语,只是往前走,很快出了城,寒冬腊月里,娘亲的脸上竟然有了汗,我心有不忍:娘亲要去哪里?何苦这么折腾,找个轿子抬你,好不好?

你不要管我,你看路边。

我顺着娘亲的手指看去,路边越来越多难民聚集,或背着行囊,或拖一个板车,几乎都是老叟孩童,薄衣破帽,在雪中互相依偎,瑟瑟发抖。

我惊得目瞪口呆,心如那厚重沉闷的云一样阴了下来:天啦,为什么一下子多了那么多难民,这些难民仿佛从地上长出来的一样。

或许是因为阴云暗暗,风雪飘零,挡住了我的视线,或许是因为我的心思全部在娘亲身上,一心一意搀扶她,我竟然现在才发现这些人。

看到我们一行人,我以为他们会一股脑儿围上来乞讨,未料他们一动不动,竟然是呆若木鸡般,可能是饿得太久,或者之前总是向出城的人乞讨而未果,所以大家竟然都选择了熟视无睹。

这是怎样凄然地人生,怎样无助的绝望?

我正准备掏钱给一位就近的老婆婆,突然一声婴儿的啼哭打破了这如灰天暗地的天空,老婆婆看到银子摇了摇头道:拿钱给我也没有力气去买东西吃,你不如给点吃的吧,公子!

小欢善解人意地打开随身挎着的一个小包裹,从里面拿出两个大大的馒头,递给了老婆婆。而娘亲已经应声去寻找婴儿了,在一个大木箱的背后,有位蓬头垢面的妇人正怀抱着一个襁褓。

我跟上母亲,快走一步,问道:大姐,你的孩子饿了吧,这里有馒头!

大姐竟然一声不吭,孩子又哭了一声,娘亲已经伸手过去,一把抱住了襁褓中的婴儿道:别问了,她已经冻死了!

我大惊,一探鼻息,果然!

婴儿被妇人牢牢地裹在前胸,妇人只穿了一件薄薄的汗衫裙,其他的衣物都围绕在襁褓周围,似乎要誓死保护孩子,令人动容。娘亲的眼泪,止不住地流下来,老泪横流,却不言一语,她只是把婴儿裹在自己的怀里,命李杵拿出一件白布,缓缓地盖住了那位妇人,妇人的身影立刻与雪白的大地融为一色。

夫人,雪下得更紧了,我们还是快点赶路吧!小欢催促道。

一路上,李杵都是有条不紊地给最需要的人送上衣物馒头,原来大包裹里尽是御寒的棉衣,毯子,干粮。很多稍许强壮一些的人,没有拿到衣物和食物,也没有抱怨,只是一路磕头道谢。

小欢清脆地大声说,稍等一下,大家,等会让人派粥过来啊!

娘亲抱紧婴儿,又在路旁捡了好几个失去了父母的孩童,我们一行人加紧了脚步,前面就是黄冈村,一个郊区最偏远破败的村子,之前我和娘亲居住的地方,许久没有来,这里还是老样子,只是我们之前住的小房子竟然休憩一新,拓宽了的新建设虽然朴素,却是宽敞,一进去跑出来一堆孩子,几位大嫂正在厨房烧火煮粥,孩子们叫唤着奶奶,奶奶,小欢姐姐……

娘亲吩咐一个正在哺乳期的大嫂赶紧给婴儿喂奶,又拿出好些银子,交代李杵去村上置办更多的棉被与食物。

我此刻才恍然大悟:原来娘亲老早就在这里建了一座孤儿院。真是我那如菩萨一般慈祥善良的娘亲啊!

我深感惭愧!

娘亲此刻才跟我说道:我想要说的,你都看到了,这,就是如今的中原,京城尚且如此,外地更甚。如果我们不驱除外敌,只怕朝廷会愈加羸弱,朝廷不举,百姓苦!

听到此处,那位奶孩子的大嫂眼泪簌簌地掉下来:契丹人、女真强盗烧了我们整个村落,烧杀掳虏,无恶不作,可怜我的孩子还没有满月就被他们摔死了,我的男人也被打死了,呜呜……

小欢递上手绢儿,安慰妇人:大嫂莫哭,伤心了对孩子不好,你看,你不是又有一个孩子了吗?

大嫂满怀爱怜地看了看怀中的孩子,点了点头,不再哭泣。

但是我的拳头已经握得咯嘣响:可恶的强匪!

我们派完了粥,终于在天黑前赶回了京城的家,娘亲累得直喘气,却没有立刻休息,只是跟我说:等你有了决定,过来我房中找我!

我说,我已经有了决定。

娘亲听罢,带我来到大堂,命我跪在天地祖宗的牌位下,命小欢拿来一枚大大的绣花针:你要记住,你入朝为的不是当官,而是为了黎明百姓,国家国家,没有国哪有家,我要你以后精忠报国!今天,我要把精忠报国四个字刺在你背上,你可愿意?

我对着祖宗磕了三个响头:我愿意精忠报国!

屋外白雪皑皑,屋内蜡烛滴泪,我赤裸着上身,让娘亲在我背上一点一点刺下了精忠报国四个大字,那一刻,我一点都不疼,我就像一只没有翅膀的鸟,突然被插上了羽翼,变成了一只需要展翅飞翔的大鹏。

次日,我写信给许兄:我愿意精忠报国!

然后,毅然决然地进了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