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入墨香如故》第五十章:大木头初入朝堂 张相国鹿宴嘉宾

49b2ea91jw1ewcr2lt1yjj235s35se82

武义进了宫,暂且做了皇上的贴身侍卫。最高兴的人,应该是笑笑了。

没有想到大木头穿上官服那么帅气!当武义第一次穿上侍卫服过来拜见入墨时,笑笑情不自禁夸道。

武义红了脸,一声不吭,呆若木鸡站在一侧。还是入墨替他解了围:进宫可还习惯?

回娘娘,习惯,只是……

但说无妨,请武兄直言,无论你如何称呼,都是我心中的兄长。

回娘娘,武义还是礼数周全道,我只是不习惯不能常见到娘亲!

你到底是习惯还是不习惯呀,大木头。笑笑依旧不依不饶。

哦,如此,我可以令人把老夫人接到宫里来。入墨赶紧贴心地说。

不,不了!娘娘,娘亲是绝对住不习惯的,只是允许我十天半月回去探望她老人家就好。

入墨轻蹙娥眉,若有所思,沉吟片刻道:你说得对!目前宫中局势紧张,皇上与我都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还是不要让老夫人身陷险境。至于你,只要想回去,随时回去,我让皇上赐你一块令牌,可以自由出入皇宫,若何?

那武义真是感激不尽!武义拱手。

武兄此话严重了,是我需要你的帮助。入墨柔柔地真诚地说,是我要感谢你答应我的请求。

落地亲兄妹,何必骨肉亲。娘亲让我精忠报国,更何况在我心中,早就把娘娘……把娘娘和许兄当成了家人,为了家人,岂能不全力以赴?!

难道我不是你的家人么?笑笑小声嘟嘴不满,但是清脆的声音还是让大家都听得一清二楚。

入墨回头莞尔,武义自知漏掉了一个人,心中惭愧:我也会把笑笑姑娘当成在下的亲妹妹一样!

哼!谁要做你的亲妹妹?笑笑娇嗔一声,我去泡茶啦,懒得理你!

她嘴上这样说,心里却是又高兴又难过,高兴的是这个大木头还是非常在乎自己的,难过的是,难道你只把我当亲妹妹看待吗?

……

宫内的日子看似波澜不惊,其实暗涛汹涌,入墨的胎儿马上就要足月,在这节骨眼上,无论有什么大事小事,都只能先按兵不动,不能打草惊蛇。

相国府。春节刚过的相府金碧辉煌,各色奇珍异宝装点着相国的书房,大堂,满园满院都是各地进献的奇花异草,虽然是皓雪皑皑,此刻相国院子里却是春光明媚,争奇斗艳!

那一日,相国正在偏厅款待一位商人模样的客人。这位客人满脸胡子,虽然汉人打扮,却分明是异族客。虽说此厅是偏厅,但是规模不小,主客四桌,主人相国,陪客张志,嘉宾还带着两位十分秀气的随从。有歌舞伎四人,乐师四人,歌舞伎都是来自百花楼的绝色佳人,动用的乐师则是宫廷的乐师,除此之外,张相国还命人当堂架起炭火铁架,烤了一只羊,一只兔,一只鹿,厨师们小心翼翼端上刚切好的肉侍候在侧。但见琥珀杯中盛满了嘉宾带来的葡萄佳酿,就着果木炭火烧炙的新鲜鹿肉,这些客人宾至如归,喝得十分尽兴。

一舞才罢,络腮胡客人就开始色性大发,对着领舞的佳人垂涎欲滴,这个小娘子真美!

牡丹,还不带人过去侍酒!相爷一声令下,四位美人诺一声,收起水袖,乖巧地坐了过去,络腮胡左拥右抱,两位标致的随从倒是不喜美人,手一挥示意不需要,其余的两位美人就悻悻而退。

四位乐师正准备也离开,张志却示意那四位同样标致的乐师过来侍候自己和相爷。乐师面露难色,为首的队长拱手道:启禀相爷,我等均是宫中皇上御用的乐师,只负责弹奏乐曲,不会侍酒,请相爷见谅!

张志酒杯一摔,琥珀杯立刻银光四射,锋利的碎片划破了队长俊俏的脸蛋,血涔涔地渗了出来,其余三人大惊跪下,请相爷饶命!

相爷不露声色:来人,斩了为首的那位,其余人等要想活命,还不赶紧过来侍候爷!

可怜为首的乐师就这样被拖了下去,剩下的三位乐师不得不陪侍在侧。

络腮胡客人道:相爷动了皇上的人,不怕皇上降罪?

相爷哈哈大笑两声:皇上的就是我的!如今的皇上就是泥菩萨,我可以供着他,也可以毁了他。

络腮胡似乎也没有想到相爷如此嚣张,张大了嘴。

张志抢着说:如今皇上的一举一动都在我们的掌控之中,嘿嘿……皇上身边那个倾世皇妃就是我们的棋子,如今皇妃即将诞下皇子,皇子就是我们的未来,以后我想挟天子以令诸侯也可以,取而代之也未尝不可?皇上不可怕,目前最有阻力的是那两位……

咳咳……相爷立刻暗示禁止张志。

张志噤声,尴尬地说,喝酒,喝酒,我再敬巫大哥一杯!

喝酒,喝酒,不醉不归。号称巫大哥的人也不是不懂察言观色的人,立刻举杯而尽。

张志要说的那两位有阻力的人物到底是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