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入墨香如故》第五十七章:滴血验亲

20120831024633_NEBBB上大夫朱洗此言一出,举座皆惊。入墨佯一扭头看了看皇后,但见皇后波澜不惊,座山观火,暗自思量道:本以为会是皇后和永王闹事,没有想到苏皇后棋高一着,竟然另找替死鬼。

入墨把眼神投向对面的张相国,此刻张相国应会站在自己这一边。果然,张相国十分激愤地站起来指着朱洗的鼻子骂道:好你个朱洗,竟然敢污蔑当今圣上,你有几个脑袋?来人,把这个狂妄的朱洗押下去!

皇上此刻还来不及说话,但见座下一片窃窃私语声,完颜王子和琥珀郡主更是面面相觑,不知所措。而年迈的太后早已气得喘不过气来,只是连连和声张相国道,还不快把这个欺君罔上的小人押下去斩了!

且慢!永王终于不急不缓地站了出来,此事事关我赵家王朝龙脉正宗,我这个不肖儿就算再无心插手政事,此刻也不得不管,八弟,你说呢?

八王爷看了一眼皇上,又环顾了四周。但见众臣中几乎有一半的人站了出来,臣等附和永王!八王爷不得不说,此事事关我社稷之根本,姑且不论朱洗所言虚实,此刻请御林军紧守洪德殿,不许一只苍蝇进来,也不许一直苍蝇飞出去,谁要是走漏半点风声,杀无赦!

还是八王爷想的周全!永王不无得意之色,却依旧恭敬地拱手向皇上作揖:陛下,恕臣不恭,为了堵住悠悠众口,还请陛下允许朱洗把话说完。

皇上此刻骑虎难下,唯有大手一挥:允!

张相国觉得事出突然,心知一定是皇后与永王联手搞鬼,此刻却也没有办法,只得静观事态的发展,心里却隐隐有些担心,这个上大夫一直温良恭顺,此刻却如此嚣张,看来是有备而来,并且撑腰的人还不少!

张相国厉声道,就请朱大人禀明缘由,如若是血口喷人,在贵宾们面前诋毁圣上,不但有损国体,更难安民心,这可是满门抄斩之罪!

朱洗闻言,额头汗珠不禁涔涔渗出,却不得不硬着头皮说:当年太后产子,生的本是一个小公主,为了争圣宠,受隆恩,太后不惜让人使了调包计,把一个男婴换走了自己的小公主,这个男婴就是当今圣上!

太后虽然早有准备皇后会泄露此事,还是惊得面色惨白,不能言一语。

你,你有何证据?可有证人?张相国亦大惊,心里想,果真如此?!难道我赌错了局?

当年参与此偷龙换凤一事的人早已作古,所以没有证人!朱洗硬着头皮回答。

太后本来以为朱洗会让皇后来作证,不料朱洗并没有搬出皇后,看一眼皇后,此刻也是做无辜不解状,似乎与眼前的事全无瓜葛。

他们到底在葫芦里卖什么药?太后想。

大胆!你没有证人,竟敢如此诋毁!张相国依旧用自己的权势撑着场面。

我虽然没有证人,但是有一计可以证实我所言非虚,只是,只是需要四王爷配合!朱洗拱手望向赵永道。

怎么配合?四王爷道。

大家也都等着看结果,朱洗越发胆子大了些,四王爷,或者八王爷都是正统龙脉,恳请出几滴血,让当今皇上来与之滴血验亲,如果皇上与各位王爷真是亲手足,必然会血脉相融,如果不相融,那么久证实了微臣所言!

没有想到这个朱洗竟然提出这样的要求,四王爷当然当即应允,此刻我若不答应,势必会欲盖弥彰,如何是好?皇上暗自着急起来,开始有些坐立不安。

传太医!四王爷已经开始召见太医。

皇上身后的武义开始替皇上捏了一把汗,太后也开始紧张,太医已经走上堂来。

微臣斗胆恳请皇上赐血验亲,以证亲白!四王爷与一众亲信们齐声恳请道。

眼看皇上、太后的脸色越来越苍白,皇后不仅嘴角浮现出了笑意,她应该是为自己的妙计喝彩吧!

正在这关键时刻,皇上也不得不撩开龙袍,露出手臂。太医一步步端着水接近,太后的内心此刻万马奔腾,暗自悔恨被算计在这万众瞩目当中。

且慢!一个温柔的声音坚定地响起。竟然是一直默默无闻的兰妃。只见兰妃怀抱着满月的澈儿,缓缓移步到堂前,与朱洗,四王爷对面直视道,你等竟然如此大胆妄为,在诸国嘉宾前如此放肆,圣上乃一国之君,岂能被尔等如此戏谑!既然你们一定要滴血验亲,我就赌上我和我怀中澈儿的人头,何必让圣上来屈尊滴血,澈儿乃我和圣上的血肉,就拿澈儿的血来验证吧!否则,你等如若验完了圣上的血,岂不是还不甘心,还要继续验我儿子的血,我堂堂中原大国的脸面何存?

兰妃质柔音美,却字字揪心,振聋发聩般吓得那朱洗脸红一阵,白一阵,一时间竟被唬得不敢吱声。

兰妃如此深明大义,微臣谢过。请皇上恕罪,稍安片刻,我们就依了兰妃之意,委屈一下小皇子。还是永王更圆滑世故,立刻接了兰妃的招,永王暗自思虑,你这假皇帝生的假皇子难道还能成真的不成,兰妃这是自己搬石头砸自己的脚,今天我们就从小的开始清算,赵永啊,你最后孤家寡人,还是逃不脱的!

其实在兰妃的话刚一落地的时候,皇上和太后都清醒了过来,大家暗自赞叹兰妃的急中生智,也缓缓地放下了悬着的心,毕竟兰妃可是赵家的亲骨血,兰妃的儿子当然也是赵氏的亲骨肉。当然,兰妃身世之谜外人是不知道的。

皇上应允了兰妃的请求,可怜我的儿,才满月就要受皮肉之苦,谁要是诋毁我赵氏江山正宗,我定要他粉身碎骨!

当太医刺破澈儿稚嫩的小手时,澈儿哇哇大哭,兰妃心疼不已,而皇后,永王正却暗自得意,可是,当澈儿的血落入瓷碗以后,不一会儿就与四王爷的血融为一体。太医道:融合!

四王爷,皇后大惊。怎么会如此?八王爷,借你的血一试!

八王爷很心疼幼嫩的侄儿,却不得不应允。

再试,还是融合!太医大声说,众目睽睽之下,有目共睹。

还不快快拿下朱洗,斩了这个小人!四王爷大怒,命人立刻把朱洗拿下,推出去斩了。

皇上饶命,皇上饶命……朱洗吓得三魂失了六魄,惨叫求饶之际,被御林军不容分说,出了洪德殿便被斩首了。

皇上恕罪!四王爷以及刚才一众要求验血的臣子们跪了一地。且看皇上如何发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