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入墨香如故》第五十八章:烟花不堪剪

皇上此刻心里比谁都明白,谁才是背后的推手。然而,在这样一个场合里,外邦齐聚,怎能窝里斗,自己乱了阵脚,当然是大事化小。

众卿家平身!皇上十分威严地说,是朱洗不知道听信了什么乱七八糟的谣言,扰乱了朝纲,如若兰妃与皇子不挺身而出,又如何证实朕的清白?尔等不过是为了我大赵的千秋万世着想,可以理解。此次就不再追究。

张相国此刻俨然忠心护主的大功臣一般,正色道:陛下!是可忍孰不可忍,朱洗这匹夫如何处置?

朱洗污蔑朕,本是诛九族的死罪。然而今日本是澈儿满月的大喜日子,朕不想大开杀戒。命刑部在七日后午门斩了朱洗,流放朱氏一门,全部贬为庶人。

谢皇上隆恩,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众臣皆跪叩恩完毕后,张相国请奏说,兰妃与皇子的册封还没有完成,皇上是否继续?

当然继续!此刻皇上雾散云开般开心,立刻大声说,传朕旨意,朕立澈儿为太子,加封兰妃为兰贵妃,立刻公布天下,与民同乐。

此时,皇宫内外早就准备好的烟花一齐绽放,映红了整个京城的天空。喜庆祥和的氛围几乎让人忘记了刚才的箭张弩拔,兰妃与太后相视一笑,笑笑更是开心地蹦来跳去。唯有那盛装艳抹的苏皇后,此时却如一朵纸做的牡丹花,面青如铁,毫无生机!

验血风波过后,宴会还是要继续。琥珀郡主和完颜俊王子此番被派遣来朝贺,都带着各自的目的。L国自婵媛之盟后,国力强盛过一段时期,但是越是风调雨顺之年,国力越发富足的时候,国家的内部就滋生了越多的贪婪腐败之辈,为了争夺更多的利益,权利集团往往会自动分化成数派,暗地里勾心斗角。如今L国分成了两大派,一派是耶律家族,一派是廖氏家族。可以说是原住民与外来客之间的纷争,内部纷争不断的L国日渐势微,而J国却愈发励精图治,日渐强盛,如今两国游走在中原大地,佯装示好,绝非真心朝贺,只是大家都知道饿死的骆驼比马大,中原这只瘦骆驼终究是不能被一口吞下的,不能吞下,就要好好利用,先打击其他的马再说。

好戏才刚刚开始,宫廷内外烟花漫天,京城一片灯火通明,人声鼎沸。或许是为了掩饰验血风波的失败,永王爷此刻显得更加谨小慎微,在太后与皇上面前小心翼翼,谦逊有加,与其他大臣亦是友好互动,看似和美异常。而真正开心的人恐怕就是张相国了,他举杯痛饮,是真的痛快,是顺心如意的畅快,于是把盏言欢,喜上眉头。相国之子张志身为禁军总管,此刻更是趾高气扬,本来是需要巡守在宫门各处的他,也情不自禁赶来洪德殿与重臣共饮同乐。

琥珀郡主和完颜王子先后为太子澈儿敬奉上贺礼,琥珀郡主带来的是一柄手制的弯刀,那是一柄十分精致的弯刀,刀鞘上镶满了红宝石,在灯光下闪闪发光。琥珀郡主双手呈上来的时候说:这是我的爹爹亲自命人特制的,算起来,我阿爹还是太子的舅爷爷,希望皇上和兰贵妃喜欢。

皇上本来就对这位琥珀郡主没有恶意,而入墨更是敬重女中豪杰,夫妻二人对舅爷爷送给孩子的礼物十分喜欢,开开心心命人接了过来,看到礼物倍受喜爱,琥珀郡主也不禁像个小女孩一样,撒娇地对眼前这位亲切的兰贵妃说道,听说贵妃酷爱兰花,我阿爹还特地在弯刀的手柄上镶嵌了一块兰花玉呢!

哦,果真如此!兰妃十分有礼貌地笑笑,舅舅有心了!因为抱着孩子,我就不打开看了。

说完,顺手把礼物交给了笑笑,先拿回去收好!

完颜俊王子一见琥珀郡主的礼物倍受喜爱,也赶紧命人把朝贺的礼物拿上来,那是一颗十分罕见的夜明珠,看上去价值连城,大家情不自禁啧啧赞叹,陛下万福,J国大王的诚心真实天地可鉴啊!

皇上和太后十分欣喜,命人熄了灯好好观赏。当殿内所有的蜡烛都吹灭了以后,正堂摆放的夜明珠宛如月光一般,柔和地着亮着整个洪德殿,所有人都惊讶得目瞪口呆,果真是绝世的珍宝!琥珀郡主一看自己的礼物被比下去了,立刻像个小孩子被抢了风头,闷闷不乐地她计上心来。

启禀陛下,珍宝如月色,如斯美丽,月下岂能无舞,小妹我不善舞蹈,只擅舞剑,可否与完颜王子比试一番?

琥珀郡主此言一出,皇上和大臣们面面相觑,大家一方面感觉很惊讶,惊讶这位美丽郡主的爱好竟然是武术,另一方面又有些为难,琥珀郡主与完颜王子都是客人,伤了谁都不好。皇上一时面露难色,他的确为这位表妹担忧,看王子的身形只怕是个中好手,纤秀的琥珀不一定是对手。

正在这尴尬时刻,兰妃走到皇上耳边耳语了几句。皇上立刻笑道,既然琥珀郡主有此雅意,我就来做东,做个游戏。首先让我来派一个人和完颜王子比试,赢了的再和武功盖世的琥珀妹妹比试,如何?

此刻的皇上并没有大国皇帝的威严,完全是一个家族哥哥哄小妹妹的语气,大臣们听了都说好。心高气傲的琥珀郡主被高看,自是开心。而完颜王子也能体谅皇上的苦心,更何况他这个草原上的男子汉,岂能容不下一个少女。于是他乐呵呵地说,好啊!但凭陛下吩咐。

皇上听了很开心,十分轻松地说,那我就派我的贴身侍卫武义来和完颜王子比试。武义,请出列!此次比试纯属切磋助兴,点到为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