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故事2:过客

108

我们都曾是别人眼中的一个过客,我们也可能成为某一个人的一生。

S城。新开的四季酒店,在十月一日国庆节,这个举国同庆的日子里,一场盛大的满月宴在这里举行。某科技公司的CEO王之言与太太柳蔷薇在一个月前喜获麟儿小王子,对于四十岁得子的王之言来说,儿子的弥月酒当然要选择在他认为最好的酒店里举行,而这一间新开的Four Seasons Hotel,据说是加拿大总部的著名设计师亲自操刀,低调奢华,最适合商务精英们聚会宴席。对于一家上市公司的老总,就算在节假日的旺季里,也不忘记提前包下整个西餐厅以及5、6层整层的客房。这一次弥月酒,从下午茶开始,到晚上的自助餐,无一不是精挑细选。刚从豪华的月子中心走出来的王太太,一袭得体的小红裙,高挽云髻,身形依旧纤瘦,除了脸蛋稍显圆润,完全看不出刚生完孩子。

“Rose,你是不是根本就没有自己怀孕,是否请人代孕呀?否则怎么会恢复得如此快,看这小腰……”王之言之前一起创业的合伙人陈君的老婆Amy举着香槟杯靠了过来,一手捏在柳蔷薇的腰上,瞥了一眼她怀中睡眼惺忪的小王子,开玩笑道。

Rose笑道:“您这是夸我,还是损我呢?我身上可是有一道华丽丽的剖腹产的刀疤,唉!做一个女人真的很难,做一个妈妈更难,做一个老板的女人更是难上加难。既要生儿育女,又要保持身材,我可是多吃一口都不敢!”

璀璨的水晶灯下,一张白皙的脸蛋上,闪烁着那一看就价值不菲的钻石首饰反射的光,竟然像爬了病态的白色斑纹一样,显得有些诡异。Amy一听这语气倒是诚恳,也就不再为难,只是提醒说,“你看,小王子都睡着了,送回客房休息吧!”

Rose低头一看眼中已经酣然入睡的婴儿,眼中满是爱意,流连忘返,仿佛在灯下细细欣赏千万珍宝似的,良久,才算看够了,头一偏,早就守候在旁边的保姆立刻像个善解人意的小宫女似的,接过襁褓上楼去了。

怀抱孩子像圣母,不抱孩子又像名模的柳蔷薇,此刻小鸟依人般依偎在个字并不高的先生旁边,一圈圈轮流与先生的客人交流致意。她的英文十分流利,嘴角总是上弯一个恰到好处的弧度,就算跟法国来的客人打招呼,也能用一两句法语,标准的优雅太太模样。

正在宾客皆欢之际,突然酒店响起警报声: 酒店六层失火,请大家紧急疏散。工作人员,酒店保安此刻全部出动,一时间整个西餐厅的客人全部都消失了,跟着工作人员的指引疏散到空地的王之言与柳蔷薇,惊魂甫定之际,才突然想起孩子正在6层的总统套房里睡觉。

此刻浓烟已经四处弥漫,整个城市都听得见消防车的鸣笛声,火势看来不小。柳蔷薇一想起儿子,立刻尖叫起来,张皇失措地要冲上楼去救孩子,王之言拦着她,我去!

不料一靠近酒店大门,就被工作人员以及消防队员拦住了:太危险了,我们的人已经在六楼救人了,请相信我们!

王之言只得作罢,搂着瑟瑟发抖的太太。一圈救助下来,困在6楼的客人陆陆续续安全抵达安全线以外,工作人员开始清点人数。

广播说,六楼的客人全部安全救下!柳蔷薇开始一路小跑去安置点接自己的宝贝,却发现根本没有婴儿被抱出来,王之言和她几乎同时咆哮起来:我们的孩子,我们的孩子在608房间!!!酒店的负责人一下子就懵了,这时一个刚从6楼下来的黑头土脸的保安立刻主动请缨,我去!人一瞬间随着话音儿消失。几名消防队员也随即又冲进了浓烟里。

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像几个世纪一样漫长,又像完全凝固了似的,柳蔷薇那一张优雅好看的脸蛋,此刻完全冻僵了,表情因为硬邦邦的,显得像个蜡人一样,虽然此时的S城还是穿短袖凉衫的季节。

等到婴儿被消防队员抱出来的时候,婴儿已经昏迷了,即刻送往了医院急救室,同时被送去急救的还有一个被消防队员直接拖出来的大块头,就是那个救人的保安,他的脸蛋被明火烧得焦糊糊的一片,手臂依旧是抱人的模样。

婴儿安全被救了,并没有什么大碍。但是那个保安却一直在重症病房里急救,柳蔷薇悬着的心终于落了下来:“老王,我们应该去谢谢那么保安。”

“你放心,我已经安排了人送钱过去,安排了医院最好的医生。”

柳蔷薇最后得知这名保安消息的时候,是在自己家的别墅里,60几寸的大电视里播报这本市新闻,一个酒店的保安舍命救人,最后的遗言竟然是:“我是家中的独生子,却没有结婚生子,我对不起我的父母亲!”这位保安是一名退伍军人,江西赣州人,曾经在1998年赣江的抗洪抢险中荣立三等功,今年38岁,名叫郑光明!

郑光明?!这三个字突然像三声礼炮一般震得柳蔷薇的耳朵嗡嗡作响,“是他吗?真的是他吗?”

电视上播出了一张他年轻时参军的照片,国字脸上,浓眉下的一对眼睛总是在笑,嘴上的胡子被刮得青青的,却难掩一种青春稚嫩的气息。

“是他!没有错。就是他!难怪他当年坏坏地自夸,我是不是长得像周润发?十年,一晃十年过去了,如果不是这次火灾,可能我在街上遇见他,也只当他是个陌生人。他也的确只是我生命中的一个过客,我从认识他到再也没有见过他最多就是半年时间。”柳蔷薇怔怔地陷入了回忆当中。有些人,有些事,只是暂时被存封,一旦开启那个落满灰尘的旧物匣子,往事依旧会浮上来,淹没整个眼眶。

2005年夏天,20岁的柳蔷薇再也不想在那个大学里呆下去了,不是因为她学业成绩不好,也不是因为她不爱学习,只是那个大学再好,她也只是一个自考生,自考生就算再努力,走在那熙熙攘攘的大学城里,依旧会抬不起头。很多和她一样的同学,来时信誓旦旦,雄心壮志,一段时间后,就会沉沦在恋爱里,在浮华攀比的都市中。而她,心中有愧,单身的母亲拼命送她读书,到头来,连个好大学也没有考上。就算如此,母亲还是把省吃俭用的3800块钱给她,让她去读自考。只要肯努力,都是一样的,妈妈相信你!到了学校里,交了学费以后,就只剩下600块钱,这600块要过半学期,柳蔷薇开始一边读书,一边在学校附近的餐馆打工两个小时,一个小时七块五毛钱,兼一顿免费的午餐。从此,校园里就多了一个身薄如之,心比天高的女孩。她5点半就起床跑步,一个女孩家家竟然敢在十月的C城依旧洗冷水澡,一是为了省下一块五毛钱一次的热水洗澡费,二是为了锻炼自己坚强的意志。这个165公分,却只有47公斤的女孩,最深刻明白的就是,自己从哪里来,想要去哪里,要怎样才能达成自己的目的。她不甘心待在农村,也不愿意重复自己母亲的命运。

“妈妈,你几乎没日没夜地干农活,为了送我读书,还在农忙之外去捡破烂卖,可是就算你为我披肝沥胆,这样的人生都是苦透了,不管是你,还是我,都苦透了!我要改变自己的命运。我要拯救你,妈妈!”柳蔷薇像个男孩子一样,常常在呵气成冰的早晨里跑步,洗冷水澡,吃一个五毛钱的馒头,然后顶着寒风第一个去教室上早自习,她很努力,很努力,在一年之内考完了两年的学科,并且六门功课都顺利通过了。对她来说,成绩越好,就越看不起同班同学,也看不起自考的老师。

“都太懒散了,只要有书,我自己自学都可以,何必在这里浪费妈妈的学费呢?”在决定离开C城南下打工的时候,她对唯一一位来送别自己的好友说。

很快,她就在D城一家大型的玩具厂找到了工作,任职外贸助理,这家台湾企业近5千人,福利看似很好,有独立的阅览室,独立的食堂,崭新的宿舍,薪水却低得惊人,每个月仅600元。她看上了人力资源部经理背后的那堵书墙。

“经理,您的书架真好看!”她看不见人力资源经理笔挺的西装,精致的手表,却一眼看中了他身后的书架。

没有想到眼前这个看似只有十七八岁的女孩子竟然对自己收藏的书感兴趣,人力资源部这位英文名叫乔治的经理显得很惊讶,他很欣赏也不无得意地说:“虽然你还没有拿到本科毕业证,但是以你的谈吐,胜任这个工作绰绰有余了,你的英文比试也通过了,来我们企业吧!我一直在为Vivien找一个得力的助理,虽然我们薪水不高,但是,但是,我们有一个很大很大的阅览室,那里的书比这里多多了!”

本来是为了赚钱而来的柳蔷薇立刻眼睛亮了,有很多的书看,而且是免费的,还有这个工作基本不需要加班,是在办公室的,何乐而不为呢?

“我愿意试试看!”

第一天上班,柳蔷薇就傻眼了,这位来自台湾的Vivien女经理直接要求从来没有摸过电脑的她在一周内学会五笔打字。为了能够尽快学会打字,别人下班后,柳蔷薇主动加班,三天内就学会了五笔打字,打字的速度甚至超越了已经入职一两年的同级别员工。

“Good job, Rose! ”这位说话嗲嗲、工作却十分严肃的台湾女经理竟然控制不住自己的惊喜,立刻奖励了小姑娘两块进口巧克力,“送给你吃,很好吃的耶!”

吃着醇美的巧克力,得到了上司夸赞的柳蔷薇心里甜滋滋的,她坐在自己的座位上,虽然只有几尺见方的距离,但是这里窗明几净,空调里的风凉爽舒适,在这间开放式办公室的正前方,就是Vivien整洁大气的办公桌,真皮靠背工作椅,大显示屏的电脑,君子兰花,hellokitty的小靠枕,清雅的香氛时不时飘过来,在这里可以自由自在用电脑学习,真的是太爽了!所以,别人一到下午六点下班时间就溜走了,而她却乐得呆在这里写稿件给厂报,学学财务工作人员才需要看的报表,有一天晚上近10点的时候,Vivien办公桌上的电话响了,当时办公室只剩下她一个人了,她楞了一会儿,还是没有接,但是电话有打过来了,看似很急的样子。她终于忍不住接了!

Hello!

对方说的是英文,柳蔷薇瞬间脸红了,赶紧青涩地回了一句:hello!很快,她就淡定的用英文流利地回答了对方的问题,原来是美国一个重要客户的留言。第二日,当柳蔷薇十分精准地向上司传达了美国客户复杂的问题之后,Vivien像捡到宝贝一样,眼睛瞪得又圆又大:“you are wonderful!Rose,半年过后,我一定给你加薪水!”

可是,半年过后,薪水的事情再也没有被提起过,柳蔷薇的工作却多到连吃饭的时间也必须控制在十分钟之内。工作多也就算了,有一天,Vivien的男朋友过来探班,当着Vivien的面惊讶地夸赞这个小助理:“好一个清秀佳人!”这位台湾绅士“色迷迷”地一句话立刻使得眼前这位小姑娘成为了Vivien心中的一根刺,柳蔷薇觉得自己在这里的日子必须要到头了。一个周末,她跑出去看看运气,看是否可以找到新的好工作,恰巧有一个四星级的商务酒店在招聘。招聘表格一路看下来,什么领班,前厅招待,商务部长,西餐干事等等薪水都在1200以上,柳蔷薇想想自己每个月少得可怜的600元,立刻心动了。她决定立刻去面试,就这样一个决定,造就了未来某一个人一生的回忆。

这个人就是郑光明!郑光明是被他的战友叫过来工作的,对于他们这些退伍军人,文化水平不高,退伍以后,找工作的标配就是保安,这位叫杨斌的战友是这个沿海城市的本地人,一退伍以后还算顺利地找到了工作,担任了酒店的保安部长,而他的内地战友们几乎连工作都难找,于是身在江西的郑光明就这样被战友物色了过来这个以酒店密集而闻名的D城当了保安队长。虽然同样是穿制服,但是当酒店的保安,总是给人一种看门狗的感觉。退伍以后的郑光明也不想在家务农,总得赚钱养父母吧,于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经常要露出八个牙齿的微笑迎来客往,碰到小混混搅场子的时候,还要流血流汗!

“这应该是我跟着杨队来的第三个酒店了!”站在酒店大堂巡视的郑光明,看着热火朝天的现场招聘会,竟然有些恍惚,“当年戴着大红花参军到部队,乡亲们多么器重我呀,送军的人一直到村外好几里。可是来到部队以后,摸爬滚打几年的兄弟们却在98洪灾中牺牲了大半,虽然自己退伍后啥也没有,只有一张落满了灰尘的三等功奖状,但是比起死在洪水里的兄弟,我还算是好的,不需要父母亲白发人送黑发人,那一次救灾真是惨! 像黄河一般浑浊的江水,如千万堵墙一样压过来,我们这些战友们一排排站成人墙去抵抗,真是以卵击石呀,许多战友连尸体都没有找到……”想远了吧,赶紧自己把自己拉回来,郑光明定定神,驾轻就熟地缓步在酒店周围,观察四周情况,大堂里新到的酒店总经理沙共聪,一个清瘦却精神矍铄的广东老头正亲自挂帅招兵,看来老总是想要大干一番事业。本来以为这一天就这样溜达溜达就过去了,不料我没有多看一眼,就只一眼就沦陷了:

一个一身黑衣的姑娘,像一只轻盈的黑色燕子穿过大堂,立刻映入了演练,但见她穿着紧身的黑色T恤,一双笔直的铅笔腿被一条同样黑的晴纶裤子包裹着,一头如瀑布般的黑色长发是唯一飘扬在空气中的曲线,因为她实在太瘦了,前胸贴着后背,实在是单薄。可是这样一个并不性感的女孩却立刻抓住了郑光明的心。她走路时那么轻盈,几乎是飘来的一样;她走近时,脸上是如玉一般的清冷,几乎不露声色;她的模样,看上去也就十七八岁,神情却如电影里的侠客,嗯,或者像女刺客一般高冷。

招聘会开始了以后,她的前面陆陆续续面试完了一些人,轮到这个女孩的时候,她竟然直接上去跟总经理说英文,把那个严肃得一塌糊涂的老头子惊艳得目瞪口呆。最后,老头子问她,”你难道就想应聘前台招待?”

此刻,她安静地点点头。老头子说:“我看你很适合做大堂经理,虽然我们还在筹备期,可能更需要人事助理,但是我想,你可以二者兼之!你能应付得过来吗?”

我看到她迟疑了一下,然后又是慎重地点头。

老头子明显乐坏了,“大堂经理薪水一个月1800,人事助理一个月1200,你可不可以现在就来上班?”

小姑娘不敢相信自己一般,终于露出了自己雪白的牙齿,粲然一笑:“好!”

总经理一边往自己脖子上摸自己的工作牌,一边向我招手:“那个保安,过来一下!”

我走了过去,之间这位向来板着脸的老总竟然摘下自己脖子上写着总经理职位的牌子,主动挂在姑娘的脖子上,对我说,“请先送这位未来的大堂经理去宿舍报到,别担心,我知道她现在没有工作牌,所以先用我的牌!”

是的,这个姑娘就是柳蔷薇!她甚至连大堂经理是做什么的都不知道,就被稀里糊涂地应聘上了。

这样一位优秀的姑娘,在酒店筹备期间,简直成了总经理最得力的一名助手,不仅要用中英双语给酒店写住店指南,西餐餐单,还要负责培训新来的前台招待,行李生,以及商务部的工作人员英文,直到后来她才告诉我,这是她第一次在酒店工作,我简直不敢相信她竟然做得那么好,我可是在三个酒店工作过几年的老员工。当然,除了英文好得不得了,她的付出也是巨大的,她的室友告诉我们,她常常握着《白天鹅宾馆》这本厚厚的酒店管理书读到天亮。

然而再优秀的人也有被批评的时候,酒店试业的第一天,所有工作人员都必须在7点集合,集合的时候总经理吩咐女性员工: “一定要化淡妆!”8点正式集合点名报数的时候,我看到了柳蔷薇,她刚刚处理完手上的文件,连早餐也没有吃。等到她列队的时候,我才发现她依旧是素面朝天。果不其然,柳蔷薇和几位素颜的女生被总经理狠狠地批评了一顿:“这里是酒店!是需要讲究礼仪与规格的所在,作为工作人员,化淡妆是对客人最起码的尊重!我三令五申,你们还是当耳边风,可见根本不懂得服务的意识。特别是大堂经理,你是酒店的门面,是代表我,是代表酒店的素质,怎么可以这样惨白着一张脸呢?统统给我罚站十分钟!”我看到柳蔷薇的鼻翼耸了两下,微微红的鼻头上,是一双略带委屈的眼睛。中午的时候,我赶紧去了一趟酒店附近的百货商店,挑选了一只最好的口红。

“大堂经理好!”我装作偶遇,和迎面走来的她在酒店的客房走廊打招呼,“以后,我们保安部是与您配合最密切的部门,您有什么事尽管联系我们的对讲机!”

“请多多关照!”她点了点头,露出一个微笑,才培训一个月,她俨然一位十分标准敬业的服务人员。

“您好!我是郑光明,也请多多关照!”我伸出了手,顺便漫不经心地说,“对了,提醒您一下,酒店工作人员一定要化妆,如果您是在不想化妆,也有点要擦一下口红!您擦了口红,沙老头子这个近视眼就能通过了!”

“好!我是柳蔷薇,谢谢您提醒我,郑队长。”她瞥了一下我的胸口的名片,莞尔一笑,终究还是个稚嫩的孩子。

她正准备离开,我叫住了她,“哎!这是一只口红,看您那么忙,肯定没有时间买,新的,送给您!”我不容分手,塞给她就走了。

柳蔷薇那么冰雪聪明的一个人,当然知道这位郑队长喜欢自己。虽然自己并不喜欢这位国字脸,脸蛋略显发福的粗人,但是也不讨厌,在几个月的工作接触中,倒也成了朋友。在酒店的工作虽然很受总经理的器重,却也因为太受总经理的器重而成为了某些人的眼中钉。可是,初出茅都的柳蔷薇只学会了发狠工作,敬业,努力学习,对于其他的人情世故却依旧知之甚少。有一天,她发现人事部有一位负责招聘的行政助理阳小姐,竟然利用职务之便,私自贩卖招聘表格给应聘人员,五元一张,全部收入私人钱袋,还走关系招聘了一些根本没有用的熟人,收受贿赂。当柳蔷薇在一次全体工作会议上反映这个事以后,总经理立刻开除了阳小姐。柳蔷薇本是就事论事,所以也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直到有一天,西餐总厨马先生竟然走到大堂来,皮笑肉不笑地对她说,“柳小姐,听说你很厉害哦,年纪轻轻就混到了这个台面,连总经理都听你的了!是不是我这个总厨也需要请你吃个饭呀,请问柳小姐喜欢吃什么菜,我亲自为你做!”

柳蔷薇惊了一下,“岂敢!”

“听说我们西餐厅那张漂亮的目录都是你做的,想必你是非常了解我们的菜式的,这样吧,明天下午三点,我请你喝下午茶,请一定赏脸!”听说这位有头有脸的总厨是被开除的阳小姐的男朋友,也是广东本地人,清瘦高大,眼神里有中令人害怕的冷峻。柳蔷薇是在人事部兼职的人,曾经做过一张工资表格,这位西餐总厨的薪水可是这家酒店内除了总经理以外最高的了,可见其地位非浅。

柳蔷薇心想,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是还是不要轻易得罪的好,于是应了声:“好!您客气了!”

没有想到第二天单刀赴宴,这位马总厨却真的做了好几道漂亮的甜点待客,客气寒暄了一番就回来了。

“都说酒店龙蛇复杂,真是虚惊一场!”柳蔷薇回来后摸着胸口说。可是,真是这样吗?

非也!郑光明心里最清楚。那一天马总厨找了柳蔷薇谈话后,杨斌大哥一见到我,就神色紧张地告诉我说:“老郑,你喜欢的那位柳小姐要完蛋了!她竟然得罪了马总厨,谁都知道马大爷可是东家的小舅子,也是这个城市里有名的厨界小霸王。”

”啊!”我大吃一惊,在酒店浸淫数年,期间的复杂厉害我是一清二楚,杨斌是什么人物,不会危言耸听,“我去找他!”后面传来了杨斌焦急阻止的一声“哎!”

在柳蔷薇单刀赴宴后的晚上,柳蔷薇值晚班的时候发现郑光明没有来值班,第二天早晨依旧没有看见他,柳蔷薇一看到和郑光明好到穿同一条裤子的杨斌立刻问道:“杨经理,为什么没有看到郑队长来上班呀?”

“这个傻冒为了你去找人拼命,现在应该正在宿舍楼下的小门诊输液吧!”杨斌似乎很生气的样子,气冲冲地说道。

柳蔷薇似乎感应到了什么,请另一个大堂经理替她值班,她急忙赶去小门诊。

他果然在那里。一进门,就看见小门诊大堂三张用来给病人躺着输液的竹藤椅上,中间那一张藤躺椅上孤零零躺着一个男子,眼睛闭着,似睡非睡,早上十点的太阳穿檐而过,斜斜地射在他的上半身上,柔和的阳光里,他乌黑的眉,修长细密的睫毛都上了一层透明的光晕,胡子也密密麻麻长满了下巴,看样子有两天没有刮胡子了。好奇怪的是,这样不修边幅的他,却因为安静地躺着而变得年轻好看起来,脸上那些因为平日里喜欢嬉笑而显露出的皱纹统统消失了,光洁而明亮在太阳下,高高的颧骨,厚厚的嘴唇,竟分明是一个帅哥的模样。他的左手打了绷带,右手挂着点滴,嘴唇似乎有些干。柳蔷薇在门诊的饮水机里用一次性纸杯接了一杯热水,正准备递给他。

背后传来他的声音:“你怎么来啦,柳经理?”

依旧是爽朗的声音,只是因为有些干儿略显沙哑。

“别说话!先喝点水……”柳蔷薇温柔地缓缓地把调好的温水倒入他的嘴里。

他似乎很开心,那种开心不是在浮在嘴角的,而是从内心的井底荡漾出来,眼波里都是感激与欢喜,“谢谢你!”

“你这个人怎么这样,我的事不用你操心,这一次是我要谢谢你吧!你说说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柳蔷薇峨眉紧锁,一点都不开心道。

“真没有事,就是警告那马太子,如果他胆敢动你一根头发,他的命就如我的手指,卡擦!”他还笑得出来,“谁叫你是我的好兄弟呢!”

柳蔷薇心想,还算你有点自知之明。不过经此一次,两人倒真成了好兄弟。既是同事,又是可以一起下班吃大排档的兄弟。柳蔷薇除了上班擦点口红,一身制服的她一下班就会扎起马尾,擦掉口红,换上牛仔裤与白衬衫,行事做派洒脱得就像个男生。她的休息时间并不多,晚上还要继续读自考书籍,所以总是忘记了吃饭,整日拿个苹果在啃。渐渐地,郑光明城了负责帮忙买水果的小弟。有一次大家难得出去吃夜宵,郑光明开玩笑地对她说:“小薇,你那么喜欢吃水果,水果钱都给别人赚取了,你说,我以后开间水果店好不好?”

柳蔷薇心里一咯噔,立刻红了脸,还好大排档光线昏暗,也就掩饰了过去,“你爱开什么店就开什么店,关我什么事?”

郑不再说话。气氛有些闷,还是杨斌主动敬酒,“喝,大家喝,我点了许多烧烤呢!”

柳蔷薇不喝酒,举着王老吉碰碰杯子,“我回去还要看书,先走了!”

她前脚一走,郑光明后脚就喝醉了,“杨队,怎么办?我一看到她,就喜欢上了她,但是人家是大才女,貌美如花,我实在是配不上啊,怎么办?”

“孬种,喜欢就不顾一切去追啊!”

虽然郑光明用一根断指的代价阻止了马总厨的报复,但是在低头不见抬头见的酒店里,柳蔷薇渐渐感觉到了敌对的势力,她下达什么上级的命令,总是被西餐部的人三番五次的拖延,甚至有人指着她的鼻子骂她:“你个黄毛丫头,算什么东西,敢来指挥我们,还不是拿着鸡毛当令箭。”

为了能顺利完成自己的工作,柳蔷薇没有少受委屈,也没有少得罪人,越是在酒店呆得久,就越发现这里的水很深,不是自己一个二十刚出头的人所能把控的。光阴荏苒,柳蔷薇来这个酒店工作也快一年了,总经理都换了两个了,但是她这个大堂经理兼人事助理,一直都在,这家酒店听说是三兄弟合股的,老板姓陈,曾经在酒店顶层见过一两次,因为换总经理后去汇报工作,老板似乎很赏识她,或许正因为如此,姓马的才不敢太嚣张去对付她。

“无论如何,我是要离开的!我想去找新的工作!”当柳蔷薇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郑光明呆住了,他很难过,既舍不得柳蔷薇离开,又觉得她真的不适合呆在鱼龙混杂的酒店。良久,他才缓缓地说,“嗯,你应该去更好的地方发展。下次我陪你去科技园找找工作试试看!”

郑光明知道柳蔷薇是个才女,却依旧没有料到,只陪她去了一次那个闻名遐迩的科技园面试,这位姑娘就被一家大型的以色列电子厂招聘为“sales admin”,很快会去香港任职,还来不及做好思想准备,这位黑衣小燕子就要飞走了。

送别那一天,郑光明亲自把柳蔷薇的行李箱送上出租车。车开出去了很远,柳蔷薇还发现那个略显发福的男子傻傻的站在马路上,D城的马路尘土飞扬,那个背影越来越模糊。

后来,在QQ上听前宿舍的室友说,“柳经理,自从你走了以后,那个郑光明依旧天天来给我们宿舍送水果,我们说你都走了,他说送习惯了,让我们留着吃。我们每天吃新鲜水果,都要感谢你呀。不过这个老郑,就是晚上爱喝酒,每晚下班喝醉了,就在楼下反复唱,小薇呀,你可知道我爱你……”

柳蔷薇有些眼眶湿润了,但是她很快就忘记了这些事,这些人,因为她的工作顺风顺水,她也遇见了一位心仪的男子,他们很快就要订婚结婚,时光飞逝,一晃就是十年,现在柳蔷薇的孩子都满月了。柳蔷薇抱着孩子,缓缓移步落地窗前,还是早上10点的阳光,庭院里翠竹摇曳,光影婆娑,游泳池的水纹荡啊,荡啊,荡得心湖也起了涟漪,突然就想起那个当保安的人,当年对自己说的话,我想去开一间水果店,当时自己在心里却是那么残忍:“我要的不是一个开水果店的人生,我要的是成功,有钱了什么水果买不到呢?”

你只是我人生的一个过客,却护我周全了一生。再次相见依旧是在酒店,我不知道你是否认出了我,你应该是认得的,柳蔷薇三个字,你为什么没有过来和我打招呼,你是因为我才去救孩子吗?不是,就算不是我的孩子,你依旧会去救的,一如当年,你和你的战友肩并肩,手挽手伫立在水中央,你的手也曾捞起许多孩子和老人,只是,为什么十年过后,你依旧是个保安,是你辜负了时光,还是时光和我辜负了你。

你,不应该只是一个过客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