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入墨香如故》第五十九章:脱颖而出

1418198588776

且说武义受了皇上的派遣,立刻恭恭敬敬出列道:微臣尊旨!

当武义从皇上背后的阴影里走出来的时候,他威武的身形,俊朗憨厚的外表配上藏青色的长袍,愈发显出一个体格强壮却不善言辞的人的可爱。笑笑都看得呆了,这个大木头果真是个耐看的人,宫中锻炼一些时日,稳重不减,风采倍添,真是可爱!

在下只是一个皇上身边一个小小的侍卫,还请完颜王子殿下手下留情!武义恭恭敬敬拱手,十分谦逊。

完颜俊一看此人身形就知是个练家子,心中已是提了一口气,再观此人如此质朴谦逊,更是感觉绝非俗辈。于是也十分敬重地说,中原人杰地灵,处处都是前辈,还请前辈多多赐教。

两人开始对峙,一个是沉稳庄重的中原大汉,一个却是彪悍中略带青涩的草原高手,场面已是好看,没有想到两人比剑时更是精彩,众人都被一场高手的过招深深吸引了,无一人言语,只闻得刷刷的剑气,透着丝丝寒意,在夜明珠下眼花缭乱。

看了一会儿,依旧难分伯仲。大臣们开始对陛下的侍卫刮目相看,这个侍卫好像是新进宫的,眼生得很,不曾见过,没有想到武功如此了得!大赵朝中自古都是文官多武官少,这些文质彬彬的文官们虽然只能看热闹,但是身为大将军的万均却是大吃一惊:此人的武功绝对不在我之下!皇上什么时候纳得如此人才?

此时的张相国和儿子张志正意兴盎然,酒意正浓,对于禁军总管张志来说,观武的确也是一大快事,所以几乎目不斜视,不料才看一会儿,他就觉得有些不对劲儿,到底是哪里不对劲呢?

爹,这个侍卫我好像见过!他小声地在相国耳边说道,神色凝重起来,酒洒了出来也不自知,侍女急忙过来擦拭台面。

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你是禁军总管,常常围着陛下转,肯定对陛下的侍卫眼熟啦!张相国没有想到自己的儿子失态到洒了酒水在自己的衣襟上,引来旁侧大臣斜视,不禁不悦。

不是这个意思,这个侍卫我曾经在宫外见过,还交过手,还记得不,爹,上一次考武状元,有个高手差点打败我!张志如此一说,张相国才猛然认出了眼前这个侍卫就是和自己儿子争夺状元之人。

你不是已经解决了这个人吗?一想到自己家的仇人此刻就在皇上身边,张相国开始闷闷不乐起来。

说来话长,爹,回家再与您详叙!

好!好!!……在几十个回合下来以后,完颜王子已处于下风,皇上和众臣子们情不自禁鼓掌喝彩,那个琥珀郡主更是看的目不转睛,果真是个武术迷!笑笑笑得合不拢嘴,唯有兰贵妃和太后依旧很淡然。深谙武功之道的永王爷却也忍不住暗暗称奇,这个武义天赋秉异,高深莫测,如若不是他有意让着完颜王子,恐怕完颜王子过不了三招就要败了。

在快一百招的时候,完颜王子败阵已经事成定局,王子俊俏的脸上涨得红扑扑的,显然已经尽了全力,陛下,我甘拜下风。

承让,承让!武义拱手还礼。

大木头赢啦!笑笑转了一个圈,没有想到大木头武功如此了得,下次我也要跟他学武,笑笑在入墨的耳畔说道。入墨做了一个嘘的手势,笑笑才按捺住激动的心情,观战不语。

琥珀郡主看到完颜王子被逼得满脸通红,此刻同样身外外邦使节的她不禁开始为王子打抱不平,让我来试试,武侍卫,请吧!

请郡主手下留情!

郡主的武功,虽然力道稍弱,但是舞起剑来,却得天独厚,灵动飘逸,一招天女散花,水中捞月,二月剪柳,小荷轻立……看的人眼花缭乱,大块头的武义只能笨拙地躲让,显得有些吃力起来,郡主愈发意气风发,乘胜追击,不到三十招,武义拱手认输,郡主乐得花枝乱颤。

请陛下恕罪,微臣舞惯了大刀,比剑实在不是郡主的对手!武义半跪于殿前请罪。皇上说,武义平身吧!本就是舞剑助兴,不在乎输赢,朕要嘉奖郡主,也要赏你。

郡主得到认可和赏赐,欢欢喜喜,永王爷却更加担忧起来,满腹心事,一点胃口都没有了,他看得出这个武义是个真正的高手。一个真正的高手才可以让自己输得不露痕迹。他看了看万钧大将军,发现万大人也是惊讶不已,想必和自己一样已经看出了端倪。皇上有此人,如虎添翼呀!

完颜王子此刻也是闷闷不乐的,本以为是为了取悦郡主而假败,不料却成了真败,想自己堂堂一个草原上的王子,竟然真的比不上皇上的一个小小侍卫,可见这中原果真是卧虎藏龙。

王子的脸色全然被皇上和入墨看在眼里,他们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唯有威慑了王子,才能让J国心悦诚服与之合作。

武义不鸣则已,一鸣惊人,这绝对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出场。皇上对入墨才华的佩服又加深了一些,想想入墨才是真正的龙女,只可惜是个女儿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