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真勾引,认真失身

p37508191

当我再见到她时,我想,这一次,我是不会放过她的了!

 

原来是你,清珂!

 

齐老师好!好久不见。

 

你们认识?单之蔷惊讶地合不拢嘴。

 

我们当然认识,甚至比认识你还要早。三十岁的清珂卓玛竟然像个小女孩一样调皮地做了个鬼脸,她的喜悦溢于言表。

 

单之蔷看看我,突然扑哧一下,左眼一眨,凑到我耳边说:她就是你那个才胜文君貌若西子的初恋?

 

我赶紧重重地拍了一下他的肩膀,纠正一下,是暗恋!

 

好,好,都一样!

 

什么都一样?那个换上了藏袍的姑娘,头一歪,凑过来接话,结好的小辫子像一束花一般划开一个美丽的圆,简直甜到我的心里。没有想到她穿上民族服饰更是如此楚楚动人,我没有喝酒,心脏就已经开始扑腾扑腾跳得厉害了。

91c07837d664eb3a643a707fb7cc3be8

我赶紧解释:小清珂,是既然我们三个都认识,那么早认识,晚认识都一样,一样是好朋友!

 

佳人莞尔一笑,看我们,以及我们的车在阴云密布、北风呼啸中冒着热气,突然冒出那么一句:我是一个在黑暗中大雪纷飞的人哪。

 

你再不来,我就要下雪了!我随口就接上了,笑意盈盈地看着那个我心爱的姑娘。

 

原来你也喜欢木心!!我们几乎是同时这样说。这样的默契让单之蔷隐隐吃醋,你们多少年没有见了,八年?八年不见还这么默契,唉!哼!

 

哈哈哈哈……曾经那个我眼中看似柔弱的姑娘一旦回到草原上,立刻就成了爽朗的卓玛,她笑得很大声,我们的笑有种神奇的魔力,似乎可以穿透这阴郁的天色,似乎可以加热这零下几度的寒气。

 

一说到寒气,还真是,才刚到的我们,竟然自顾自聊天了那么久,清珂赶紧说,天快黑了,车就停在这里,快走几步,爬上这个坡,就可以看到我家了,爸妈烧好了火,煮好了肉,为诸位接风洗尘。

 

我们停好车,跟着清珂开始往上走,一条小小的上坡路,鹅卵石铺就的,上面一层薄冰,两边是光秃秃的树丫。

清珂一边走,一边自顾自地说话:你们没有早点来,都快过农历新年了,要是早点来,这里的柿子树结满了柿子,一排排挂满了小红灯笼,好看极了!

 

沿路好几户人家,家家的屋顶烟囱里冒着乳白色的雾气,有酒香,有奶香,有菜香……这样的人间烟火,对于冰窟窿里驾驶行走了一两百里的我们来说,简直迷死人了。有裹得严严实实的婆婆出来倒水,清珂甜甜地叫人家阿婆好,阿婆忙说,小卓玛,来客人了呀,来家里喝酒!

好的叻!

我以为清珂只是客套,没有想到,她真的就蹦跳着跑进了人家家里,端出来两碗热腾腾的青稞酒,阿婆也跟着出来,还是两碗酒。

来,来,来,各位客人,这是我们这里家家户户纯粮酿造的酒,干一个!

我当然知道,青稞酒嘛!在敛财君家里就没有少喝,这隆冬里喝,暖着呢!来,先给我一碗!单之蔷手快,立刻抢过一碗一饮而尽,阿婆好生欢喜,眉眼皱成花,笑嘻嘻问道:味道不错吧!
好着哩,我和摄影师小王也是一人一碗一饮而尽,大家双手捧着空碗谢过阿婆,阿婆看我们的样子就像看自己的儿孙般温暖。

没有想到清珂也喝完了!我今日对她可是刮目相看,明明是旧相识,却又有第一次见的新鲜。她的模样有些些成熟了,纯真没有变,眼眸少了一些青涩,多了一份温柔,少了一丝活泼,多了一份坚毅。

路过的几户人家,看到我们的,都亲切地跟我们打招呼,单之蔷说,这样亲切友好的乡邻,在我的记忆中,只有很小的时候湖南老家才有,没有想到这里依旧保存着如此美好的民风。

 

清珂和我肩并肩了,她听到单之蔷的话很开心,但是她却对着我笑,然后说,齐老师,你知道我最喜欢木心那首诗吗?

 

我看着她认真问我的模样,脑海里迅速搜索木心的诗句,此情此景,是那一首诗比较贴切呢?

 

我想到了!四十几岁的我竟然像个急于要表现的小男孩,赶紧说,我想到了,是:

b4c6b7af9b37636135c6b17318981d0f

记得早先少年时

大家诚诚恳恳

说一句 是一句

清早上火车站

长街黑暗无行人

卖豆浆的小店冒着热气

 

清珂的眸子亮晶晶的,也大声跟着我朗诵起来:

 

从前的日色变得慢

车,马,邮件都慢

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从前的锁也好看

钥匙精美有样子

你锁了

人家就懂了

 

我们念完的时候,已经看到清珂的阿妈和阿爹在门口接了。这一次的旅行,能够再见到她,八年后的我们,竟然喜欢同一个大诗人,这是多大的惊喜。

 

我们进了清珂的家,桌子上已经摆满了各色菜肴,有腊肉,有鲜美的羊羔肉,还有各色风干的菌类煲的汤,干笋子炒的腊肉,还放了红艳艳的辣椒,来自湖南的单之蔷早就忍不住大快朵颐,一边吃,一边幸福地感谢清珂的爹妈:谢谢叔叔阿姨,让我们吃上了过年的味道呀!

 

他吃得正欢,我却含情脉脉端起酒杯要敬酒给他。

 

之蔷,来,我敬你一杯,真的非常非常感谢你!

 

一直被我戏谑为”萧大美人“的单之蔷差点噎住了,愣愣地看着我一本正经给他敬酒,兄弟,你没有冻感冒发烧吧!我有什么值得你感谢的!

 

别啰嗦,快点,干一个!我佯装生气了,给他满上一碗青稞酒。然后举碗到额前,郑重地说,这一碗我先喝,感谢你!感谢你来青海,也感谢你带我来这里。

 

我心里在想什么,单之蔷想个几秒还是能懂的,他笑了,好的,好的,你是要感谢我!

 

我们俩一炸一愣,把清珂看得迷迷糊糊的。她也举起酒杯说,没有想到我认识单老师,单老师认识你,齐老师,而我又是齐老师早年的属下,真的是太巧了,来,为了这个缘分,干杯!

 

单之蔷但凡喝了酒,就会秒变诗人,他来了兴致,竟然重复我们之前在门外念的木心诗来揶揄我们两个:

 

我是一个在黑暗中大雪纷飞的人哪

你再不来,我要下雪了

 

家常小酒,佳节菜肴,三五知己小聚,还有比这更美好的时光么?不知道多久,宴席已经撤去,只留下了几碟下酒的花生米,酱菜,窗外果然飘起了鹅毛大雪。

 

清珂的脸蛋红彤彤的了,不知道是火炉热的,还是喝酒喝的,亦或是被单老师的话羞红了脸。因为在饭桌上,我和她已经大致交代了彼此的这八年是如何过的,八年前,我们错过,没有想到,八年后,因为生意场上的过错,我们又有了交集。

 

当我得知她并没有结婚,她至今依旧孤独一个人时,竟然油然而生一种要感谢老天爷的感觉。这一年的不幸事多到像天上的星星,但是清珂的再次出现就宛如月亮登场,她给到我那一瞬的幸福简直要让所有的星星都黯然失色了。

 

清珂,你知道不知道?听到你还是单身一个人时,我真的好开心,我在想这一定是老天爷给我的第二次机会。饭席上,我的话不多,但是我的心里早已如窗外的鹅毛大雪,絮絮叨叨,高兴得没完没了。

 

我们继续谈诗,谈酒,从唐宋到当代,我们爱李白,也爱木心。想起前几日在自己家里喝酒,都是单之蔷喝多,我陪侍,而今天老夫我聊发少年狂,酒一杯又一杯,大呼萧大美人倒酒,清珂傻乎乎地看着我一边饮酒,一边朗诵诗词,宛如当年那个托腮凝视我在江东的少女。

 

来,齐老师,我给您倒酒。她提壶过来,弯腰间呼出的热气痒痒地挠动着我澎湃的心,我和她的脸蛋隔得如此近,她脸上的温度似乎都可以感觉到了,我一把抓过酒壶,坐,清珂,叫我齐敛就好,不要叫老师。

 

对,叫什么老师,就叫他敛财君。单之蔷趁机起哄。

 

清珂只是抿嘴一笑,眼神意味深长,好吧,齐敛兄!不把你叫老了,毕竟我也不小了,过完年,我就三十一啦。

 

傻丫头,你知道吗,比起你青春年少的稚嫩模样,我更爱你现在些许成熟的容颜。你如今的天真,是阅尽繁华后的澄澈,你如今的豁达,是失去过受伤过的珍惜。如果当年二十二岁的你是一条毛毛虫,那么现在的你才是一只斑斓美丽的蝴蝶。

 

千言万语,我不知道如何说,我只知道再也不要错过,再也不要将就,再也不想要失去了。

 

清珂,你说了你最喜欢的木心的诗,你知道我喜欢木心那首诗么?

 

嗯,我猜猜!她半托腮,微翘嘴角,对着红炉煮的酒,凝眸,长扇似的美睫在木板墙上投下剪影,美得无声无息。

 

我不用猜,我知道!又是那个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单之蔷。看他一脸坏笑,我就知道没有什么好话,正着急间,清珂立刻雀跃起来,单老师,你快说。

 

那我可就说啦!咳咳,咳咳,他清清嗓子,故作轻声地说,我小声点啊,免得惊动了叔叔阿姨。

 

从前的人,多认真

认真勾引,认真失身

峰回路转地颓废

 

听到认真勾引,认真失身时,我尴尬地惊出了一身冷汗,不料清珂却扑哧一声笑了,这首诗也太可爱了吧,嗯,我也喜欢的!

 

我长吁一口气,你说错啦,萧大美人。不是这首,是另外一首!

 

摄影师小王也忍不住插话了,怎么感觉今晚变成了木心的诗歌朗诵会呀!

 

快说,齐敛兄。清珂亮晶晶的大眼睛看着我,我说,好,我先再喝一口酒。美人来把盏吧!萧大美人果真装模作样,扮成小乔低眉垂首,半跪着在我的左侧,给我斟了酒。

 

我简直是拼了,都说诗酒趁年华,如今美人(美人当然是清珂)就在眼前,美酒落入喉咙,就算只有三分胆,此刻也长到了七分,不管了,要借机表白:

你的眉目笑语使我病了一场

热势退尽,还我寂寞的健康

如若再唔见,感觉是远远的

像有人在地平线上走,走过

只剩地平线,早春的雾迷蒙了

……

一向静默含蓄的摄影师小王也忍不住了,这个闷骚的天蝎男,在我含情脉脉朗诵完后,竟然叫嚣着:我也有一首最喜欢的木心的诗,不过读这首诗必须要开窗观雪。

 

在零下12度的凌晨,一屋子的文艺中年竟然不反对,萧大美人说,干脆出去外面观雪吧。

这个坑爹的提议竟然一呼四应,全票通过。我们披好外套,起身,推开木门出去,屋外已经是两尺厚的深雪,踩上去吱吱喳喳地响,万籁俱寂的夜晚啊,白色的大地宛如自带月光,银白一片亮堂堂,轻盈而美丽的大鹅毛还在漫天飞舞,大家越走越远,竟然出了院落站在了小山坡顶上,小王说,到这里我就可以大声念了啊:

 

我的情欲大

 

  纷纷飘下

 

  缀满树枝窗棂

 

  唇涡,胸埠,股壑

 

  平原远山,路和路

 

  都覆盖着我的情欲

 

  因为第二天

 

  又纷纷飘下

 

更静,更大

 

我的情欲

 

哈哈哈哈,大家笑作一团,没有想到平日里斯文静默的小王如此闷骚火辣呀!

 

我怕清珂冷,赶紧解下自己的围巾给清珂盖在头上,单之蔷说,别,兄弟别遮头。系在脖子上就好。

 

为什么?

 

因为这么大的雪,你们俩走一走,就会白头啦!

 

清珂的脸色看不大清楚,但是她竟然害羞地低头转身跑回了屋子,我在后面看着她的背影,在漫天飞雪里暗暗起誓:这一次,我一定不要再错过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