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有味是清欢

——浠水大小王共饮一杯绿杨桥糯米封缸酒的爱情故事

引子

细雨斜风作小寒,淡烟疏柳媚晴滩。

入淮清洛渐漫漫,雪沫乳花浮午盏。

蓼茸蒿笋试春盘,人间有味是清欢。

——苏轼

在这阕词里,苏东坡在旁边写着“元丰七年十一月二十四日,从泗州刘倩叔游南山”,原来是苏轼和朋友到郊外去玩,在南山里喝了浮着雪沫乳花的小酒,配着春日山野里的蓼菜、茼蒿、新笋,以及野草的嫩芽等等,然后自己赞叹着“人间有味是清欢!”

这首词是笔者最喜欢的苏轼词之一,它清新淡雅,却因为那一句“雪沫乳花浮午盏”而有了微醺的气息,让已经清冷的十一月不再寒冷。这雪沫乳花是什么呢?可能很多人不知道,其实就是中国最古老的饮料——糯米酒啊!

本文讲的就是黄冈浠水县糯米酒品牌绿杨桥的故事,这个品牌与苏东坡的渊源,就如东坡词与酒的关系一样密切。

经历几多波折,旧酒重香好事多磨

2016年的10月21日,笔者驱车赶往浠水县,亲自拜访了绿杨桥糯米封缸酒品牌创始人王进先生,探寻这个知名特色品牌酒背后的故事。

在浠水县,人人都知道有个老牌国营酒厂——始建于1952年的浠水天宝酒厂。

忘掉林丹这个渣男吧,世界上最好的男人最好的爱情在这里!

王进,1967年生于浠水县,可以说几乎是闻着天宝酒厂的酒香长大的。在笔者采访他时,他回忆说,“记得小时候外公、父亲都非常爱喝天宝酒厂生产的酒,只要是有什么喜事、大事,一定要买来喝。特别是冬天,屋外大雪纷飞,围着火盆,吃着炉子锅,温一壶酒,就幸福得冒热气。有的时候一高兴,还会让没有桌子高的我小饮一口。这个时候,母亲就会给我热一些度数不高,还有营养的糯米酒。外公和父亲就会打趣母亲,说她自个儿也爱喝。妈妈不语,只是笑。果真,等糯米酒温好了,妈妈一口,我一口,母子二人微红了脸。一家人在火炉旁聊天,真的好温馨。”

忘掉林丹这个渣男吧,世界上最好的男人最好的爱情在这里!

小城的时光,总是悠长而静美。门口的老树长了新的枝丫,当年的伯伯婶婶,现在白了头发,变成孩子们眼中的外公、奶奶,天宝酒厂上空氤氲的浓郁酒味依旧,一阵阵飘进炊烟袅袅的百姓家。酒香的熏陶下长大的小城人,都对这个本地天宝酒厂有了一种儿时记忆的情结。

时代发展得很快,许多的高楼建了起来,许多品牌的时间的海洋中浮沉,一些兴起,一些消亡。2002年,天宝酒厂由国营开始向股份制过度,历经三年的改制,最终以失败告终,酒厂不得不在2005年关门。酒厂倒闭后很快被一个武汉的商人买了下来,但是这个商人买下酒厂后却没有继续做酒,而是把仓库的产品卖空,基酒原酒都被卖了,最后连那些做酒的设备也卖了,原来醉翁之意不在酒,这个老板只是看中了这块地而已。王进回到家里,跟父亲感叹:唉,再也闻不到我们熟悉的酒香了。父亲也很不习惯,大家都不习惯,可是又无可奈何。

忘掉林丹这个渣男吧,世界上最好的男人最好的爱情在这里!

2010年,王进在废弃的天宝酒厂门外看到酒厂又要转卖的告示,人到中年,事业有成的王进动了把酒厂买下来的念头。他的这个想法,得到了家人的鼎力支持。王进说:“这些年我们都在代理别人的品牌,挣得再多也是过眼云烟,多年以后谁还记得?我们要打造浠水人自己的品牌,只有传承下去的精神财富不会湮灭。”夫妻俩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万事开头难。王进夫妇2010年接管酒厂后,正式命名酒厂为浠水新天宝酒业有限公司。而此时的天宝酒厂,其实只剩下一个躯壳,百废待兴。硬件还好说,可以再买新的。人才的流失,品牌的衰落,发展给予的错过,才是最可怕的。如何收拾烂摊子,重振雄风,是王进夫妇的首要目标。

好在夫妻二人都是真心爱酒之人,夫妻同心,其利断金。他们买回全新的酿酒设备,请回酒厂尚健在的老师傅,潜心重塑天宝品牌。从2010年到2014年,是最艰辛的四年,王进夫妇做得非常辛苦。完全是不计成本的物资与精力投入,做酒是需要等待积累的,来不得半点虚假,但耐得住性子的积累,总会带来意外的惊喜。

“嘘,别开灯,会打扰到这些酒的!”

忘掉林丹这个渣男吧,世界上最好的男人最好的爱情在这里!

在朋友们口中,新天宝的掌舵人是从不分开的“大王小王”。王进是个国字脸的憨厚汉子,王小芳不施粉黛,却光洁如月,一脸干净明朗的笑容。笔者要给王进拍照的时候,王进一脸拘谨,还是在自己爱人的指挥下站好,非常腼腆。但是,你一跟他说起酒的话题,他立刻就像通了电的灯,浑身都是光泽与热度,那种掩饰不住的热爱,让他变得如此自信。

忘掉林丹这个渣男吧,世界上最好的男人最好的爱情在这里!
忘掉林丹这个渣男吧,世界上最好的男人最好的爱情在这里!

王进特别介绍了新天宝旗下的品牌绿杨桥糯米封缸酒,这款酒以本地上等糯米“三粒寸”为原料,取当地“天下第三泉”泉水,采用民间传统工艺,经糖化发酵封缸陈酿而成的黄酒。

至于“绿杨桥”品牌的典故,不得不说苏东坡。元丰五年(1082)三月,当时苏轼被贬谪黄州。一次夜饮后醉卧于溪桥之上,醒后被山光水色的澄澈清净所陶醉,在桥柱上留下一首词:照野渳渳浅浪,横空隐隐层霄。障泥未解玉骢骄,我欲醉眠芳草。可惜一溪明月,莫教踏破琼瑶。解鞍欹枕绿杨桥,杜宇一声春晓。而苏东坡醉卧的桥就是现在浠水县城的一座桥,他当时饮的酒就是浠水传统的糯米封缸酒。

忘掉林丹这个渣男吧,世界上最好的男人最好的爱情在这里!

忘掉林丹这个渣男吧,世界上最好的男人最好的爱情在这里!

该酒呈“黄褐色”,具有香气浓郁,酸甜醇和的独特风味。“大小王”带领着我们行走在幽静而芬芳的酒厂小道上,随处可见大大小小的酒坛子。进发酵车间前必须换鞋换衣戴帽子,洗净双手,这个车间布满了能装600斤左右的发酵陶缸,里面装着正在发酵的糯米酒,酒糟中间沉淀出的酒还在冒着泡泡。

她们还在呼吸呢!

接下来是储存车间,这里一排排整齐的大酒坛,里面封存的都是已经沉淀出的酒水,王小芳轻轻揭开一个坛子,对笔者说:喝喝看,这是我最喜欢的糯米新酒,封存的不够老,却有独特的米香,我个人很偏爱,上次配上大闸蟹简直是太完美了!

忘掉林丹这个渣男吧,世界上最好的男人最好的爱情在这里!

王进用勺子舀出一小勺放在杯子里给我们品尝。甜如香槟,米香夹着酒香,温柔又有点力度,恰到好处的暖人心田。

虽然此刻房间阴暗,这杯酒依旧发出了美丽的琥珀色泽,笔者试饮一口:非常醇厚,很有回味。

因为光线有些黯淡,笔者因为要摄影而想开灯,想把这些酒拍得更好看些,不料一向豪爽好客的王小芳却赶紧摇头说:嘘,还是不要开灯了,这些酒都还在继续发酵,开灯会影响温度,会打扰到他们哦!

她发自内心的爱酒如子之情此刻已经深深感染了笔者,至于照片好不好看又有什么重要的呢?我们愈发尊重这样一颗匠心与爱心。

为了做好这一坛酒,王进王小芳夫妇又做了那些工作呢?

忘掉林丹这个渣男吧,世界上最好的男人最好的爱情在这里!

忘掉林丹这个渣男吧,世界上最好的男人最好的爱情在这里!

忘掉林丹这个渣男吧,世界上最好的男人最好的爱情在这里!

首先,原材料很重要。糯米酒的原材料糯米必须是本地产的最好的糯米“三粒寸”,要绿色无污染种植,纯糯米纯粮发酵,发酵完过滤后还要封缸一年,周期必须足够长。

其次,古法发酵手艺需要传承。王进夫妇十分重视人才的培养,为此还特地把原来酒厂的老厂长请来传授技艺。这个老厂长可是一生都在做酒的。重新回到心爱的酒厂后,他非常敬业,常常是半夜三更爬起来,去看这个酒的温度是不是恰到好处,简直把酒当成了有生命的婴儿一样悉心照料。

第三,服务和口碑也是王进夫妇最为看重的。一个酒瓶的设计,生产,都要几次三番去考察,特地去了宜兴定制陶罐。一分耕耘一分收获,绿杨桥糯米封缸酒2014年获得国家地理标志保护产品认证,老树开了新花,曾经的老酒厂只是飘香湖北,如今,可以飘香全国。

忘掉林丹这个渣男吧,世界上最好的男人最好的爱情在这里!

忘掉林丹这个渣男吧,世界上最好的男人最好的爱情在这里!

忘掉林丹这个渣男吧,世界上最好的男人最好的爱情在这里!

当笔者问及是否要增大产量,扩大规模生产时,一向少言寡语的王进再一次斩钉截铁地说:不!虽然我可以扩大量,也有人说要投资我们酒厂,说要帮我做大做强。我却不想扩大,做好封缸酒,既需要耐得住寂寞,也需要技艺纯熟的手艺人,我不反对扩大规模,但是前提是保证产品品质,这一点办不到我是绝不会扩大的。我这一生只想做真正的酒,就是做酒,很简单!王进的回答再一次刷新我们对这颗匠心的认识:接手这个酒厂之时,只有一点简单心思,就是传承好浠水县的古法工艺,做好这款糯米封缸酒。

“虽然不懂电商,但是愿意尝试和学习。”

忘掉林丹这个渣男吧,世界上最好的男人最好的爱情在这里!

当笔者问及,现在酒类市场的竞争这么激烈,天宝酒又错过了发展的良机,该怎么在激烈的竞争中脱颖而出时,“大王小王”表示,酒类市场竞争确实激烈,但是我们目前所做的是细分市场,目前封缸酒这个细类还大有文章可做。凭借我们做销售多年的历练与积累,以及封缸酒独特的风格及我们对质量的孜孜追求,坚持下去,肯定能打开市场。并且,现在电商发展如此迅速,这也是我们的契机。我们已经开了淘宝店,并且通过社交网络,我们也开发了许多客户。北京的浠水商会用绿杨桥糯米封缸酒来款待贵宾和最重要的人,厦门的客户网购一次后就上瘾,回头客越来越多。“小王”坦言自己必须进修更多电商知识,才能够把线上的客户服务得更好,“我们虽然不太懂电商,但是愿意尝试和学习。我们期待着借助电商的东风,让醇厚悠扬的糯米酒香飞出了湖北,飘到了全中国。”说到这里,“小王”给笔者讲了一件事:有个武汉的客户订了几坛酒,快递送迟了一会,客户稍微提了一下,王进夫妇竟然连夜开车自己亲自送过去,客户感动不已。由此看出,“大王小王”非常重视线上客户的购物体验。

忘掉林丹这个渣男吧,世界上最好的男人最好的爱情在这里!

尾声

可能,在许多投资人心中,王进夫妇不够“上进”,因为作为商人,他没有赚大钱的野心;

可能,在许多朋友心中,王进夫妇也不够时髦,都什么年代了,他们老夫老妻,在一起十几年,却从未想过要距离美,从来都是秤不离砣,公不离婆。无论什么场合,都会看到大小王一起出席,一个话少,一个话多,却总是自然而然就牵起了手,靠了肩膀。据说,他们从未为私人的琐事吵过嘴,最多为了酒这个共同的事业而起过争执。

忘掉林丹这个渣男吧,世界上最好的男人最好的爱情在这里!

在王小芳眼中,王进是个良心企业家,也是全天下最孝顺的儿子。他的孝顺怎么少得了媳妇的贤惠成全,公婆生病了,临近中秋大节,夫妻俩二话不说就放下所有业务陪伴两老在医院一个星期,寸步不离。老人家老了,腿脚不方便,想从二楼搬到一楼,儿子媳妇就把一楼的洗手间重新装修,装上扶手,电话,贴上防滑地板,连卧室的床都换成了老人家可以自动按键升降的床。

在王进眼中,媳妇王小芳比自己还孝顺。她的父亲想要回老家红安建房子,明知以后可能不方便照顾老人家,要跑很远回老家去看望他们,王小芳还是顺了老人意:孝顺老人,顺他的意,让他开心最重要!我麻烦一点有什么关系呢。

忘掉林丹这个渣男吧,世界上最好的男人最好的爱情在这里!

说句实在话,了解一个人的为人比了解他的产品更重要。王进夫妇执著守候的并不是大富大贵,而是一份平淡真实的感情,正如他们做的酒一样,实实在在,唯有真正懂得“人间有味是清欢”的人,才能更加体会到这份清欢的美。

笔者此刻只想借用一首木心的诗《从前慢》来结束本文,送给这个浮华社会里静候清欢的匠心酒匠夫妇。

《从前慢》——木心

记得早先少年时

大家诚诚恳恳

说一句 是一句

清早上火车站

长街黑暗无行人

卖豆浆的小店冒着热气

从前的日色变得慢

车,马,邮件都慢

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从前的锁也好看

钥匙精美有样子

你锁了 人家就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