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心与爱情

他是谈不得的,一谈就俗了。
就像爱情一样,只能自己细细体会。
人生许多感受,无论甜蜜的,恼人的,忧伤的……说着说着就都淡了,仿佛在听别人的故事。
都说女人不是用来讲道理的,你只管爱就好了。
我觉得男人更是如此,再优秀的男人,走近了一看,缺点如星星般浮现,唯有更爱他一点,才能忍受。
唯有去爱一个如日月般璀璨的人,才能够忍受他或她现实中星星一般多的瑕疵与缺憾。
所以,木心选择了热爱艺术。他一生的苍凉与悲痛,只有艺术可以抵挡。
有人说木心先生是被高估的作家。我本想借木心先生的话劝他说,多读几遍书吧!后来一想,他怎么会计较理会这高低呢。作罢。
不说,只读。不谈,只爱。
“凡是令我倾心的书,都分辨不清是我在理解它呢还是它在理解我。”“天才是被另一个天才发现的。”

爱情是被另一个爱情发现的。

凡是令我倾心的人,都分辨不出是我在包容他,还是他在包容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