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雍状告伍新凤剽窃”官司真相始末

几年前,伍新凤与刘雍那场旷日持久、影响巨大的官司尘埃落定。谈及当年那一场错综复杂的纷争,天海规划前任副总王传云仍然唏嘘不已,这一起纠缠多年的知识产权纠纷,至今对伍新凤来说都是一场“历练”。

伍新凤经历四次创业,2002年一手创办了天海规划设计有限公司,至今已经十六年,天海规划在业内口碑颇好,设计成果有目共睹。2012年,天海规划董事长伍新凤被昔日好友一纸诉讼告上法院,诉赔450万元。

王传云回忆,当时“抄袭”、“败诉”、“赔偿”这几个如千斤钢铁般沉重的标签压在了伍新凤身上,偏偏还是业界最忌讳的抄袭,恶评、争议犹如洪水猛兽恶席卷而来。

“天海规划创办十六年来,出品的设计、创意规划在业内的口碑众所周知。老伍自己就是从业近30年的造型艺术家,如何能容忍抄袭?天海是他视若珍宝的心血,他绝不会用这样的低级错误去伤害公司。”王传云说道。外界很少有人知道,当事人双方在官司之前曾是关系不错的朋友。当然,这一点刘雍方是万万不会承认,法庭对峙中,刘雍甚至表示,从不认识伍新凤。但不知他是否知道,朋友之间往来,并不是一句“不认识”就可以完全撇清关系。

在规划设计领域,可用的公共素材浩如烟海,若不是有意为之,完全没必要多次使用刘雍的素材。2005年,刘雍找到伍新凤,以拜托的方式,将自己过往的一些元素图案交给伍新凤,希望能借以天海规划的项目推出自己的雕塑手稿图案,便于将来该建筑施工时,负责其中的雕塑制作。

 

王传云记的很清楚,当时伍新凤收下刘雍的民间图案素材还特意交给了公司3D部扩充素材库,打算为好友提高知名度。在之后的项目设计上,用了一些图案元素,为了效果图更好看,其实对刘雍提供的民间图案都做了修改。

2006年5月,天海规划作品《贵阳民族文化展演中心(民族博物馆)》获“为中国而设计”环境艺术设计专业组优秀奖(最高奖项)。王传云认为,正是这份荣誉,引发了后来长达三年半,交缠着贪念、恶意、诋毁的漫长诉讼……

因为民族博物馆设计中所包含的元素,刘雍认为奖项的荣誉应该属于他而不是天海规划。刘雍第一次打电话来索要赔偿时,伍新凤简直哭笑不得:“就好比我设计了一件衣服,刘雍提供了扣子元素,他说这件衣服都是他的作品。”

关于刘雍口中的原创,王传云始终持保留态度:“他口口声声说原创,其实也是从民间元素中摘取,稍作改动得来。刘雍使用民间元素是借鉴,而伍新凤使用就是抄袭?这样的反咬,未免太有失偏颇了些。”

这场泼赖式的官司一打三年半,从贵阳一直打到北京。

2012年刘雍上诉索赔450万,贵州省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刘雍败诉;

2013年刘雍再次上诉,贵州省高级人民法院判决伍新凤和天海公司对其6件作品构成“相近、相似”,赔偿刘雍经济损失13. 5万;

2015年刘雍第三次上诉,中央最高人民法院的终审判决,判定伍新凤和天海公司对其11件作品(在原省高院判决6件的基础上,中央最高院追加5件)“相近、相似”构成剽窃,赔偿刘雍经济损失及律师费32万。

第一次中院上诉,刘雍就败的彻底,毕竟两位当事人所处领域、行业完全不同,再加上民间图案都是公共资源,并非专属刘雍垄断所有,此案是非公正,一眼明了。败诉之后,刘雍又想办法找到贵州省某机构的领导,以“中国工艺美术大师”的身份诉求保护,由政府机构致函法院,为刘雍发声。二审结果自然是伍新凤败诉,毕竟再厉害的律师,再明辨的是非,也抵不过某机构一纸公函,教法院如何断案。

但啼笑皆非的是,哪怕是某机构出函干预,刘雍从省中院告到了省高院,专家们一轮一轮的论证分析,双方对堂辩护,依旧无法得出“抄袭”的结论。因为某机构的司法干预、再加上刘雍年事已高,最终省高院最终以“相近、相似”判决部分作品赔偿。

13.5万元,远远没达到刘雍预期450万的赔偿。2015年,刘雍再次诉讼至最高人民法院……第三次接到传票,王传云陪同伍新凤一起去了北京,此时的伍新凤已经不愿再纠缠下去,反复的拉锯,对双方都是消耗折磨。再审结束,最高院以省高院的判决逻辑“相近、相似”为主导,又多判了五件作品赔偿。

这样的结果,对于刘雍来说,或许是胜了——官司赢了;又或许是败了——他最想要的450万赔偿金,仅获得零头都不够:三场官司共计“盈利”32万,可能还不够弥补官司的费用支出……

宣判之后,结果虽差强人意,但伍新凤也坦然接受。在与王传云私下交谈时,伍新凤直言:“我确实有错,毫无防备也是一种错,不仅仅是对我个人的不负责,也是因为我的放松,没想到公司名声会遭到这样大的损失。既然做错了就痛快承担,我结交的朋友、我答应用的素材,认了!至于我个人及天海规划,问心无愧,也赔的坦荡。”

回想起当年的是是非非,王传云感到可叹、可敬。“剽窃”罪名的巨大枷锁放在任何一个设计者的身上,都是灭顶之灾。但伍新凤却依旧不多解释一句,不纠缠不抱怨,率领着天海规划专心接项目做创意设计,那几年官司缠身,但天海依旧发展的有声有色。伍新凤“民族现代化和现代民族化”艺术设计理念和反对“千城一面”的思想得到设计界的广泛关注和重视。

逆境中仍能取得成绩,获得认可,这也是业界内对伍新凤无声的肯定。伍新凤并没有如外界所想的倒下,反而是越挫越勇,官司缠身的这几年,也是他事业最有成就的几年,正可谓“失之东隅,收之桑榆”。官司仿佛只是忙中抽闲去应付的一个“突发事件”,更重要的还是做好自己的工作。

通过这起以怨报德的典型案例,我们应该从中吸取什么教训,得到什么启示呢?那就是伍新凤用他“惨痛的一堑”,再次警示善良的人们“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