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为而作,言必中当世之过 ——人文摄影家王长春印象

本期专访人物简介:王长春,中国摄影两届金像奖获得者,贵州省摄影家协会第三届、四届、五届主席,现任贵州省摄影家协会名誉主席。

前 言
他,是贵州摄影界的拓荒牛;
他的人生故事,厚得就像一本书,三天三夜也说不完;
“跨界影像”自2019年底就开始计划约访王长春主席,却被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打乱,从“桃花乱落如红雨”一直盼到“梅子黄时日日晴”。

2020年的5月20日,笔者终于在跨界影像艺术馆正式约访了王长春主席。与王主席对谈非常愉悦,他总是认真聆听和清晰反馈,毫无保留地表达出自己的观点,小辈听之感慨万分,感慨其为人若山,远观写意温润,近看深邃巍峨。这么丰富的灵魂,岂能一言以蔽之?如果一定要用一句话表达他的创作理念,或许只有苏轼的那句:有为而作,言必中当世之过。这句话不仅是他创作的理念,更是他一生为人、处世的真实写照。

陈寅恪先生曾要求自己:“书上有的不讲,别人讲过的不讲,自己讲过的也不讲。”笔者姑且斗胆成文,略记前辈风华。希望我手写我心,描绘出王长春主席所不为外人熟知的另一面,讲述那些年那些人背后的精彩故事。

人物印象:这个前辈有点帅

第一次见到王长春主席,是在2019年的“贵州70年70人摄影展”筹备会上。他衣着朴素,却一身笔挺,标准的国字脸,高鼻梁,双眼皮下目光凌然,神清气爽,走路自带松风,无论男女老幼,见之忘俗,亲之莞尔,小辈如我,抬眼瞻之,仰之,倍感汗颜:这哪里是一位年过古稀的老人?!笔者被他爽朗的笑声所吸引,走过去和前辈打招呼,没有想到他一开口,磁性洪亮的声音更是打动人。

王长春在贵州首届原生态摄影大展开幕式上讲话

所谓霁月光风,磊落洒脱,已经在一言一行中自然流露,这种神采超越了年龄和时空,仿佛看到了83版《射雕英雄传》里桃花岛岛主黄老邪的影子。黄老邪不按常理出牌,王长春主席也是毫不俗气,一派天真,自带气场的前辈大家风范在前厅与众人谈笑风生,一转角面对一群叽叽喳喳崇拜的小辈,却竖起了耳朵倾听,偶尔用两三声爽朗的笑声当作鼓励,亲切随和的好似一首诗:梨花院落溶溶月,柳絮池塘淡淡风。

有关摄影:王长春金句集锦

1、按下快门只需要一秒钟,但是启动快门却需要一生的积淀与热爱。

2、抓取的画面既要能够反映你的心声,同时又能冲击你的心灵,激荡出另一种有所升华的价值,才是令人感动的瞬间。

3、在摄影这条路上,跋山涉水是常态,能吃苦是第一步,无限风光在险峰。

4、摄影是我一生的热爱,唯有感动我的,令我不忘的,令我冲动的,我才会拍。

5、摄影太简单了,谁都可以拍。正因为简单,所以也很难。一定要终生学习,行万里路,读万卷书,具备渊博的学识,积累足够的底蕴,才能卓越出彩。

6、在摄影选题上,我偏爱人文,可能最打动我的,还是人。所以会结合当时经济、文化、社会发展的需要来选取题材,大关精神和水钢精神这两大题材的选择,正是听从我内心的选择。
7、选择做一件事很容易,能够长期去做好同一件事的,不是坚持,而是由衷热爱,唯有由衷热爱才能克服万难,长期坚持。
8、我最激动和开心的事,不是我的作品获奖了,而是因为我的存在,而让我周围的人更有价值,贵州摄影以及贵州摄影人被更多的人看到和认可,这才是我最激动和开心的事。
九上大关,十年水钢: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有为而作,时刻关注时代变革发展中的农村与企业,似乎是王长春与生俱来的使命。虽然他也曾拍摄风光山水,但是能激发他创作欲望,能让他深刻思考,且沉下心长期拍摄的,却是和人息息相关的土地和企业。更准确地说,是那些挥洒汗水、热爱生活、创造生活的人,深深吸引了他的目光。人性的光辉与伟大,不是一个画面可以描述的,所以王长春就举起镜头,刻画了一部历史长卷。

早在1997年,王长春就关注到了曾被认定为“根本不具备人类生存条件”的贵州省罗甸县大关村石漠化山道,为了拍摄出大关村在时代发展变迁中的种种变化,他历时二十余年,九上大关,用镜头书写着大关村的前世今生。在他的镜头中,有翻山越岭往返七八个小时上学却童真乐观的孩童,也有下山重建家园为人民服务的民政局局长。其实这都不算什么,令人意想不到的是:那位长满胡子看上去十分稳重的局长,竟然就是当年那位脸蛋晒成猴屁股的小男娃。笔者在同一个人的镜头下,看到了同一个人不同时期的样子,这个孩子就如一棵幼苗慢慢在镜头中发芽壮大,直至迎风招展顶天立地。不知道为什么,笔者有种鼻子发酸的错觉:这样的摄影师哪里只是摄影师?根本就是这片土地,这里的人最长情的陪伴者啊。拍摄者、被拍摄者,已经深深浅浅交错,不分你我,一起成长了。王长春以一组专题作品“向贫困宣战的大关人”,在当时全国发行量最大的《半月谈》上隆重刊出,大关农民那种战天斗地、不屈不挠的精神由此从贵州传到了全国。中国艺术家出版社很快邀约王长春出版了那一本极具有生命底色的黑白图册——《大关农民》。

比起《大关农民》图册中那幅被众人美誉恢宏大气豪迈的“大关之路”,王长春在大关采风最难忘的却是那一位“背土少女”。回忆起这段往事,铿锵爽朗的“大侠”难言柔情:当时在六月的大关山上采拍当地的百姓“抠土造田”,在一群晒得黝黑黝黑的大哥大婶中,突然发现了一个稚嫩的背影,一个十五六岁的花季少女,竟然也跟着爸爸妈妈背着背篓在大太阳底下干活,汗水打湿了她鬓角的秀发,细腻的小脸蛋上晒出了两坨高原红,她带笑的双眸简直比山中的清泉还要清澈,汗水、笑容把她包裹得亮晶晶的,让人又爱又怜惜。我抓拍了她一个背土的镜头,她一回头看到我,露出了羞涩却灿烂的笑容。多么好的孩子,多么美的年纪,城里同龄少女可能此刻正和爸妈撒娇,可是她稚嫩的肩背却过早地承担着生活的压力,她灿烂的笑容让我既开心又伤感,拍完正准备离去时,这个小姑娘竟然叫住我,让我等她一下,她返身进屋取出一双绣花的鞋垫,想把亲手绣的鞋垫送给我,这是一份多么珍贵的信任与情谊,我当时非常感动,立刻按下了快门,她拿着鞋垫依在门框上羞涩地低下了头,这个美好的镜头令我永生难忘!

记录情感,王长春用了一只情郎的眼睛;
记录历史,王长春用了一只辨士的眼睛;
记录精神,王长春用了一颗钢铁般坚毅的雄心。

20世纪90年代,为了拍摄好“水钢精神”,王长春一次又一次往返水城,每一次往返水城,遥远的路程就要耗费他十六个小时的时间,十年间,他先后往返了十次,里程超越了一万二千公里。在火红的钢花、钢水、钢条面前,哪怕用了上万次镜头,王长春对自己依旧不够满意。工人出身的他,对最具代表性的钢铁工人注入了深情,他明白每一个钢铁工人锻造和铸就的,绝对不只是钢铁,而是一种激情澎湃、炽热燃烧自己,为祖国贡献力量的坚毅决心。为了更好地把工人们的钢铁意志和铁汉柔情相融合,王长春一次又一次琢磨那钢与火的对比,研究点、线、面的交融,时刻思考着如何突出主题,如何不落窠臼,感动自己。

夏天的钢铁厂好比炼炉,他带着安全帽,好像一头猎豹一样,睁开聚精会神的镜头之眼,时刻准备抓捕那震慑心灵的瞬间,一万次的快门可能只有几次击中了内心。那一幅著名的《钢铁工人的舞台》就这样在偶然中必然闯入了王长春的心怀:当时钢铁厂的环境还不算太好,厂房顶上还是自然天窗,蹲守蛰伏在地上的王长春发现,当太阳出来的一瞬间,厂房地面的雾气蒸腾而上,光照下行,雾气上腾,整个劳动场面顷刻间成为一个有着巨大聚光灯的舞台;劳动这一门艺术正在这个舞台上浪漫上演,工人们正好在盘圆,钢火划出了一道美丽的“S”弧线,那个唯美的光影瞬间《圆盘浪花》就这样永恒留在了王长春的镜头里。他抑制不住创作成功的喜悦,颤抖着一颗心回到住处,抖落了一身钢雪,许久还难以平静。

毫无疑问,王长春全方位反映钢铁工人的摄影作品成功了,《钢铁星空》专题摄影展在省城隆重展出,时任人民日报社副总编辑李仁臣对《盘圆浪花》如斯评价:“《盘圆浪花》跳出了一般表现钢铁题材的局限,恰到好处的逆光运用,将盘圆钢材摄成滚滚麦浪,传达了许多画外语言,使人睱想,令人憧憬,实不多见。”

带队摄协:唯有牺牲多壮志,敢叫日月换新天

1994年初,全国各省的摄影协会主席和秘书长齐聚北京参加全国摄协的会议,新上任贵州省摄影家协会第三届主席的王长春和时任秘书长韩贵群一起出席会议,会议上宣布各省可以自主申请开办这一次全国摄影理论年会。
休会的时候,王长春对韩贵群说:“贵群,虽然我们贵州摄影目前是全国的谷底,但是这是一次宝贵的机会,我决定要申办本次年会,你觉得呢?”
本来心里没有谱的韩贵群一看王主席这么有志气,立刻支持响应:“成与不成,先申办了再说。”

王长春说:“好!就算贵州没有条件,也要创造条件来申办。”

王长春同中摄协原主席邵华(毛泽东儿媳)合影

申办宣言开始了,每个人发言限定三分钟,当时有六个省来争这个名额,其他人申请发言都是表达自己如何好,如何有条件开办。轮到王长春上台了,他举目四望,一个熟悉的领导都没有,但是他依旧真诚淡定且坚定地说:“诸位,我来自贵州,我只需要一分钟就说完!第一,贵州摄影的技术现在很落后;第二,技术落后,那么理论更落后,如此更需要诸君推一推;第三,贵州的经济也很落后,正因为这几个落后,我们十分渴望中国摄影先进的理念、来自北京的春风能够吹到贵州去,如果大家愿意给我们机会,就算硬件条件现在都不具备,我们也一定会全力以赴创造条件,来办好这次全国摄影理论年会。”
王长春质朴真挚的发言赢得了一阵阵掌声,最后这个宝贵的名额竟然真的花落贵州。

拿下名额容易,实现壮志却非常难。年初决定开会,国庆节前就必须举办会议,贵州摄影家协会只有半年的时间做准备。好在当时王长春还有贵州画报社这个平台,主修经济管理的王长春并非只是一个摄影家,他管理单位、经世济人也是一把好手,很快就整合了资源,筹集到了资金,选定了场地,还策划了一场以卢现艺、林坚等为代表的优秀青年摄影师影展。1994年,全国摄影界的大咖齐聚贵阳花溪,召开了深远影响中国摄影发展的“94摄影理论年会”,而正是本次理论年会把贵州摄影师的激情和潜力挖掘调动了出来,第16届全国摄影展吃了零蛋的贵州摄影人,逆袭了第17届全国摄影展,摘得金银铜三个大奖,贵州入选作品跃居全国第一,贵州摄影一举成名天下知。谈起当时贵州摄影这个漂亮的“翻身仗”,王长春此时此刻依旧激动澎湃,壮心不已。笔者终于明白了他曾说的一句话:让我周围的人更有价值,贵州摄影以及贵州摄影人被更多的人看到和认可,才是我最激动和开心的事。

“1994年全国摄影理论年会”在花溪召开,中国摄影家协会领导成员与贵州摄影家协会领导成员合影。(周培莉 摄)
其实王长春对贵州摄影的贡献,最早可以追溯到1985年,那个时候王长春就在众多青年摄影爱好者的拥护下,与共青团贵州省委和贵州省青年联合会进行建“家”工作对接,组建了贵州省青年摄影家协会,并全票当选贵州省第一届青年摄影家协会主席,并且成功带队举办了第一届全省青年摄影作品展,并发起组建了“西部摄影联盟”,举办了“黔中情”贵州省青年摄影家作品进京展等系列摄影活动。当年“黔中情”在北京王府井除夕隆重展出,好评如潮,当时的青年摄影师林坚就是在王长春号召下,亲自守护了这场值得铭记的北京展,从此坚定地把摄影当作了一生所爱。

后  记

王长春任责编的系列画册
纵观王长春丰厚的人生路,我们不难发现,这是一位笑傲江湖淡泊名利的豪杰志士,他以出世之心在艺术的道路上登峰造极,又以入世的心胸谋划着经世济人之道,当年寂寂无名的暗房制作员,虽然平常却并不平凡,别人裁纸他观图,与其说是他自己选择了摄影艺术,不如说摄影艺术选中了他,蕙质有兰心,才能渐入佳境,谱写出艺术人生的锦绣长卷;作为摄影记者,别人影像他摄心,人文之花绽放在纯良和智慧浇灌的心田;作为编辑、副总编辑,他双剑在握,一支笔挥洒想象,一个镜头凝固时空;从副社长到图片社党委书记、社长,他依旧此间少年,只把自己当个初学者,别人下班搓麻将,他披星戴月上夜校,一边是艺术摄影老师,一边是经济管理学者……正是一生的求索,成就了一位饱含文化学识、极具艺术修养,兼备经济素质的大写的人!他用自己一生的实践,成就了笔者心中做学问、做人的最高境界:有为而作,言必中当世之过!向王主席致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