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美十二年 情归深圳梦

旅美十二年 情归深圳梦

——专访著名旅美艺术家、深圳南山雕塑院院长张树国先生

引子

2013年的盛夏,深圳南山,笔者拜访了张树国先生。张先生身姿伟岸,180公分以上的个头,配上一头往后梳的齐秦式的长发,露出写满了智慧的饱满的额头,俊朗的大笑展示出的是美国式的幽默与绅士。就算不了解他的艺术成就,作为陌生人的初次见面,他的魅力也足以深深吸引你的目光。握手,问好,落座,喝茶,直接进入访问,一切都落落大方,毫不掩饰艺术家待人的纯真与其对雕塑艺术的热爱。

“我对深圳的热爱,我的灵魂,都在作品里。”张树国先生一开口,就打破了我们专访先介绍自己的惯例。

这个打破令人惊艳。展示的是一位艺术大家谦逊低调的姿态以及真正发自内心的对创作的热爱。艺术的美一定在艺术品当中,没有作品来说话,艺术何以成家?

每一个作品都有一个故事,每一个故事都有缘由,我们先简单介绍几个张树国在深圳创作的有代表性的作品。

上篇:追梦深圳——我手写我心

深圳市中心小平广场的小平像

2004年,为庆祝邓小平诞辰一百周百年,旅美十二年归国不久的张树国先生受深圳市委、市政府委托重新创作大型小平像(长40米高18米)于2004年8月20日永久耸立在深圳市中心小平广场上。同年,雕塑作品《邓小平》参加百年小平深圳艺术展,被关山月美术馆永久收藏。

创作这幅作品的时候,适值张树国先生回国第4年,回国以后之所以选择深圳,就是因为深圳的包容开放非常适合自己的创作,旅美十多年重返祖国的怀抱,深圳宛如纽约一样的时尚、先进、开放、包容,让他惊喜且非常适应。旅美的华人感受最深切的就是祖国的强大,会让他们在异国他乡过得越来越有尊严,那是黄皮肤黑头发中国人的荣耀。中国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邓小平无疑是大家心目中最崇敬的伟人,正是怀揣着对伟人的崇敬与爱戴,张树国先生才满怀热忱无偿地接下了重新修改创作小平广场与画像的重担。

“那是一段不眠不休、却令人兴奋充实的日子。我们在五洲宾馆开了无数次的会议,会晤了深圳许多的老同志,接受了大家各式各样的建议,查阅了众多的资料,最终才确定了一个统一方案,那就是小平同志的画像不变,口号不变,把背景图换成新时代的深圳面貌图,在图像背面加上小平与深圳的故事。经过大家几个月的努力,新版小平广场的画像赢得了市民以及港澳台同胞一致的称赞。作为参与其中的一员,我感到由衷的喜悦。”张树国先生沉浸在当时全身心投入的创作热情当中,而笔者却读懂了一份谦逊质朴的爱国赤子之心。

[万象]雕塑

 

2003年,深圳市与法国维埃纳省双方政府决定,互赠雕塑作品作为友好城市的象征。深圳市政府经过艺术委员会评选,决定采用张树国先生的大型青铜雕塑方案[万象] 。制作两套,一套回赠法国维埃纳省,一套放置深圳市。此雕塑造型源于中国本土最古老的哲学思想“易学”中的八卦图形。希望借此雕塑祝愿中法人民世代友好、万象繁荣。历时三年的创作,[万象]终于在2006年完成,同年9月,张树国先生随深圳代表团卓钦锐副市长一行前往法国维埃纳省,与维埃纳省议长、前国家总理拉法兰等法方代表一同为雕塑落成揭幕。

谈及万象的创作用意,张树国先生说:“将[万象]雕塑一件放置法国,一件放置深圳市民中心。既体现了二十一世纪中国深圳人全新的思维方式,开放、宽容、和平、友好。更加表达出中法人民世代友好,万象繁荣的美好心愿。”

角膜捐献者纪念碑

 

在介绍这个作品前,张树国先生深情地为笔者说了一个小故事。有一对夫妇,他们刚出生不到2个月的婴儿夭折了,夫妻二人非常悲伤,他们悲伤这个深爱的小生命来不及看看这个美丽的世界,就告别了他们。有个医生希望他们把婴儿的眼角膜捐献出去,夫妻二人答应了,但是有个条件,这个条件就是眼角膜的受赠者必须是孩童,他们希望自己的女儿可以通过孩童的眼睛打量这个世界。后来,受赠的三个孩子都重新见到了光明,这个奇迹让这对夫妻惊叹不已,也深深震撼了张树国的心。为此,他深切的盼望用自己的作品传达出这个美好的理念,眼角膜的捐赠是如此伟大神奇。接到要在三天之内交出角膜捐献者纪念碑的创作任务后,张树国陷入了狂热的创作思考当中,他闭门谢客,沉浸在自己的深思当中:要如何表达这样一种理念呢?小小的眼角膜一旦捐赠出去,获得的是什么?一天、两天过去了,张树国还没有开始动手。一位伟大的雕塑艺术家,如若没有找到自己作品灵魂的落脚点,是不会轻易落刀的。正如黎明的曙光冲破子夜的黑暗,划开混沌的黑夜,灵感的触角一旦划过艺术家的额头,就会被他牢牢抓住,方案出来了,我要表达的就是黑暗与光明的切换,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而我要用它来寻找光明。顾城的诗被凝固在了张树国的雕塑里:26个被象征着眼角膜的水晶体替换的光明之孔让黑色的碳钢主体透过了阳光,还有数百个未透过光明的(代表无数的需要救治的眼睛)随着捐赠成功次数的增多雕塑也在发生变化,人们期待着有深刻含义的雕塑完全光明的一天。

这是一首凝固的乐府诗,一首可以配乐的诗,灵动变化的音符,给人以无限的遐想与希望。在黑暗与光明的对照下,反映出的是人性的光辉与生命的伟大。

赞誉接踵而来,宣传部王京生部长亲自电话张树国:“树国,你这幅作品为什么选用长方体?”

这是个很意外的问题,张树国给的答案是:“因为长方体在艺术形式上是最朴素的。”

王部长击节赞叹,好一个朴素的答案。

大智若愚,大道若简。但凡把全部心思投注于艺术的人,都是至纯至简的人,都是朴素谦逊的人,刚出版过《真理是朴素的》的王部长此刻必有知音之感吧。不谈政治,只谈艺术,惺惺相惜是他们俩之间的艺术情缘。

 

下篇:行走美国——艺无疆心有涯

如果不是亲眼看到张树国先生鲁迅美术学院的毕业照,笔者根本无法想象眼前这位气宇轩昂、神清气爽的伟岸男子已年过半百。出生在哈尔滨的张树国,自有中国北方汉子的身板,先天的优良禀赋,加上后天的艺术熏陶,岁月赠送给他的,从来不是沧桑,而是一种温润而大气的君子之风。

他的履历表,是足够厚重,足够传奇的:

1986毕业于沈阳鲁迅美术学院雕塑系后,任职哈尔滨画院专职雕塑家;

1989应美国中部艺术委员会邀请,代表黑龙江省文化厅赴美沃兰德市进行冰雕艺术交流。并前往各大博物馆、美术馆学习研究世界现代艺术,同年,赴澳大利亚学习,同时接受澳洲雕塑家协会邀请参加澳洲雕塑大展。并于加入澳大利亚悉尼雕塑家协会。1989应美国怀俄明州艺术委员会邀请在该州创作《水晶世界》大型组雕。接受  [NATIONAL GEOGRAPHIC](美国国家地理杂志)专程跟踪采访并报道。由于在美期间的成功创作,受到美国前国务卿Henty A.Kisssinger(基辛格博士)、国家参议员Alan K.Simpson(森普辛)的书面感谢。并以国际知名艺术家身份获得美国永久居留权。

1990被美国怀俄明州立大学聘为访问艺术家。

1991由日本三家雪地公司赞助和澳大利亚雕塑家(KENJI OGAWA)合作,在阿拉斯加安克瑞基冰川创作大地冰川艺术[凝固的元素]。同年“自费”代表中国参加美国阿拉斯加安克瑞基市举办的第16届国际冰雪艺术比赛并获奖。

1994 接受美国南达科塔州博物馆邀请和美国西部著名雕塑家Gary.Shoop合作,创作大型青铜雕塑[西部开拓者],被该馆永久收藏。

1995在美国纽约世界贸易中心创办蒙娜丽莎艺术画廊,任艺术总监。

1999参加美国纽约“亚洲艺术展”同时应邀回国参加全国第九届美展。

2000回国在深圳大学建立“张树国”雕塑艺术工作室。

2001参加韩国国际“旺山开天祭”大地艺术展。

2002加入联合国教科文国际联合造型设计协会(IAA会员)。被深圳市文化局特聘为深圳美术馆艺术总监。被深圳大学艺术学院聘任客座教授。

2003受深圳市政府委托,创作大型青铜雕塑《万象》,此雕塑是深圳市政府赠送国际友好姐妹城市法国维埃纳省的纪念艺术品,于2006年9月23日永久安放在法国维埃纳省国家教育中心广场。

2005作品《大营救》入选第二届北京国际美术双年展,并被中国美术馆永久收藏。

2006作品《运动的记忆》入选并参加2008北京奥运主题雕塑大型巡回展。

2007任职深圳市南山雕塑院院长。作品《环》参加雕塑与城市—2007迎世博上海国际雕塑年度展。作品《金蚝银蚝》参加香港城市\建筑双城双年展暨深圳雕塑院城市公共艺术展。

2008作品《金蚝银蚝》参加第一届广东雕塑大展。作品《钱江时刻》参加2008年中国杭州第三届西湖国际雕塑邀请展。作品《文明》参加“中国风”第一届全国雕塑大展

2009作品《时间的记忆》参加韩国丽川,国际雕塑展。

2011作品《大营救》获得“百年风云广东近当代重大历史题材美术展金奖。”

……

这份履历表打印出来,似乎也就是薄薄的一页纸,但是张树国先生本人却一步一个脚印,走了快三十年,从哈尔滨走向世界,又从美国走回祖国,现在扎根深圳,只因为热爱这片土地的自由、开放、包容、友好。

专业艺术家,在这份履历上看到的是沉甸甸的硕果,是一份至高的荣耀;但是笔者看到的,却是一个普通中国人为了追求自己梦想走出国门,艺有所成之后依旧不忘祖国的赤子之心

作为初出茅庐的青年艺术家,他走出国门,学习探索交流,从来没有忘记自己是一个中国人,无论何时何地,也不改爱国的初心。为国争光的事,哪怕困难重重,他也自告奋勇,第一个上。

在专访过程中,谈及当年在纽约世界贸易中心创办蒙娜丽莎艺术画廊的经历,张树国显然是开心怀念的。他说,作为一个华人,能够在那个寸土寸金的地方开创一个属于自己的艺术殿堂,帮助许许多多的青年艺术家实现自己创作与生活的理想,离不开我们对艺术由衷的热忱,也离不开许多看重艺术,器重我们的国外友人,没有他们的支持与帮助,就不可能有画廊每日济济一堂的盛况。可见,艺术是没有国界的。美国人的友好包容开放给张树国留下了深刻印象。但是,一谈到纽约世界贸易中心发生的举止瞩目的911事件,他的神情立刻黯淡下来,悲伤瞬间弥漫在脸上:“我刚好离开纽约不到半年时间,就发生了这样的一个大事件。很多许久没有联系我的朋友在事件发生后还致电问询我是否安好,因为我当时的画廊基本夷为灰烬,我很多纽约的好朋友都在此次事件中丧生,这令我十分沮丧和难过……”

这个时候的张树国,有些抑制不住的悲伤,悲伤如此暗淡,人性却显色那么光辉,爱、友好、和平和艺术一样,是没有国界的,于是就了后来的万象创作,世界和平美好,永远是人类共同的心声。

对于一位旅居异国十多年的艺术家来说,回归祖国,选择深圳,似乎是最佳的选择,归国后的张树国,把工作室安在了深圳,这里的氛围是如此开放美好,令他的创作如鱼得水。

“只有回到了中国,一颗游子的心似乎才尘埃落定。” 张树国渴望在深圳继续追梦,完成他毕生的一个大梦想,“那就是在未来的二十年加倍努力,创作出二十个可以铭记在雕塑艺术史册的好作品。”

后记

在专访结束以后,笔者查阅了许多相关的资料,在专家评论那里得知,能够荣获 “百年风云广东近当代重大历史题材美术展金奖”,已经算是业界非常了不起的事。然而艺无止境,张树国先生的创作似乎才渐入佳境,我们期待他创作出更多更好的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