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恒的‘爱拥’——观刘永刚艺术家创作的“爱拥”群雕有感

00第一次看到刘永刚艺术家的这组雕塑的时候,你还不知道这组看似宏伟冷峻的石雕叫什么名字,只是怀着一颗普通观众的平常心去靠近,去观瞻,去感受……观它们的横、平、竖、直,看它们的棱、角、弧、度,远观是字,近看是图,可是观看良久,却也无法辨别它们到底是字还是图,一定要定义它们,这真的重要吗?不重要!因为再往下看,你竟然有了一种“横看成岭侧成峰”的惊喜。

 

它们分明是高大宏伟的。组雕102件,高3.4米、宽2.2米、厚1.5米,每个重约7-15 吨。可以想象,这决不是一组小玩意儿,而是大气磅礴之作。远远看去,就好象一支整齐有素的队伍,让人顿生“沙场秋点兵”的豪情。然而,仔细打量,你会发现每一件雕塑竟然蕴藏着两个部分,它们是一个整体,却又可以从整体中分辨开来,然而,这两个部分总是以各式各样的姿态纠缠联结在一起,看久了,会让曾经拥有过爱情的你脸红心跳:这怎么像一对缠绵缱绻的恋人啊?!此念一出,便一发不可收拾了,失恋的你竟然不顾一切地去靠近它们,仿佛去寻找一种久违的感觉。

 

它们分明是冰冷生硬的。以太行山的墨玉石为材质的他们有着石头固有的质感。然而,当你靠近它,顺着肌理试着去抚摩它们的时候,在一个转角或一个弧度的变换之间,你竟然会想起了某个人,某个熟悉而亲切的人,某种熟悉的呼唤:拥抱我!拥抱我一下,好吗?……此刻,你一定又会想起某个场景,与某个人或聚首,或分离的场景,你们就是这样渴望拥抱和被拥抱啊!拥抱彼此的时候,恨不能永远不要分开彼此的手,然而,你们的手还是分开了。于是,你情不自禁地流下了热泪,一种叫感情的电流从心底传递到了指尖,温暖了这冰冷的石头,柔软了这生硬的雕塑,可是,到底是你赋予了石雕以生命情感,还是石雕融化了你内心的坚冰呢?我们不得而知。难以言语,这或许就是艺术的神奇与伟大!

 

你在艺术的殿堂里痴迷忘返了,早忘却了今夕何夕,你动情地拥抱这座是你身高两倍的石雕,往事一幕幕上演:曾经被爱,花前月下,何等甜蜜!曾经别离,肝肠寸断,何等难舍!多情应笑我,谁解其中味?非你,亦非他,却是这无言的石雕最知我心!

 

“你知道吗?这组石雕有一个非常美好的名字,叫爱拥!”带领你认识这组雕塑的老师满怀激情地告诉你。

 

“爱拥!爱拥!……”你在心里一遍遍念叨着这个名字,恍然大悟:“为什么我们都爱拥抱与被拥抱,那是因为我们在用爱来拥抱彼此,因为有爱,会让我们感觉如此幸福,因为拥抱,会让我们感觉如此踏实!”

 

你想:能创作出如此包含深情作品的艺术家一定是一位心中有爱,并且懂得如何去爱的人。可是,为什么他要用如此生硬的石雕、如此宏伟的组群去表达那柔情似水的爱情呢?难道他仅仅只是为了表达男女之间的爱情吗?答案是否定的。

 

还记得香港著名女作家张小娴这样写道:“好的爱情使你的世界变得广阔,如同在一片一望无际的草原漫步……好的爱情是你透过一个人看到世界。”如果把刘永刚艺术家的“爱拥”群雕比喻成爱情的载体,那么这一定是好的爱情,因为你可以透过它们看到更高远更广阔的思想,那就是博爱。如此恢弘的气势淋漓尽致地表达出了生命的起源的神圣,也唤醒和震撼了我们的灵魂:用爱去拥抱身边的爱人,亲人吧!用爱去拥抱整个社会,整个世界吧!用爱去拥抱呵护天地万物生灵,与之和谐共处吧!只有这样,世界才会有更文明与进步,才会越来越美好。

 

这位天才的蒙古族艺术家无疑是爱国的,一份份拳拳之情全部蕴涵在他伟大的作品里。其所创造的“爱拥”群雕既揉合了蒙古文、甲骨文、八斯巴文的精华,并且以一种非常独特的方式把中华汉字大气魄、大手笔的立了起来,让它们脱离了汉字千万年来一直躺倒在纸张之中的窠臼,以一种昂扬的姿态彻底地站立了起来,体现的是我们中华民族的铮铮铁骨、刚毅不屈的气节以及永垂不朽的精神。

 

“站立的文字-爱拥”组雕共102件,其中一件已捐赠给刘永刚艺术家的故乡内蒙古根河市,摆放在市中心广场;一件已被中国美术馆收藏,摆放院内;还有100 件,将落户鄂尔多斯市。到时,这100件巨型雕塑将由它们的制作地河北运往内蒙古的鄂尔多斯市,一百座站立的雕塑,浩浩荡荡,向内蒙古草原进军,就像一支威武的部队,气势昂扬地行走在天地之间。那将是怎样恢弘的场面,那将是怎样轰动的场景,那将是中国史上最具有意义的行为艺术!因为中国的文字站立起来了,意味着我们中华民族的文化与精神已然自豪挺立在了世界与民族之林,并且将永垂不朽,渊源流传。没有什么比文字更有效直观地传播、传递文明与知识,这用石头雕刻的文字,这已经站立起来的文字,将经得起风吹雨打,矗立在“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底见牛羊”的大草原上,千年不变,万年长存,成为中国乃至世界的奇迹,成为历史的记载,成为文明的象征,就像埃及的金字塔,复活节岛的石雕和中国的长城一样具有划时代的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