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缘

我不知道是几生几世修来的福份,才有因缘认识惠州登品素食府的毛菊红女士。她脸上充满了宽容慈爱淡泊之气,让我第一眼看见她,一股敬意夹着无比的亲切涌上心头。「这女士怎么这么像菩萨?」我在心底纳闷。

  此后多次见面沟通,我很快找到了毛女士气质不凡的原由,并因此有幸认识了著名的慈善家、香港慈辉佛教基金会的会长——杨洪居士。

  原来,毛菊红女士也是在杨洪老师影响下,成为一名虔诚的佛教徒和充满爱心的人士。古人云:「近朱者赤」,跟菩萨打交道的人,就会变得像菩萨一样。

  我是个80年代出生的文字工作者,我们这个年代的人,可以说是在一个知识爆炸的时代长大的。于是满脑子的西方先进科学、数字化生活管理,自然对宗教有一种偏见,彷佛只要跟宗教挂上边的,都是「巫婆、算命先生」之类的。我们同国家政策一样,不反对宗教信仰自由,但是,在参加了两次与宗教有关的活动之后,我竟喜欢上了博大精深的佛学。其实,准确地讲,我爱上的是佛教的慈悲精神,那是一种海纳百川,有容乃大的「无缘大慈.同体大悲」的爱,万事万物在佛教徒眼中都成了平等的众生,他们尊重爱护身边的一切,用一种「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舍己精神,承担起普度众生的愿力。但知行好事,莫要问前程。

  永远难忘那次改变我对宗教偏见的-2005年度慈辉佛教基金会总结大会。

  二○○六年四月九日,我们《人民文学》杂志社的记者一行九点准时抵达会场。这是慈辉人一年一度的总结大会,会场爆满,连走廊过道也坐满了人,虽满却静如水,全场整齐严肃,无纪自律,井然有序,让人感觉慈辉这支队伍的高素质、高道德水平。这是一支怎样的队伍啊!我举目四望:有白发苍苍的老者,有乳牙未掉的稚儿,也不乏青春靓丽的青年…,他们来自全国各地,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走到了一起,许多人都素不相识,但是「慈辉人」却是他们共同的名字,此情此景,我不得不叹服慈辉的伟大!慈辉的伟大,就是佛教的伟大;佛教慈悲喜舍的精神是没有国界和种族,没有年龄和地位之隔,可以说有佛教精神,有爱的地方就有慈辉人,有慈辉人的地方就有爱和佛教的精神。

  看到银幕上播出一组组感人的画面,我们才知道杨洪居士带领的慈辉人,已经把爱的甘露洒遍了神州大地,西藏、陕北、河北、云南、浙江…南疆北国何处无慈辉人的芳踪?也让我们看到了许许多多饥渴的眼睛,千千万万的人等着我们去帮助。「亲爱的祖国同胞、父老乡亲、兄弟姐妹们,要怎样才能更多更好地帮助你们?」这是杨洪居士的心声,也是慈辉人一直在做的事情。

  一个人做一件好事很容易,难得的是做一辈子的好事;

  一个人独自行善很容易,可贵的是感化并带动大家一起行善;

  一个人想为自己家乡献爱心也很容易,不易的是以天下为家,把爱心献给所有需要帮助的人,这才是平等的无相布施,杨洪居士带领的慈辉人做到了。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

  幼吾幼,以及人之幼。

  这才是真的以「达则兼善天下」为己任,我第一次真正感受到了中国人的「义」字,「义」慈辉人的解释是:「不以自身求安乐,只愿众生皆离苦」。

  历史记录了杨洪居士从1992年至今,为了祖国的现代化建设,共无偿捐献了1亿5仟万人民币。这可不是个小数目,或许也有人会不以为然,因为钱并不能完全证明一个人的心是否真善真爱,「知微见着」,从细节见真知,我一定要写下这些让我感动的细节。

  网络上有这样赞叹杨洪老师的话:「这是一个把‘富’分给别人的人,90%的财产无偿捐赠……」可是,谁又知道一个如此慷慨大方的人,对自己竟是如何吝啬呢?有一次,杨老师看中了一个皮包,很喜欢,爱不释手,可是一看价钱2,000多人民币,舍不得买。后来又进去看了几次,还是舍不得买。2,000块对一个捐赠都达1.5亿的人来讲,实在不算贵,可是杨老师却犹豫了。后来,杨夫人知道丈夫很喜欢这个包包,便自己掏钱买来送给他。这是怎样一个真心可爱的人啊!他舍不得对自己有半点的「奢侈」,可是却舍得把自己90%的财产捐给贫苦大众。

  杨洪老师不赞同那些要老人在中元节的时候,排队好几个小时去领救济米的一些机构。他说:「我们要送米就一定要把米直接送到老人家里,不要他们在太阳下或大雨中,长时间站着排队来等领米!」多么朴实善良的心啊!真正慈悲的人才说得出这么撼动人心的话,我的心久久不能平静!

  当受助的民众要感谢杨洪老师,感谢慈辉的时候,杨老师说:「是你们给了我们提高人格的机会,所以我们要感谢的是你们!」

  当人们都不由自主地赞叹杨洪老师无私奉献的时候,杨老师说:「我是佛教徒,佛告诉我们,现在捐出去的所有财富,下辈子都会属于我的。」

  他还说:「施比受更有福!」

  ……

  大会最后一项是抽奖,杨洪老师把各地朋友送给他的礼物或纪念品转赠给与会人士。我竟幸运被抽中,当我的名字从杨老师口中响亮念出时,我心已超越了「惊喜」,我不以物喜,而以可以近距离亲睹杨老师风采为荣,此刻我已经把他当成了我的老师和榜样。于是快步向前,在他面前站定,我竟不能直视,因为我已经被他身上闪现的人格魅力所折服。立正、弯腰、敬礼,双手接过他赠给我的字画,激动的泪水已盈眶!这是一双帮助过多少人,温暖过多少人的大手赠送给我的礼物啊!我从不迷信,但那天,我却真的发现杨老师散发出了菩萨的光芒,在回来的路上,我坚持说:「我看见菩萨的圣光了!」

  这是我第一次接触佛教,第一次接触慈辉,第一次接触杨洪老师,对我,只有四个字:「三生有幸」,我对宗教不迷信,「是心作佛」,好事做多了,人自然就成了菩萨。

  

  我庆幸看低了自己,才看高了人生的境界,才看懂了真正的人生。

  每一个人都可以成为自己理想中的人,关键在于自己的选择。只有时时以爱心看世界,珍惜身边的机缘,善待关爱他人,才能成为自己的观音。正因如此,我要感谢毛女士,感谢杨洪老师,感谢这三生三世的佛缘。(《慈辉行迹》第6期,苇绢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