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归来,东方归来

20140623173749

——七日记,千古流淌的香魂

作者:子洛

在上古的天地洪荒之上,在火神与水神共存的崇山峻岭之中,云雾缭绕,大木柱天,丛林茂密,溪水明澈,鸟兽腾跃。耀于苍穹的光芒,穿越了迷雾、林隙、怪石、溪流和我们迷茫的瞳孔,在寂静之中,在阳崖阴木之地,一株灵木悄然生长,我们在经过它的时候,看见一片叶的缓缓飘落,闻到一缕香的丝丝流淌,我们把它放在鼻前,想得到这丝丝流淌的全部,我们把它放到嘴里,想知道这流香的叶有着怎样的滋味……空灵的香、苦涩的味,就在我们几乎要丢弃它继续远行的时候,我们意外地感受到了齿颊泉涌的如此甘甜!

自然神要把它赐予他造的他爱的生命,在来生的时空间,在迷失的历程里,让这一株木、这一片叶、这流淌的灵香,引领我们远去的不安的心灵,回到自然神的身边。

自然神从一开始就要把这灵与爱的种子种在我们的心里。

我们在这株灵木旁标好了记痕,采下叶带回我们族群的地——神农氏地,我们还要回来,收取它的种子,把它种在我们通向来生的路上,为来生迷失的我们。

那一天,是开始,母系的女人带领着她的族群接受了自然神赐予的恩典。

第二天,我们收获了灵木的种子,在自然神的指引下,我们找到了一片地,崖阳木阴之地,开始了细致的栽种,谨慎的采摘。

我们心中的念想一如前生,在通往来生的道路上,让它可以世代相传,千古流淌。

我们以无上的敬畏、无比的虔诚及隆重的礼制仪轨,把采摘的叶定义在祈请的祭坛之上和智慧的天子之宫,让天之子带领我们,向天地、诸神表达我们的敬畏、遵从、忏悔与祈求。

我们把采摘的叶,日晒风干储存,在另一个季节,架木燃火,吊釜盛水,开始了煮汤食用,我们要把看不见的流淌的灵香,变成琥珀的色彩,在我们的陶釜里沸腾流动飘荡。

这一天,不争的水,琥珀色的汤,大碗吃用,我们定要生出轻渺的羽翅,飞回我们久违的来处,存放阴阳的山峦。

第三天,我们发现自然神早已把灵种在了不同的地,生出了不同的株,长出了不同的叶。在远行的路上,我们拥有了太多。

我们把晒干的叶,悬于大釜之上,蒸软压团,用手把柔软的叶做成团饼,把我们的感激融入进去,献给圣明的天之子,以表达我们深深的敬畏、遵从、忏悔与祈求。

我们在飞檐隐现的高刹之中,颂唱着圣者的梵音。我们在人宅相扶的院落之内,剑舞龙吟、口出华章。我们在繁华滚滚的街市之上,交易着自然神的赐予……

我们把这叶供养给了那个智慧与慈悲的圣者,开始希望在我们远行的路上,获得他的指引与庇护。我们把鎏金錾银的器具,以蔓陀罗结坛供奉着这位圣者,祈祷在纷乱的天下国泰民安。

我们快马加鞭,日夜兼程,要在清明之前,把叶送进王的宫殿,王的宴,茶的宴。

这一天,我们在竹片上写下了《茶经》,记录这一片叶的烹煎,让来生的我们还可以记得。

第四天,大地之上,众山之中,我们已经栽种了众多的灵株,我们渐渐地不再以为那是自然神赐予的灵和爱,而是我们自己的栽种,我们要在团饼之上铸出龙凤,献给那个主宰人间生死、我们称之为龙为凤的天之子天之女。

叶成了佳人,我们在夜灯迷离的画舫之中阁楼之上,抚琴弄墨,击节吟唱,才华四溢,风流倜傥。灵香染艳,与河水、夜风、美酒一起,流向来生的地方等候我们。

我们流连在山水之间,击拂汤沫,我们要把心中沉吟的山水印在汤里,北方狼烟,英雄凭栏,我们忘情茗战,似乎要用这样的方式来表达我们心底日渐微弱的血性,从北到南。

我们在飞檐之下,颂唱着已经杂乱的梵音,我们听不懂那个赵州禅者的话:吃茶去。

这一天,我们设立茶马司,写了《大观茶论》,记录这一片叶的制工,让来生的我们还可以懂得。

第五天,我们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在亡国的土地上再建新的国,我们跟随着新的天之子,来到了秦淮,行天子诏,废团为散,首开饮茶之先河,为获殊荣,我们不断创造新的制法,自然神再次眷顾我们,叶之灵缤纷呈现,渐分类别。

依然的香艳,依然的河水,依然的夜风,依然的美酒,依然的流淌。

我们的造访者,在海的东边,结庐参禅,碾叶为末,相承一脉,创利休流草庵风茶法,始为茶流派,始论茶道——和、清、静、寂,为在家禅,传三千家。

这一天,带刀的人,从海的东边,划船而来。

第六天,灵分六性,技熟功成。扬州三月,西子垂柳,我们在昵侬细语之中,任灵香流淌,和律吟唱,叶是那诗篇,叶是那美人,我们美不胜收,美得不枉此生,闲得不枉此生。

盂臣罐、若琛瓯、潮汕炉、玉书碾,我们视物精为致尚,视形简为致真。我们以植物学与贸易学的名义,放弃了灵和爱,陶醉在感观物欲的诱惑之中。

我们把叶的工艺和叶的交易做到了前所未有的极致。下午茶在另一个国度成为一种高贵雍容而举国效仿的生活方式,从而再造了这个国度的文明。我们因叶交战,我们以三世之久经历了百年的苦难。

这一天,野兽敲门,我们被洗劫一空,从王的宫到民的魂,尽失了几千年的敬畏与仰望。

第七天,我们彻底否定了前生的我们,拆掉了前生的祠堂和圣贤的大殿,我们否定了神,但却害怕鬼,还以无所畏惧的大无畏精神,远征自然。我们把生长丛林花草的郊外和成片生长树木的山坡定义为荒地荒山,全力开垦,全力杀戮,我们把生命会自我寻找出路的命题交给了来生的自己。我们以正义之名发动了灭绝我们的战争,并以前生之名把一切阴谋定义为策略与阳谋。

我们大谈着茶禅一味,为了区别于茶道而定义了茶艺,却多了些文字的迷藏,我们迷失在茶道与茶艺文字之间,迷失在自己的迷藏里。我们以创新的名义,产出前所未有的叶前所未有的量。

我们遗忘了自然之神给予的灵与爱,仁慈的自然之神却把关于灵与爱的全部记忆刻在了我们的骨骼上,以其流血的心,在山与海之间、在乾坤变易之间,等候我们的醒来与归去。

这一天,东方,我们听见了自然的呼唤,踏上了寻找灵与爱的长途,在这片自上古而来的叶的引领下,开始了对前生的仰望,我们感知到千古流淌的香魂,我们看到我们前生路过记痕尚存的那一株灵木,一片叶缓缓飘落,一缕香丝丝流淌,空灵的香、苦涩的味、齿颊泉涌的如此甘甜,思绪变得渐渐清晰。

这一天,于南海之滨,风筑之上,我们定义了茶术,以“中、圆、和、一”为茶理,立子洛流风筑凌波茶流派,授茶术,传天香。以拙石引金玉,不争与世,呈于自然,呈于发现灵株的前生的我们。

这一天,叶归来,东方归来。

陈子洛简介

子洛茶学创始人

风筑凌波茶流派创始人

子洛茶院创始人

叶归来创始人

 

当世之上,常见挂师名而得誉得利,南北东西不疲不倦,其况甚盛。然子洛却无此幸,更无师护,九野之上,或一瞥眼、一片言、一页书纸、一杯茶汤、一座茶山,寻也,观也,问也,辩也,思也,山川之间,茶、器、水、火之间,却竟也拜了天地之师,得了自然之宠。

 

此当论之天赋,持此天地垂爱,历江南游学、山川问茶、汉唐寻梦、终南问道,经十年之久,行天下之路,饮天下之茶,思天下之法,风餐露宿,昼行夜读,于夜空之下,问茶于先祖,得大智妙言,于公元2008年(戊子年),始创子洛茶学,立风筑凌波茶之流派,又称子洛流风筑凌波茶法,行本流派茶之四谛、五规、七诀。首论茶系、茶流派、茶理、茶术、茶律、茶徽等,首建茶课标准、茶师等级标准、茶叶鉴定标准等。

 

公元2010年(庚寅年)春,子洛茶学及风筑凌波茶创始人陈子洛,于中国南海之滨——深圳大梅沙,造沉静之别院,于风筑之上,凌波观海,悟自然之本,通茶性之微,示万物之理,倡“中、圆、和、一”,撰礼序、平等、和平和大爱之八部三十二卷,以中国传统文化及茶发展史、茶文化发展史为基础,以子洛茶学教学为主体,学、研、制、易并举,建子洛茶院。

而今,遵自然之法,再创叶归来之时空价值界,继八部三十二卷之后,是她再次献给她心中的家、国、天下的又一份厚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