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十字路口

少祈,马高最喜欢的哥哥,也是马高踢足球的“启蒙老师”,很快就要毕业了,毕业之后,经陈森的介绍顺利进入了一家非常不错的中资银行——国华商业银行就职,这让少祈的同学非常羡慕,因为很多同学至今都还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为人稳重,有思想,有进取心的少祈自是非常珍惜人生当中第一份工作,相当积极主动,把本职工作做得尽善尽美,赢得了上司的赞誉,一切似乎非常顺利而美好。

周末的晚上,难得一家人得以团聚在一起吃晚餐,蓝惠珍做了好几道拿手好菜。马高一进门,就闻见了红烧鱼那“荡气回肠”的香味,踢球踢到饥肠辘辘的他,恨不得立刻开饭,马上慰藉空荡荡的“五脏庙”。

“妈!什么时候开饭啊?”马高钻进自己的小房间,一边安置足球,一边大声问道。

“快了,快了,就等你哥回来,他应该快回了!”蓝惠珍端出了刚做好的红烧鱼,示意道,“你若实在饿了就先吃点水果,那里有你最喜欢的芒果啊!”

马高十分勤快地帮忙摆着碗筷,说:“在学校天天吃水果呢,都吃腻了!”

“马高,在学校学得怎样啊?”陈森刚洗完澡,边刮胡子边问儿子。

“不错啊,就是不喜欢英文,我中文比较好,数学还算可以!”马高倒非常诚实。

“嘿嘿!你小子还满谦虚的啊,上次开家长会,班主任老师说你成绩最好的应该是体育呢,你怎么不说?”陈森半严肃半开玩笑地点明道,“快毕业了,玩足球不能影响学习!你呀,要学习你哥哥,他成绩好,所以一毕业就能找到好工作。”

话音刚落,门就开了,一个浓眉大眼身型清癯的青年提着公文包进了屋。

“哟!说曹操曹操就回了,老板娘,上菜啦!”陈森看见儿子少祈越发成熟懂事,心里高兴。

“哥,自从你工作后,我们好久没有踢球拉!”马高一把接过哥哥的包,拎进了兄弟俩共同的小房间里。

“谢谢弟!”少祈笑了笑,确切说只笑了3秒就停了,好象有什么心事,有点不快乐,闷闷地去洗手间洗手。

开饭的时候,大家像平时一样有说有笑,惟有少祈不怎么吭声。

知儿莫若父。

“少祈,你为什么不开心啊?”陈森开门见山。

蓝惠珍也十分关切道:“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没,没有不舒服,只是心里堵得慌!”少祈浓眉紧锁,忧郁之色挥之不去,“哎!中国人就是这样太爱讲人际关系,连银行也不例外,做什么都排资论辈,制度又极其僵化,一点发展的空间也没有!”

少祈不说则已,一开口,就滔滔不绝了,好似要把这几个月积累的委屈全部发泄出来。

陈森知道少祈是个做实事的人,一般情况下绝不会抱怨,所以他也不插嘴,只是默默听着,他都沉默,一家大小也只能静心倾听。

“今天开会,高层夸了我几句,说我有个提议非常好,会议一散场,我回到办公室就被顶头上司批评了一顿,问责我为什么不先把提议给他看,我都不知道我做错了什么。”

直到儿子全部讲完,陈森才说:“你呀,哪里不是这样啊?你应该要懂得把光芒让给领导,枪打出头鸟啊!这个道理都不懂……”

蓝惠珍插不上什么话,却不想两父子在饭桌上争论,于是赶紧说:“别想工作的事了,先吃饭再说!”

马高饿了,自顾自地往嘴里送饭,耳朵倒也是管用的,他从来没有看到一向乐观积极的哥哥那么郁闷过,却不知道如何帮他,只能听着,什么也做不了。

那天晚上睡觉的时候,马高听见下铺的少祈翻来覆去,于是问道:“哥,你不要着急,以后有可能会好些啊?”

“不会好的,这样的银行,家庭式管理已是长久的陋习,形成了习惯的东西,是很难扭转局面的,我以后看来也只能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了。”少祈语气消极。

“不会的,你不是那种得过且过的人!你应该去改变啊!”马高似乎很听不习惯一向要强坚韧的哥哥说泄气的话。

“我也想改变啊,但是以我一己之力,恐怕是蚍蜉撼大树,可笑不自量了!”少祈突然想起什么似的,“马高,你也很快要毕业了哦!毕业后怎么办?”

“这个问题倒还没有想过呢?时间过得真快!”马高感叹道,当年一进培侨的场景还历历在目,现在却已是初三的毕业生了。

“你若只打算读完培侨,恐怕就要和我差不多了,培侨一定会推荐你去什么中资的银行工作,你真的想这样吗?”

马高沉默了好一会,因为他不知道如何回答哥哥,他当然不想啊,但是现实如此,又能怎样。

“不行,你一定不能步我后尘,马高,你一定要改变,去外面读英文的学校,惟有读好了英文学校,才有机会进国际化的大银行!”少祈一想到自己最爱的弟弟有可能会像他一样陷入人生理想的桎梏,心里突然特别紧张,他猛地坐了起来,大声说道,“马高,你一定要听哥哥的话,转去英文学校读书,不然你的前途就完了!”

马高被哥哥的紧张模样吓了一跳,但,他知道哥哥绝对只为他好,自己也不是个只会疯玩足球的小孩了,是应该为未来好好打算一下。

“哥,你让我好好想想!”马高第一次失眠了。

“是一成不变还是勇敢改变,就看你自己愿不愿意接受转学的挑战了,我等你好消息!”

次日,马高红着眼睛坚定地对父亲说:“爸爸,我想转学去读英文中学,因为我不想毕业后只能进中资的银行工作!”

陈森怔住了,看着眼前这个快和自己一样高的儿子,正睁着一双期待的大眼睛望着自己。

“你一定是受你哥的鼓惑吧!转学说来容易,做起来难啊!一般的英文中学不接收中文学校的学生,再说你英语那么烂,就算进去了也未必能顺利毕业啊!”

“可是,如果不转学,我就一丝希望也没有了!不管有多难,我都愿意接受挑战,我会努力学好英文的!”马高的话急促而坚定,此刻,少祈正站在门口,给了他一个大大的“V”型手势,似乎再鼓励和嘉许他的勇气。

陈森看到了少祈的举动,心里有些生气,回头对其大声道:“你就知道煽动你弟,我也希望他能有好的发展啊,但是你们这样冒险如若不成功,岂不是劳心劳力还浪费时间啊?”

“爸爸,平时我什么都愿意听你的,但是这一次,我绝对支持弟弟选择转学,他若不奋斗这么一次,以后肯定会想我一样无奈,那时会后悔的!”

“我不想后悔,爸爸!”马高赶紧趁热打铁。

“我不管你们怎样,反正你们不听我的,以后要是出了什么事,自己去承担!”一向明主的陈森勃然大怒,其实他也不知道如何是好,苦怕了的他想法非常简单,觉得安稳有工作已经非常好,应该知足。

马高看到父亲拂袖而去,心里焦急道:“怎么办?哥!”

少祈了解老爷子的心,“他说不管,就表示不会坚持反对你转学啊,我们自己去把事情办好,他就不会生气了!你放心,有哥在!”

少祈紧紧握住了弟弟的手,两颗不甘平凡的心连在了一起。

“相信我们会成功的!”马高此刻做出了人生当中第一个重要的抉择,如释重负,他终于要长大成人了。

人生的十字路口上,许多人在徘徊,一条路看似平坦,却可预见终途;另一条路,坎坷波折,布满荆棘,却有着无法预见的长度与宽度。

马高选择了坎坷之路,果然倍受考验。经过一轮的英文学校就读申请之后,竟然以全盘失败告终,因为没有一所全英文的学校愿意接收来自中文学校的学生,他们或直接了断拒绝,或委婉规劝:“英文是必须从小就打下基础的,你已经错过了最好的时机,现在一点根基都没有,就算进来也是读不下去的,因为我们的课本全部是英文,而且上课的老师也是用纯英文教学,你听都听不懂,又如何学好呢?”

这些话虽然不是马高和哥哥所愿意听见的,但却是事实。

“怎么办?”这个时候,少祈比马高更加焦急,“都是我把你拉出来的啊!”

看到哥哥焦急自责的模样,马高心里非常心疼,反倒不那么紧张了,他觉得自己应该独立承担解决问题,不能让信任自己爱自己的哥哥受一点责难。

“哥,天无绝人着路!你是为我好,我深信这个决定一定是对的,所以我一定会坚持走下去,哪怕再苦再难,我都不会后悔,也绝对不会回头!”原来马高骨子里的倔强好强更胜哥哥,他的勇敢无畏、镇定执著深深感染了少祈:“弟,好样的!哥相信你!”

两双瘦而有力的手再次交汇在一起,信任、力量如一股暖流融入彼此的胸膛,燃烧着青春的斗志。

马高做出了一个惊人的决定,他愿意先在培侨读完中三,中学毕业后,再进入英文学校重读中三,这样的话,必然会推迟中学的毕业,但是笨鸟先飞,如果多飞几次就可以越过高山,再多几次也值得,因为原地没有风景。

就算马高愿意多花一年时间去努力,最后也只有三家英文中学愿意接收,而这三所学校名声并不是很好,听闻学风很差,学校“阿飞“横行,在很多学生家长眼里,甚至拥有“黑社会”学校的“美誉”。

全家人都为马高要上“烂仔学校”而担忧,不仅担心马高会受伤害,同时也担心马高会因为环境影响变坏。

“虽然近墨者黑,但如果条件不允许,无法改变环境,那么请相信我必是出淤泥而不染的莲花!”马高知道家人顾虑的根本,于是用无比自信无畏的“誓言”去打消他们的顾虑。

“如果别人伤害你怎么办?”儿子秉性优良,陈森哪会不知,他最担心的还是怕儿子被别人伤害。

“爸爸!”少祈开口了,“我们首先应该相信弟弟,至于保护自己的问题,我觉得可以让弟弟课余时间去学习中国功夫,一来强身健体,二可以防身!”

“这倒是个好主意!”陈森欣然叫好!他心里也非常渴望自己儿子能成功,望子成龙应该是每个父母的心愿吧!

就这么定了!马高自从进入离家比较近的英文学校——崇文中学就读,开始了两年的英文高中生涯。

 

 

第十一章:学贯中西

 

当马高在哥哥的陪同下来到学校报到的时候,看到校门上闪闪发光的四个大字:崇文中学,马高笑了:“到了崇文的地方,我先要学的竟然是武功,真是好笑!”

少祈一脸幽默:“那当然!没听说过崇文尚武是连在一起的吗?”

就这样,在学校报到之后,马高又被哥哥领着去了香港的公民健身会拜师学艺。很快,经过哥哥朋友的介绍,马高顺利拜了一位师傅,叫李讯平。李讯平虽然不是很出名,但是他的师傅却是鼎鼎有名的广东抗日名将王少侠,而师兄石坚也是当时香港电影界著名的武术演员,可见名师出高徒。

“师傅肯定十分了得!”马高心想。见到李讯平本人以后,马高一看便觉得师傅平易近人,心里更多了份亲切,虽然之前并没有学过武术,但是一看师傅飒爽英姿的演示,马高立刻心痒痒,产生了一种强烈的要学好武术的愿望。

回到家以后,马高立刻兴高采烈地为家人表演刚学到的路数,引得二姐姐的男朋友也跃跃欲试,很快加入了马高的武术班,两个人一起督促学习,有了伴又新鲜,倒是非常惬意。

然而,由于每个星期才开一次武术课,而每一次课仅仅学了几个动作就下课了,要再等一个星期才能继续学。很多同学由于很长时间没有练习,往往学了新的,忘了旧的。马高和他们不一样,他回去会反复演练,就算没有适合的环境练习时,他也会不断地在潜意识里回放所学的动作,所以学得非常好。当其他同学还在抱怨动作复杂学不会的时候,马高却遗憾教的太少,以至他常常“吃不饱”。

“如果老师能多教点就好了!”马高想。

怀着对武术的热爱,凭借自身坚忍不拔的毅力,马高从不迟到,从不早退,每天都会提前赶往场地练习,他很快在武术班脱颖而出,成为师傅眼里与众不同的弟子。师傅对其特别关注,觉得这个少年不仅天赋秉异,而且相当能吃苦耐劳,这一点对学习武术的人来说,非常重要。“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武术并非花架子,而是需要经过真刀真枪考验的。

一日,香港突然刮起了8号台风,狂风大作,暴雨乘着狂风肆虐,赶走了路上的行人,平日里熙熙攘攘的大街小巷顷刻间被扫荡一空。马高站在玻璃窗口看着外面雨雾茫茫一片,听得风声“呜呜”作响,心里突然非常担忧,“哎呀,糟了!今天晚上还要上武术课,只有1个小时了,看样子雨一时半儿停不了呢!”

武馆外,狂风把一些五颜六色的广告条幅撕扯得狼狈不堪,暴雨容不得一丝细缝,自屋檐倾斜而下,冲打着玻璃,似乎无时无刻准备涔透入侵。李讯平一个人站在空荡荡的武馆里整理一些武术器材,偶然樱枪棍棒落地,“桄榔桄榔”响声一片。

雨越下越紧,没有一丝歇气的迹象。整理好器材以后,李讯平又逐个检查窗户是否完全锁好,当他移步窗前的时候,发现屋外已经灰蒙蒙一片,什么都看不清了,往常这个时候,正好是下班的高峰期,街上人车拥挤,十分热闹。今日,除了雨声还是雨声,看看墙上的挂钟,只差一刻就到上课时间了,想想同学们肯定是不会来,他本想准备好一些杂事就回去,却不得不被越下越大的雨留住。

正准备进里屋的小起居室泡杯热茶,突然听见“砰、砰、砰”的扣门声。

“谁啊?”李讯平感到十分奇怪,以为自己听错了。

“砰、砰、砰”,又是有节奏而整齐的三声。

他赶紧过去开门,发现门外站着一个穿雨衣的少年,尽管“全副武装”,他的脸上却满是雨水,雨水顺着一缕缕湿发“滴答滴答”地击打在他的大雨靴上。

“陈马高!这么大的雨,你怎么来了?!快进来!”李讯平看到他十分惊讶地说,赶紧把少年扯了进去。

“师傅,您又没有说不要来,我就肯定要来啊!”马高脱下雨衣后,抹了把被雨水浸透的脸,诚恳质朴的说道。

李讯平十分感动,真没有想到这个小家伙竟然如此诚心、有心!他赶紧进去拿来自己的干毛巾,“快擦干,既然你来了,师傅就好好教你几招新的!”

“嗯,好!”一听说学新招式,马高立刻来劲了,顾不得擦干冻得红红的脸,赶紧换鞋。

“不急,傻孩子!我等你!”

屋外风声雨声轰轰作响,屋内棍棒之声舞得呼呼有力。

“就这样,手抬高一点,蹲下去,回枪要快,出手要稳!……”

一个招式,两个招式,练习,再练习,马高浑身冒汗,白皙的脸泛起红晕,虎目圆睁,似乎把全身的力量全部专注于那一根小小的棍子一样,他那么投入,陶醉,忘我,让一向严格的李讯平频频点头,“不错,很好!继续!”

一个小时过去了,两个小时过去了,这老少二人,一个学得痴迷,一个教得起劲,根本就忘记了时间的存在,当马高学会一整套棍法的时候,师傅突然鼓掌叫停,“休息下!太棒了,你知道吗,马高,这套棍法本应该等你们学完一年的基本功之后才教的,而且按照常理一般人要学两三个月才能完整打出来,可是你竟然在一个晚上全部学会了!你是师傅见过的最优秀的弟子!”

“真的吗?”憨厚的马高喘着气,涨红着脸反问师傅,他感到非常惊喜,惊喜之余是惊讶,甚至有点不敢相信,“师傅,都是您教得太好了!感谢您教我那么多!”

“应该是缘分吧!还有,你真的很有天赋!”师傅若有所思,点头含笑,望着这个日后必成大器的少年。

说到天赋,马高想起了令自己头疼的英语。原来,进入英文学校后,马高方知自己需要面对的困难比想象中的还要多还要大。因为每一本教科书都是厚厚的,三四厘米的样子,里面全部都是英文。马高的英文水平实在有限,根本连教科书都看不懂,更甭说好好学习掌握知识了。

“怎么办?唉,要是我学英语有学足球武术的天赋就好了!”

一日,马高翻着课本,被一个个小蚯蚓似的英文单词晕得七荤八素,他头都快裂开了,于是忍不住跟哥哥诉苦。

少祈看着弟弟愁眉苦脸的样子,心疼是自然的,但是他总不能再说些泄气的话打击弟弟吧。于是他急忙说:“不是你没有天赋,是你比较爱足球武术,你越爱一样东西,就越有兴趣超越那些困难啊,如果你想象下自己也非常热爱英语,相信就可以学好了!”

“真的吗?”彷徨苦闷中的人往往更相信别人的片言只语,哪怕一句善意的谎言也会激起他们的斗志,赋予其不折不挠的勇气。

“当然!弟弟那么聪颖,没有什么学不好,学不会的!”少祈继续打气。

“那要怎样才能学好呢?哥,你英文比我好哦!给点建议啊!”

“语言这个东西其实就是需要不断的重复练习啊,就像我们踢足球一样,反复练习就会有收获,你不是说你武术学得好也不过是多练习的结果吗?”轮到哥哥反问弟弟了。

“说得也是哦!那我可以自学看看。”马高若有所思,心情似乎好些了。

不久,少祈用自己的薪水为弟弟买了一本字典、一个录音机以及一套自学英语的录音带。马高看着穿着洗得都褪了色的白衬衣的哥哥,看着手上崭新的字典以及昂贵的录音机、录音带,心里好酸!虽说长兄如父,但是哥哥也就比自己大几岁而已啊,他那么辛苦工作,任劳任怨,为了家人不遗余力奉献着自己的每一份力,却从未想到过自己,哥哥好无私!我又怎么能辜负他呢?

马高不知道说什么好,索性什么也不说,甚至连谢谢都不说,他赶紧接过礼物进了房间,因为他不想让哥哥看见他眼里闪烁的泪花。都说大嗯不言谢,都说大爱无言,直到今天自己亲身经历,马高才知道,有一种爱,是无声胜有声。

“我会加油的,哥!”马高在心里说道,“师夷长技以制夷,我就不信打不败这小小的英语!”

“‘豪情万丈心中涌,而今迈步从头越。’借用毛主席的诗来激励自己,他老人家的话似乎很管用,常常让我热血沸腾,从今以后,我要‘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马高在日记中写道。

且看马高如何在崇文学校里“尚武”,且“学贯中西”!

马高在期待,家人更在期待他的突破,他的改变,他的新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