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意深圳-设计之都名师名企名品鉴赏》专访香港室内设计之父高文安先生实录


KennethKo_080713__00180  专访编辑:伍苇绢

Q: 作为设计师,请问高文安老师,您眼中的设计是什么?

A: 设计就是生活。你懂生活就懂得设计。所以我很看到很多内地的设计师,就是缺乏生活的经历,所以做出来的东西,永远都是很浮的一个状态,没有内涵。内涵必须来自生活。我觉得中国人都缺乏这种生活经验,香港如此,中国内地更严重一些。小学生的时候都是爸爸妈妈带,上中学后又全部交付给老师,或者放学后也是由爷爷奶奶来照顾,所以他们的生活非常单一,根本没有办法去全方位领悟生活。好不容易上了大学,学校又侧重理论,学完了以后立刻就工作,工作中完全没有经验在那里,所以设计很表面化,没有修养在里面。自身要享受生活才能设计好生活。一个设计师一定要用正能量的态度去看待事物,不是用钱堆出来的就是有品味的,品味是一种精神状态。

Q: 相比其他的设计师,您的特色在哪里?

A:  我觉得我的吸收能力很强,观察能力也很强。我永远都是从别人身上学习东西。一般接到设计任务后,我都是先听完客人的思路后,才会融入进去我的思想,为他们创造出一个他们喜欢的,我也喜欢的设计产品。设计师不是纯艺术家,不能只是满足自己的想法,人家付钱给你,不是让你自己去随意实现自己的东西。而是请你做一个他满意的协调的包容的产品。

没有一个设计师绝对的好与不好,设计师的能力决定了产品的好坏。设计师要懂客人,要懂得客人内心想要的是什么,有的时候,他可能不会很好很清晰地表达他想要的时候,毕竟他是外行,或者他只是会模糊的说,我在意大利看到过这种设计,怎样,怎样,……最后,还是需要设计师去整结梳理一下,给他一个崭新的、却又适合他的东西。所以一个设计师需要看到一个客人的气质,给到适合它的气质。设计不仅仅只考虑付款的那个人,还要考虑他的家人的感受。不仅仅是平面布局而已,这个空间里边就是气场。什么是气场?气场就是要让客人住进去以后,感受到正能量,然后才能把正确的理念、正气的思想带给他的小孩、去主动引导和挖掘小孩内心的潜能。要住在这个空间的父母,能够赋予下一代一个正确的成长方向。让孩子不知不觉地,能够从日常生活的细节中体现到家人的温暖关怀与尊重。这就是我希望自己的作品能够给到大家的。

Q: 目前您做的设计,主攻的方向是哪方面?

A: 很大一部分是家具,私宅,样板房,酒店,会所……其实我什么都做。很多年以前,算算应该是80年代,有个香港的电视台访问我,主持人问道:您现在想做什么项目?我当时毫不犹豫地回答:我想要做一个殡仪馆。主持人立刻吓到了:您为什么要做殡仪馆?我当时说,可能很多设计师都想要设计什么歌剧院,博物馆之类的,但是那些需要天时地利人和,不是轻易就可以付诸实践的。然而殡仪馆却没有人抢,什么时候做的都可以。结果20年以后,我突然接到香港医管局局长的电话,他说:我看到您的一个访问,二十年前您说要做殡仪馆,现在您还愿意做吗?我说:为什么不?这一直是我的愿望。大家都知道在香港寸土寸金,贫富差距大,有钱的人逝世后必然会风风光光,但是普通的百姓却只能在临终的医院送别。有些医院破破烂烂,有的房间堆满了杂物,好像一个垃圾房一样,让死者在临终前更显悲戚。为此,在医管局的扶持下,我立刻在七个公立医院里面分别设立一个送别的房间。设计告别房的时候,我尽可能让房间明亮温暖,还在每个告别房间装上一个LED屏幕,可以让快走的人在屏幕上回顾自己一生最美好最开心的人事物,怀着温暖的心情离开尘世。所以说,我什么都愿意做,我没有什么忌讳的东西。现在更加觉得,所想要做的,不一定要很壮观的,民间的更吸引我去做。我们中华民族是个大民族,拥有56个民族,这56个民族的文化,如果用到现代生活里面去的话,会非常好。不是一直在呼吁民族大团结吗?我觉得首先就可以从文化融合开始。于是这些年我一直在思考:为什么不把譬如白族的东西,用到市民的生活当中来呢,既能让下一代感受传统悠久的文化,又增添了许多本来就存在的美好和意义。在这样的文化氛围成长下的中国下一代,相信对祖国的认知和感受会完全不同,会从文化上深深爱上祖国。

Q:  作为香港人,请问您为何有如此强烈的民族情怀,是什么形成了您的这种别样的情愫?

A:  我的确是香港人,也是在澳大利亚念的大学。在我刚开始在香港做项目的时候,我就莫名地喜欢中国的传统文化,有时还是会穿插一些传统的东西融入进我的设计作品,他们不一定会喜欢,但是我一定会坚持。到了90年代,我的名气渐渐大了些,就有人听得到,也愿意听我的见解了。2000年后,我开始走到中国内地来以后,就有更多机遇了。我不和清华北大的学生比,他们土生土长,学的理论的确比我好,但是他们太懂事了,完全不敢造次。而我就是不懂事,我就是敢乱来,可以随心所欲运用那些我觉得很美好的传统文化,让他们在传统与现代里面穿梭结合。

Q: 在来采访之前,听过别人对您的评价,有好有坏,客户大多非常喜欢您,但是同行却有人说您作为前辈,似乎只顾着做自己的事情,既然做了香港设计之父,就应该担当更多公益的事情。您怎么看待别人的评价?

A:  我觉得完全没有问题。别人捧我,我接受,只是更低调,更勤奋。别人批评我,我也想要听听,多听意见总是好的。你把我捧得越高,我就越低调。但是我愿意你捧,当成激励与鼓励,更加勤奋,更加谦逊,更加低调。

说到公益的事情,其实我做了许多,只是都没有说。本来不打算解释什么,但是你问了我这个问题,我就说一下。我个人觉得,一个人默默做公益与大张旗鼓做公益,只要是出发点都是为了别人奉献,就都是好的。

我所做的公益事业,都融入到了我的工作和生活当中,从来都是由小到大,而不是从大望到小。我觉得公益是一件是自然而然的事情,譬如我的很多发展商,材料供应商,组织了很多活动,请我去公益演讲,跟年轻的设计师们交流。我只要能抽空,都会应允。一年下来,大大小小也有三十几次。演讲出席的人数,少的两三百人,多的,三千多人。最大一次演讲,是在河南郑州的体育馆,体育馆三千五百人,全部坐满了,我站着讲了四个小时。

除了觉得做演讲与分享是自然的事,我觉得第二件自然的事,就是先从自己的公司做起吧。我为什么做咖啡馆?其实只是要展示西方人是如何用一种很随意很休闲的方式喝咖啡,带来一种生活的方式而已;开面馆,是因地制宜,国人喜欢面食,就开个面馆;大家都要有个健康的身体,员工也需要健身,于是又了健身房;光健身还不够,有些男员工的形象实在太邋遢,于是就开个理发馆,每月给他们福利金额,员工们都可以免费去做个漂亮的发型;在欢乐海岸开了冰淇凌店,是因为小朋友实在喜欢,于是就开了,后续又开个小酒吧,也只是让国人感觉到喝酒不是坏事;小花店的诞生,源自我们的工作、工作环境以及常常举行的活动,常常需要花艺,我又觉得外面买的花艺不够好,于是立刻派了同事去台湾学花艺,学成归来我们自己拥有了自己的花店;有了中式面条,还差意大利面条,于是又做了意大利面条……一切都只是因为我们刚好需要,我们刚好可以勤奋一点,就能办成,为什么不做呢?我开心的事,是照顾好了我的300多号员工,他们正慢慢地学会了如何生活,渐渐懂得了什么是生活的品味,为了达成这个目标,我每年都自费出钱让他们一个个随我全世界旅行,去开拓视野,去体味生活,去创造美好,让围绕在我们周围的人,无论是朋友还是消费者,亦或是客户也因为我们的存在而生活得更加美好。其实,我这样做,也有朋友质疑我的,他们说,你出钱出力让这些年轻人去全世界玩,万一他们去了其他地方工作,你的努力岂不是白费了。我说,为了那一双双在异国他乡发光发亮的眼,我就觉得值得,我知道那个时候,这些人的心中都种下了品味生活、美好人生的种子,至于这些种子以后在哪里茁壮成荫,我就不管了,美好就行了。

所以,至始至终,我心中的公益,就是自己一呼一吸,力所能及,生活与工作中能够自然照顾到的部分。譬如,设计好我的作品,在作品中体现传承文化,保护古文物等。

20141225193437 20141225193520 20141225193549 20141225193611

Q: 说到保护古文物,我知道您曾经把面馆开到了故宫,后来又撤离了,这是怎么回事呢?

A: 那时看报纸,看到故宫的星巴克被赶走了。于是我就写信去故宫办公室,说我来开中式面馆。没有回应。于是我又写信,说得更详细,说我怎么保护古建筑来开一家面馆。然后他们就感兴趣了,请我过去聊。聊了以后确实觉得很认同我的理念与真诚,于是达成合约,在东厂房租用了300个平方,我投入了自己百分百的热忱,用心装修了18个月。在装修的时候,没有一根钉子是钉在原来的古木上的,保留了原有的所有的隼,这里的建筑已经有600年,每一次都涂了许多的油漆,我把他们都洗干净,露出来老木,原木的质感,让历史重现,非常漂亮!无论什么人,中外游客,见到了了都赞不绝口,赏心悦目。当时故宫只允许我卖28元一碗面,我开了6个月后统筹发现,根本就生存不下去。因为在这里,面馆只允许从早上9点开到下午3点,而房租,水电,提成,一样都不能少。于是我要求加到38元一碗面。开了一天,第二天就被关门了。我说,你关我的门,我就走。

当时朋友们都纷纷劝我:你都投入了800多万,又花了那么多时间精力,为什么不妥协一下呢?

我说:我觉得一个人,一个人应该知道什么时候进去,什么时候出来。无论如何,我谢谢他们给我一个进去的机会。至于怎么出来是我的事。在我看来,这是原则的问题。比方说你在万象城卖LV,明明一个包包必须卖2万一个,如果万象城只允许你卖1万。怎么行?现在任何一个机场都是68元一碗面。我觉得我的面卖38元一碗,很值!原因就是这样简单,不想讲太多。

(笔者备注:到目前为止,故宫依旧没有一个像样的餐厅。很多中外游客慕名而来,却再也找不到当年那家古色古香的面馆。进入这个2014年的泱泱大国之故宫游玩,饿了渴了却只能在小卖部买个矿泉水,端着方便面站在路边吃,着实大煞风景!)

沉默了一会,笔者打破沉默道:“可能是领导人的固执,或者一些顾虑。他们的确没有理由关你的门。”

“不!他们肯定也有自己的原因。我不探究太多,可能少做不做都比做错要好吧。”

谁愿意当一个香港人,没有人脉,没有背景,只能靠自己去敲门。听说故宫换了领导,我还会再去敲门的。我又写了许多信,只是依旧杳无音讯,连封礼貌的回绝信也没有。(高文安有些遗憾地,忧伤的结束了这个话题)

Q:  您怎么看待工作?

A:  工作永远都要激情。如果你觉得累的,觉得困难的不要做。你累不累,做不做,是两码事,不能带着累的心情去做事。而且我的工作一定要当天就要做完,尽可能当天做完。业精于勤。譬如两个外科手术医生,一个一年做一千台手术,一个一年只做两台左右,做手术越少的医生越会犹犹豫豫,越容易失手。而做得多的医生几乎挥刀而就,这就是经验的问题。所以我会不断的给自己增加工作的经验。比方说,客人让我设计两个样板房,我就问,你们其实是多少个呢?他们说二十个不同的户型,我就会把这二十个全部做了,多做十八个就是我学习的机会。我做出来之后展示的时候,我先上客人要求的那两个,如果这两个他们满意,我就会推出其他的十八个。对于我来说,学习很重要。客人说,我没有给你预算其他十八个的钱。我说我没有跟你要,可以送给您用,但是如果我的设计你想要,你觉得有用,您该付一点钱给我的,我也会要。所以我在市场上的口碑,非常好。客人觉得我很用心,考虑整个项目。我会和他们沟通,如果你们都设计好图纸,消费者买房的时候,就很容易动心,就会很好卖。为了额外多做工作的事,我与公司同事斗争了很长一段时间。我说,你们不用担心工资的事,反正是按月付薪水,就当我花钱培训你们的经验。

我一直觉得不要太计算眼前的利益。但是事实上,我也是看利益的。只是我看的是长线,我的口碑好,有定位,反应好,就赚回来了。这么多年,我的工作态度,就是肯用脑,肯勤奋,永远有激情,换来的是无形的”高文安“三个字的形象。

20141225193807

Q: 可以冒昧问您一下,您多大了?

A: 我1942年出生,今年已经72岁了,过两天就是我的生日,今年的生日我们会在云南大理过。如果您有看我的资料,其实在我50岁的时候,就专业去训练。我那时请了老外教练三年,二十四小时盯着我,训练,只吃白灼的菜,不吃油盐糖。我没有毅力,靠老外的教练。教练虽然好,主要也是我有做成绩给他们看。人家大老远从美国跑过来,我不能懒散。我要努力,这样才能尊重教练,让教练有成就感,激情训练你三个月。

Q: 我一直觉得一个人身体状况的保持、生活的状态是与他的创作状态符合的,请问您如此努力保持一个良好的状态,对未来的期待是什么,希望以后人家如何评价您呢?

A:  我永远不会考虑未来,未来随时都会变化,为什么要花时间去考虑。不受我控制的东西不考虑。坐飞机,不要担心飞机掉下来。在我的控制范围之外的,不考虑。我眼里只有现在,做好今天的事。未来别人评价我,我不管。这也不是我控制范围之内的。就如这个专访伍小姐您想怎么写就怎么写,我绝对不发表意见干涉,这是对您的尊重。

笔者印象记:《一个矛盾的人》

他,声名远播,掌声、欢呼声、质疑声,声声入耳;

他,足迹天下,香港、澳大利亚、英国、土耳其、北京、云南……落地有声;

他,是香港室内设计之父,是53岁的健美写真达人,是全民绅士,是设计界的前辈,潮流榜上的状元;

没有见到他之前,所幸,笔者知之甚少,方可以以初生牛犊不怕虎之势咄咄逼人。

其实,当我走进华侨城创意园那间被阳光包裹的通透咖啡馆:my coffee时,我要专访的那一位叫高文安的设计师,正从一方长桌上搁笔,迈着稳健厚重的步伐,向我走来。

他满头银色的发茂密蓬勃,在阳光下灼灼其华,双目炯炯,犹如巨兽,微笑的脸显示这是一位慈祥的狮王。非常非常有力温暖的握手!

可能偏爱男士握手的力度与温度,好感倍生:这是一位真实的人!

他从来都是开门见山:如果您有什么感兴趣的问题,尽管问吧!于是,就有了开篇的专访实录。

现场做采访的时候,他是非常贴心的,甚至有些笨拙。他完全不会运用一些外交的辞令来应付你,有一答一,甚至有一答二。回答问题的时候,几乎是不假思索的,专访完之后再补功课,看了许多有关他的其他采访,发现答案几乎是统一的。他的价值观,从来都是简洁明了,坚定统一,像他的目光一样坚定,如他的声音一样洪亮。

虽然他的答案坚定统一,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却觉得他是一个矛盾的人,或者说,他是一个在矛盾中达到完美统一的人。

为什么说他矛盾,我必有缘由!

首先,他很看重外部的力量,在训练自己,健美自己的那一部分,他深刻明白一个好教练的力量,却又反复强调自己的用心勤奋;

其次,看他的资料显示,他终身未婚,却深味婚姻与家的真意,几乎所有的他亲自设计的家居作品,必有一道可以穿透客厅看到厨房的通透玻璃门,他说,必须让丈夫孩子在客厅等待吃饭休息的时候,可以看见妻子或妈妈在厨房忙碌的艰辛与爱,他还说,设计一个家居,不能只为付款的人考虑,要考虑他整个FAMILY的感受,更要营造一个可以耳濡目染的良好教养氛围,让下一代在这个空间里健康茁壮成长,完全没有例外的是,住在这位终身未婚的人设计的家居空间里的夫妇,没有一对是离婚的。在我看来,这是一个奇迹!

第三,他说在他五十岁的时候,之所以想要努力健身,就是因为看见了未来,明白了如果自己不健身,未来的自己会如何。所以才痛下决心,改变自己,成就自己。可是,当笔者问及他70岁后未来的打算时,他却说,我从不想未来,未来变化太快,不可以预知,所以我只做好现在,不受我控制的事我绝对不考虑。

所以,我觉得一个天才,往往都是自相矛盾的,但是他若把矛和盾都看透了,就会把自己的潜能发挥到极致。对于他本人,他做到了!到了这个年纪,他也明白了终其一生,只能做好自己。于是,但行好事,莫问前程。

很多人说他自私,只顾经营自己”高文安“三个字。我却在他轻描淡写的一句话里,看到了端倪,他说:看到一群群年轻人在异国他乡发光发亮的眼睛,所有的付出和辛苦,都心甘情愿。换句话说,高文安根本就没有想要一个人往前奔跑,他只是打开一扇门,带领一群人,更多人奔跑在创意、美好、生活、设计这条路上。高文安三个字,对一位72岁的高龄美男子来说,只是意味着一种生活的激情,人生的态度。

DPP_0389

听闻最近他又在英国买下了一座古堡,对于“仇富”的人来说,这又是一笔自私的账。了解高文安生活状态的人,都知道他几乎每个月都在外奔跑,如果没有在外面,就是每天都在咖啡馆里工作画图纸,他去古堡享受的时间根本不多,更何况古堡的现代改造还是一笔大工程,他如此费力不讨好是为了自己享受?他曾对好朋友,香港著名作家林燕妮说,我买下古堡,只是希望用实际行动改造古堡,既传承古典,又让传统文化在现代社会勃发新的生机与美丽,等古堡改造完成,再在古堡开一个中华传统文化博览会,展示中华文化,让中华文化焕发新的生命力。如果我古堡改造成功了,或许故宫的人就会看到我的努力,主动让我来保护传统古建筑。

不管你们信不信,我信!就如他回答别人问题,你为什么不结婚?他说,我会太爱太爱一个人,所以如果结婚,就只能专心专意爱一个人,没有办法再这样专心工作了。我也信!

自古大智若愚,大爱无声。一位在中华字典里已是“古来稀”的人,如今坐在我对面,活得如此神采奕奕,温暖正气,大家为什么还要苛求?就当他是我们的亲爷爷吧,这么有气质的爷爷,谁能不爱呢?如果不问,我不知他年龄几何,不知他欲往何方,也不知他下一个作品是什么?

我想,下一个作品,一定是他最好的作品!

让我这个初生牛犊祝福这位矛盾的前辈在这个本就矛盾的世界里前行,带着一道光,走出更多亮,传承更多中华美与情吧!